2017年02月14日 06:56 AM
中国邮币卡电子盘潜伏风险

鸡年春节前,与两位金融专家在望京小聚,一位北京本土,一位来自台北。席间,我们聊及2016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表现,共识是,尽管过去一年里屡有顶尖艺术品创下新的拍卖纪录,交易总额较上年略有增长,但由于大盘缺少中坚买家群体的有力支撑,普通艺术品流拍现象严重,市场复苏趋势尚不明朗。

讨论尾声,其中一位感慨说: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二十余年了,规模化的大众藏家和买家为何迟迟没有形成?

这位金融专家的困惑,是基于对中国高净值人群的基数、储蓄率、购买力及投资理财意愿的判断。在投资者们热衷于房产、股票、国债、期货、外汇、黄金、保险、基金等五花八门的金融理财产品时,仅仅用资金和技术门槛来解释艺术品投资领域始终维系的小众圈子,显然是缺少说服力的。当下,越来越多中国人选择那些“看得见”的、短周期、高收益的理财项目,哪怕需要承担与之对应的高风险——面对艺术品“长线是金”的收藏投资逻辑,他们的耐心显然不够,加之对艺术品估值定价、变现渠道不确定性的担忧,那些新涌现的泛艺术金融产品反而更受大众青睐。

比如邮币卡电子盘,在“互联网+金融+文化”创新热潮的保驾护航下,诞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却迅速吸纳了海量社会资金。根据一份行业年度报告分析,中国的邮币卡电子盘在2016年成交总额高达39840亿元,这还只是针对其中有综合指数的电子盘的统计结果。我们不妨对照另外一组数字,看看这款主打艺术概念、具有中国特色的金融产品所取得的成绩有多么惊人:发展了200余年的全球艺术市场,综合对画廊、博览会、拍卖会及线上平台交易的统计,2015年私洽和公开成交的艺术品总额也不过638亿美元(引自TEFAF),而按市场发展趋势判断,2016的全球艺术品成交总额也大致保持在400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大盘规模。

世界对中国,四千亿对四万亿——我所关心的是,这样一头被成百上千万投资者追逐的巨兽,在2017年还会继续自由野蛮生长吗?

邮币卡电子盘,顾名思义,是以邮票、钱币、电话卡等艺术收藏品为目标的线上交易平台。区别于传统的艺术品一、二级市场,电子盘将艺术品实物证券化,邮币卡可以像股票一样进行网上交易。同时,相比中国国内股市只有上证、深证两个交易所,邮币卡电子盘背后的文交所则多达上百家。

如何理解邮币卡电子盘与实物交易的区别?举例说明,一枚2006年发行的面值1元的邮票,在广大集邮爱好者的追捧下,十年之后市场价格涨到100元;2016年,某文交所将这枚邮票以100元的挂牌价上市,经过几个月涨停,价格升至5000元——前者属于传统邮币卡的实物交易范畴,其价值基于存世量和流通量的判断,具备广泛的收藏基础和扎实的投资基础;后者则属于邮币卡电子盘模式,价格的形成基于介入的社会资金量与交易笔数,与该邮票的线下实际市场行情并无直接关联。

新中国建国以来,每年都有大量的纸钞和邮票、钱币、贵金属币的发行,被众多爱好者集藏的数量也非常可观。作为艺术收藏品和投资品的邮币卡,长期沉淀在社会基层,庞大的财富自然需要一定的流通量和流通渠道。长年从事邮币卡实物交易的“泓盛拍卖”创始人、董事长赵涌先生表示,近二十年来,通过传统市场、互联网平台等不同渠道,邮币卡板块一直维持较大的交易体量。只是近几年文交所的出现,将邮币卡的托管变得筹码化,吸引了数倍的社会资金涌入。这个过程中,部分文交所投机、炒作的成分过高,不断拉高相应筹码的价格,给置身其中的投资者带来了巨大风险,尤其是在他们对邮币卡真实市场行情了解甚少的情况下。

过去一年里,邮币卡电子盘散户投资失利的新闻比比皆是,如2016年6月,北方某省级邮币卡交易中心被指违规,面值1元的邮票被炒至上千元,导致40多位投资者损失700多万元。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这些投资者吃亏的经历也都基本相似,他们往往通过QQ群、微信群或是视频直播平台,认识某几位股市讲解的投资分析师,在“老师”的建议下,买入其指定的某支必涨的邮票,经过几天涨停后,面对巨利诱惑,投资者砸入更多资金——当散户全面接盘时,跌停开始,所谓的“老师”也便随即消失。

某位深谙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内幕的文交所员工透露,2016年邮币卡电子盘四万亿元的市场交易量水分较大。一方面,许多文交所的数据是“刷出来”的,自买自卖行为大概占有七成比例;另一方面,电子盘推行T+0的交易制度,让很多抱有投机心理的短线投资者在一天之内都反复做很多手,也导致了最终交易总额虚高的情况出现。他认为,线上电子盘已经形成了独立封闭的市场,线下现货市场的供给量与价格对盘面上的价格几乎没有影响,在盘面上,通过筹码和资金供应关系的调整,交易商即是运动员,也是裁判员,可以把价格随意推高。

宽松的金融政策,货币的贬值速度,优质投资品种的匮乏,都导致过去一年里,越来越多希望财富保值、增值的中国投资者不加甄别地投身邮币卡电子盘。“这是一个游戏规则极其偏向庄家的赌博机制,而市场上的投资者并不清楚。不理性的狂热投资行为形成了很大的泡沫在里面,过度追逐肯定会成为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泡沫戳破的时候,市场会给予人们深刻的教训。”

这位员工的担忧,也再次暴露出文交所的产品设计缺陷和风险失控。继几年前被国务院叫停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邮币卡电子盘在2017年会不会引发国家对文交所的新一轮整顿清理,也就显得格外引人关注。

国家文化产业创新与发展研究基地西南研究中心主任马健对此也深有感触。在对各地文交所邮币卡电子盘交易模式观察梳理后,他将庄家在邮币卡电子盘交易中的获利方式总结为:庄家建仓后拉升价格,诱“多”成功之后陆续出货的炒作模式。在缺乏有效的实质性监管的大背景下,邮币卡电子版交易的本质就是一个对庄家几乎毫无有效约束,可以肆意坐庄从而赢者通吃的典型“博傻游戏”——当邮币卡电子盘“崩盘”之时,受伤最深的往往是处于信息劣势并且因此而大幅亏损的中小投资者。

在马健看来,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即使抱着一堆被文交所“托管入库”的邮币卡实物退市,这些现货市场价格远低于电子盘买入价格的邮币卡实物也根本不足以弥补其损失。“由于文交所一方面无法为所有市场参与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提供平等和透明的交易机会,另一方面还存在着非常严重的投机和价格操纵行为,极易引发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

至于邮币卡电子盘——这一中国独创的新型交易模式在2017年是否会出现崩盘的危险,某位业内人士给出的回答是,每一个交易所等于是一个独立的市场,在独立市场中,崩盘一直都在发生。“因为这种独立性,一支票的崩盘,不会对其他票产生影响,一个交易所的崩盘也不会对其他交易所产生影响。所以如果正常运行,邮币卡电子盘不会出现整体崩盘的风险。”同时,这位业内人士也认同国家应及时对邮币卡市场做出调整和监管,只有这样,整个市场才会逐渐恢复理性,重上发展正轨。

不可否认的是,面对过去一年里一大波文交所爆发式出现、鱼龙混杂的行业生态,针对投资者交易风险的显著问题,也有少数文交所正在做有益的探索和努力。南方某大型国有文交所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首先,交易中心保证所选钱币、邮票藏品为国家限量发行,并将鉴定、仓储、交易等环节交由第三方权威机构负责;每个交易日会在中心官网上更新每个线上藏品当日在三大线下市场(北京马甸、上海卢工、广州纵原)的现货价格;同时,每个交易日都会在中心官网发布停牌公告和风险提示,对连续三日或三日以上涨跌停的藏品进行延迟开盘交易,并且根据市场数据及各地集藏市场报价对于偏离集货市场价格的藏品进行风险提示。

这位负责人的答案尚待进一步核实,但我想,邮币卡电子盘在行业制度不健全、缺乏政府主导和市场监管的情况下,如何控制风险,如何优化规则,如何长远发展,绝不是依靠一两家文交所的自律行为就可以促成的——何去何从,不仅关乎邮币卡电子盘的未来,关乎文交所的定位,更关乎中国文化产业的前景。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shirley.xue@ftmail.com)

读者评论
作者最新文章
中国当代艺术中心会是上海吗? 黑天鹅雕塑引发的黑天鹅事件 音乐人姚谦的艺术质疑 让中国企业家创作当代艺术?
热门文章
1. “辱华”演讲呈现出的中国舆论场 2. 中国纪录片讲述“僵尸国企”重生记 3. 美欧在G7峰会上因贸易和气候发生冲突 4. FBI调查库什纳与俄罗斯关系 5. 从上市银行年报看中国银行业未来挑战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