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15日 07:10 AM
欧元或将分裂成A、B欧元

在国人每天都关注美国总统特朗普“推特治国”、“行政命令治国”之际,或者不应忽略欧洲所带来的隐患,尤其是应更加重视希腊或将再度爆发债务危机,有可能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所带来的多重冲击。

希腊两年期国债收益率近日曾一度飙至10%,创下去年六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引发国债收益率飙升的主要肇因,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已对希腊的债务问题发出严重警告,认为希腊财政盈余不可能达到欧元区债权人的目标,希腊的债务或有爆发式增加之虞,届时环球金融市场恐又会有一番震动,甚而或会演变成“脱欧”收场。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日前也发出如果要削减希腊的债务,那希腊就必须退出欧元区的言论。

对此,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2月11日响应称,他有信心能找到债务问题的解决之道。他并警告国际货币基金和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在处理希腊债务问题上应“停止玩火”,以及呼吁德国总理默克尔“请她的财政部长停止对希腊的侵犯”。

不少人认为,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又希望通过“欠债的是大爷”,这种以闹“脱欧”来以死相逼的老招数来解决问题,但这次真的不一样。适逢今年是多事之秋,变量甚多,内外环境均不利于希腊债务危机的解决。

在内部环境方面,目前希腊负债率为国内生产总值(GDP)179%,希腊债务问题之所以久病不断尾,持续了八年一直都未能解决,归根究底,希腊财政八个瓶子七个盖,甚至只有四五个盖的窝囊局面一直以来未见改变,反而正在恶化,这八年来只是依靠国际货币基金及欧盟提供的救助度日。

而且,希腊始终遭受税基太窄、收税不力、银行资产负债表及监管脆弱,以及弥漫各地的结构性改革阻力等挑战的困扰,经济复原的速度不但不及预期,长远增长恐怕只达1%,未来还有显著下滑的风险。可以说,自2008年以来,希腊这一轮衰退不但远差于欧元区整体,衰退幅度甚至比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衰退持续的时间有过之而无不及。希腊已经陷入了经济越衰退,债务问题越严峻,债务问题解决不了,经济越衰退的死亡螺旋。

在外部环境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大打亲俄牌,欧盟该如何自处以对抗俄罗斯的威胁尚未可知;又遭遇英国脱欧余震未了,欧盟各成员国自身难保,加上今年欧洲多国选举,牵涉政局改朝换代,荷兰选举3月将打头阵,接着是四月的法国、九月的德国,意大利也可能提早在今年选举,令大局更为难料。

虽然根据时间表,今年7月才是希腊今年的还债高峰期,金额达80亿欧元,但在3月和4月也要分别偿还40亿欧元左右。希腊债务问题在今年内外部政局均动荡异常的背景下,到底是令欧盟团结,对外迎难而上,还是选择自扫门前雪,对希债问题置之不理,已成为了今年环球金融市场的最大隐患。

更为严重的是,我认为,纵使欧盟愿意再为希腊这位“大爷”提供一次债务减免,以拖延希债危机爆发的时间,可无论是希腊,还是荷兰等欧盟国的债务问题都已积重难返,且一直存有“脱欧”之心,这无疑是将欧元这一货币联盟推向悬崖边,令欧元区迟早落得四分五裂的境地,届时将进一步重创包括中国在内的环球金融市场。

一方面,在欧债危机爆发之后,一些欧元区国家不是寻求如何解决问题,而是寻求如何离开欧元区。市场上先后出现希腊、荷兰等国“脱欧”之呼吁,希腊将“脱欧”称作“Grexit”、荷兰则叫“Nexit”。

荷兰甚至还列举了不少“脱欧”的好处,一是可以让荷兰政府、中央银行不再受限欧洲央行,可以重新自行实施符合本国利益的财政、货币政策;二是可以自行规划本国的经济刺激政策,不用再考虑给欧元区其它成员国带来的通胀或通缩的风险;三是不再使用欧元作流通货币,重用昔日的荷兰盾(guilder)后,荷兰政府可自行决定汇率的升值和贬值,以此增加外贸出口,推动经济发展。

在部分欧元区成员国这种“人人为我,我也只为我”的心态下,让不少欧元区成员国的国民质疑,是否还不值得为其他成员国而奋斗,慷本国纳税人之慨,为“好吃懒做”的“穷亲戚”承担庞大的成本。在各成员国开始离心离德下,欧元这一货币联盟已经逐步被推向悬崖边。

另一方面,虽然八年来债务危机一直困扰欧元区国家,但欧元区各国却几乎没有做出什么实际性的补救,例如推行改善成员国的经济结构、恢复财政政策的长期持续性、重建货币联盟的体制架构等措施,以使欧元可以更加持久保持下去。

不少欧元区各国政府,都在选择逃避问题,只希望通过负利率、欧版的量化宽松政策(QE)这些大印钞票的方式,将问题掩盖,希望留给更有智慧的欧洲下一代解决。

但这些方式却往往事与愿违。欧州央行的负利率政策,是希望将钱“赶出”央行,增加银行给企业的贷款,以促进经济发展。但是,银行要增加给企业贷款,主要有利润、风险偏好和流动性偏好的考虑,由于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贷款给企业的坏帐风险不能低估。因此,即使钱被“赶”出来了,银行可以拿这些钱投资国债、贵重金属等变现性高的保本资产,并不一定要冒险贷给企业,实体经济可能仍难受惠。

加上,推行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对挽救金融危机虽然有效,但在刺激经济方面效果不佳,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的QE政策,都证明了大印钞票吃力不讨好,还将产生不少后遗症的措施,而且会让原本债务严重的欧元区国家,更缺乏动力去推行紧缩政策,而是千方百计捞取这些多印出来的钞票,依靠这些“容易钱”,而非勒紧腰带、缩减开支的“辛苦钱”来还债。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只会让债务将会越滚越大,债务危机再次爆发的风险也逐步提高。

因此,欧版的大印钞票措施,只会导致欧元区积累的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最终成为欧元的催命符。

我认为,如果上述情况持续,未来3、4年内欧元将不再是欧元,很可能先分裂成“A欧元”、“B欧元”,经济实力强大、债务很轻的成员国如德国、法国等使用“A欧元”,经济实力弱小、债务严重的成员国如希腊、葡萄牙的使用“B欧元”。部分债务情况严重者如希腊、葡萄牙、荷兰等欧元区成员国,情况如果继续恶化将退出欧元区,重新用回本国货币,欧元区面临分散的风险。

而无论是使用“B欧元”,还是有成员国重新使用本国货币,均会导致曾以欧元计价的上述国家的资产与负债,在转换为本国货币或“B欧元”过程中,无法顾及其他金融工具的欧元价值。这有可能会摧毁资产负债表,引发环球金融震荡,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不能避免受到波及,这对已“走出去”或准备前往欧洲国家投资的中国企业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挑战,需要提前思考,未雨绸缪。

(作者系丝路智谷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责任编辑邮箱:tao.feng@ftmail.com)

读者评论
darionl 2017-02-15 12:52:38
荷兰什么时候成了债务严重国家了?
相关文章
欧元区经济在政治逆风下继续复苏 欧元区将面临更多危机 该和欧元说再见了 欧洲怎样玩转QE
热门文章
1. 朝鲜发声回应争议政治事件 2. 中国学校为何向西方学习创造力教育? 3. 金正男尸检检出神经毒剂VX 4. 特朗普政府会“正常化”吗? 5. 莫迪的大胆废钞实验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