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16日 07:21 AM
“弗林事件”冲击下的特朗普政府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经让人们习惯了后真相(指客观事实对舆论的影响没有感性诉求大——译者注)政治。然而,后真相对外政策则似乎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位新任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退役将军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在走马上任仅三周后就不得不提交辞呈,原因是此前有消息称他在与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的谈话内容上误导了白宫。

弗林的辞职引发了(至少)三个严重问题。首先,白宫目前这种混乱状况会持续多久?其次,弗林的辞职是否意味着华盛顿对外政策建制派将重获对特朗普议程的掌控?第三,特朗普总统自身现在会不会卷入弗林丑闻的后续影响?

对于混乱状况的问题,应该指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迫离职是史无前例的。就在弗林辞职之前不久,特朗普政府有关难民和移民的“行政命令”刚刚遭遇溃败——该行政命令在上周被法院推翻。

眼下,美国对外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处于群龙无首的混乱状况。向特朗普汇报与外国首脑会晤和国际危机情况的,正是弗林这位国家安全委员会员工。为筹备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本周对华盛顿的访问,以色列政府一直在与弗林密切合作。但现在白宫这边的团队没人领头了。人们普遍预计弗林的副手K•T•麦克法兰(KT McFarland)也会跟着他离开白宫,而弗林近期任命的其他人预计也会离开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要重建该委员会,至少还要几周时间。

而美国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同时发生的无序状态则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刚刚被确认为美国国务卿,而他还未任命任何副手。美国国务院的高级管理层最近正处于集体“放羊”状态。而地球一直在转。

美国外交政策建制派中的一些人可能会在当前的事态中看到机会。弗林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物(往好了说),曾经在之前担任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长时因反复无常的行为被解职。如今,更有经验且更受尊敬的人物(例如戴维•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上将)可能会填补弗林辞职留下的空缺。但指望特朗普政府将退回到完全传统的美国外交政策立场是不现实的。毕竟,特朗普自己仍是三军总司令(和推特总司令)。

他会憎恨弗林事件造成的混乱形象。但其后续影响确实有可能最终威胁到特朗普自己。美国情报机构已认定,俄罗斯曾积极干预美国总统大选,帮助特朗普竞选。特朗普面临着有关他在莫斯科的行为及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的俄罗斯政府关系的骇人听闻(尽管未经证实)的指控。因此,弗林因这个问题(被指与俄罗斯过分亲密)被迫辞职意义重大。

弗林可能会认为,他成为了更大过失的替罪羊。如果未来几周他暗示,他与俄罗斯方面的所有接触都是由特朗普批准的,那么矛头将直接指向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关注美国政治的人们可能还会留意到《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报道在弗林丑闻中所扮演的角色,正是这份报纸在1974年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下台事件中发挥过重要作用。

有关特朗普未来可能会遭到弹劾的广泛传言还为时过早。共和党现在控制着国会两院,会极不愿意做出不利于本党总统的事情。但毫无疑问,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开局极为糟糕。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13664161136@126.com 2017-04-01 07:31:20
蝶恋花之舞 2017-02-16 08:48:12
“推特总司令”这个亮了
作者最新文章
特朗普和金正恩的危险较量 特朗普真的在转向传统思维吗? “大英帝国2.0”不合时宜 英国和欧盟将两败俱伤? 德国能否避免孤立命运?
热门文章
1. 朝鲜:中国的“麻烦盟友” 2. 以“人民的名义”看中国官场家居 3. 苹果为何会与微信“擦枪走火” 4. 中国放出马建供述视频回应郭文贵指控 5. 如何应对“偏执”的朝鲜?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