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28事件

北京竞争台湾“二二八”史观

朱建陵:国民党不得台湾民心,让北京不再顾虑国民党的立场,出手竞争“二二八”史观。此举具有多重意义。

今年是1947年发生于台湾“二二八事件”的70周年,和往年不同,北京早在2月8日就公开宣布将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大陆媒体随后评论说,“二二八”是岛内台独势力把持话语权的关键制高点,北京举办悼念活动“极有深意”,但这样的“深意”,看在台湾舆论界眼里,有的指为“黑色幽默”,但多数认为“八竿子打不着”。

“二二八事件”的背景,是台湾被日本殖民统治50年后,于二战结束后的1945年被盟军安排回归中国,但由于日本统治期间,与长期处于战乱的中国大陆相比较,台湾社会生活相对安定,加上日本为台湾引进西方现代生活方式与观念,使台湾社会与蒋介石统治集团发生各种不适应与摩擦,一方指对方“落后”,对方指一方”遭日本奴化”。

彼时的中国大陆,国共内战方殷,而蒋介石主导的国民政府所用非人,当时的台湾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在台湾的种种倒行逆施,早已怨声载道。“二二八事件”爆发之前,即有人在旧总督府门前掛上一幅漫画,画着一只垂头丧气的狗从后门溜走,前门一头愚蠢的大猪则大摇大摆进来,暗喻日本人走、国民政府来为“狗去猪来”、 “猪不如狗”。

事件的导火线是1947年2月27日发生在台北市区的一个警员打伤小贩意外,由于群情激愤,引起警员开枪杀人,闹得不可收拾,台北市民因此在2月28日发起罢市、游行,但又遭陈仪政府开枪镇压,终于引爆台湾社会潜藏将近两年的愤怒火药,发生全台湾范围的抗议、暴动甚至武装抗争。

几天之内,抗议民众几乎控制了台湾大部分地区,而陈仪在与台湾士绅、民意代表组成的“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斡旋的同时,在3月2日即电请蒋介石派兵增援,国民政府派遣的军队在8日抵达台湾,对无辜群众、社会菁英进行血腥镇压,到3月16日即成功击溃所有反抗团体及势力,但随后地毯式搜索可疑人物的“清乡”活动及屠杀行为并未停止,一直到5月16日解除戒严,国民政府对“二二八”参与者的杀戮才告一段落。

国民党对“二二八”的解读

70年过去,“二二八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至今没有定论,说法从数百人、数千人、数万人到10余万人不等,目前台湾许多学者认为在2万人左右(编按:台湾当时人口约有600万人)。事件之后,在国民党威权统治下,所有媒体不见报道,无人公开讨论,在接下来长达40年的戒严之间,“二二八”对经历者而言,是一种禁忌,对事件后出生的人来说,几乎是一件从来没发生过的事。

但与此同时,事件朝着两个方向演变,其一是“二二八”的主事者陈仪与蒋介石政权,两者逐渐与“外省人”划上等号,台湾“本省人”与“外省人”之间的“省籍矛盾”愈衍愈烈,至今尚未完全平息。其二是在海外台独人士的推动下,“二二八事件”成为台独的制高点,具备现代意义的台独活动重新扬起。

“二二八事件”发生当时,国民政府将事件原因归咎於台湾人“奴化”与共产党操纵,并将事件定义为族群冲突、独立叛国,但在海外独派势力扩大事件的台独意涵之后,国民政府丟弃早期的指控,批评重提“二二八”就是分化同胞感情、挑拨族群对立。就是在此时,虽然多数外省族群与“二二八”无关,甚至是受害者,但国民政府将整个台湾外省族群绑成一个命运共同体,加剧台湾社会省籍矛盾。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