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国退欧

英国再次走到命运的十字路口

斯蒂芬斯:英国首相特里萨•梅受制于保守党内强硬退欧派,这使得亲欧洲的苏格兰日益走向英格兰的对立面。

直到上周三,英国面临的选择还被框定在“软”退欧还是“硬”退欧之间——与欧盟保持像挪威模式那样的密切关联,或是决绝、但仍平静地与欧盟分手。那已成为过去式。自那之后,英国与欧盟未来的关系模式已经落入保守党中的英国民族主义者的手中。他们倾向于“花岗岩般坚硬”的退欧。如果英国在未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仓促退出欧盟,他们也会开心。

对于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来说,这代表着不可抗力。退欧公投会对由四个王国组成的联合王国造成严重压力,这一点是始终不变的。斯特金领导的苏格兰民族党(SNP)已明确承诺,在宪法安排出现“实质性”变化的情况下将要求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退欧当然是实质性变化。受制于托利党(Tory)右派的特里萨•梅(Theresa May),使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我猜想,梅不会自称为英国民族主义者。她也不对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的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买账。相反,她试图为自己的首相任期确定的基调是:“‘同一国家’的保守主义”(One Nation Conservatism)的旗手,站在社会的“小单位”(little platoons)一边,反对无根的大公司精英,同时为国家分配一个重要角色,与市场共同发挥作用。

难题在于,她对本党内撒切尔主义强硬退欧派的再三让步,完全打乱了这种论调。第一次让步是她否定了财政部力推的在单一市场和海关联盟中保留立足点。第二次让步是决定强调如下要求:驱逐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和恢复英国对移民的独有控制权。第三次让步是她在声明中表示,相比于和欧盟27国签订“糟糕”协议,她宁愿不要协议。

随着棘轮的每一次转动,英国民族主义者都变得更敢于想象与欧盟来一场混乱的决裂。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称,谈判破裂“完全没问题”。他认为,断崖式退欧——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贸易安排取代毫无阻力地进入单一市场——不会有任何问题。无论如何,伦敦都仍会一个繁荣的金融中心。同时英国可以与“盎格鲁文化圈”(Anglosphere)和英联邦国家签订很多贸易协议。英国应该支付它欠欧盟的钱?不,约翰逊表示,英国应该效仿撒切尔夫人当年的做法,向布鲁塞尔要求返款(rebate)。

人们很容易认为这一切都是空想和虚张声势,因而不当一回事。这其中确实有很多空想和虚张声势的成分。人们眼下肯定指望着在谈判开始后,更明智的意见会占上风。或许会吧。但现在还有一种危险的思维逻辑在起作用。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比内阁中的大多数人更支持留欧。但他就曾暴露出这种逻辑——他曾警告称,如果英国的欧盟伙伴在谈判中采取强硬态度,那么英国政府会寻找其他方式保持英国的竞争力。

对于梅所属的保守党内很多人来说——我并不把哈蒙德包括在内——英国退欧不止是终点本身。它是回到阳光普照的撒切尔主义高地——小国、低税、低福利经济——的途径。忘了那些说要把布鲁塞尔返还的钱用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承诺吧。英国必须把自己转变成欧洲的新加坡。

半个世纪以来,托利党的“同一国家”传统一直和亲欧洲主义并存。或许梅认为她可以保留前者而摒弃后者。这似乎是严重的失算。在那些控制对欧政策的人看来,退欧后通往繁荣的道路与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同一国家的托利主义”(One Nation Toryism)之父——译者注)毫无关系。新加坡模式需要有一把名为“监管保护”的篝火、一个高度自由的劳动力市场、一个较小的国家以及对企业的大幅减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