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22日 06:52 AM
好莱坞有风险,王健林要谨慎

在电影《金刚:骷髅岛》(Kong: Skull Island)中,内心温柔的巨猿金刚(King Kong)又回来了。这部电影是老的好莱坞系列电影《金刚》的最新作品,在美国上映后首个周末拿下了票房第一名。这让该电影的出品方传奇娱乐(Legendary Entertainment)和它的所有者、中国地产集团万达(Dalian Wanda)松了一口气。

在以10亿美元收购迪克克拉克制片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交易不久前失败之后,万达需要一些好消息。迪克克拉克制片公司是出品金球奖(Golden Globes)等颁奖典礼节目的美国电视集团。万达不想变成另一个经典的好莱坞人物:双目发光地硬要挤进《爱乐之城》(La La Land),但最终被狠宰了一刀的外国投资者。

对于近来排队投资于好莱坞的中国企业——包括安徽省一家想要进入电影领域的铜加工企业——而言,存在双重风险。它们不但可能在美国娱乐业遭受耻辱,而且可能因为疏远北京方面而导致国内业务受损。

这一点不久前变得很明显。3月中旬,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把去年中国企业2200亿美元对外投资的一部分描述为“盲目的、非理性的投资”。他还说,有些投资“给国家形象也造成了负面影响”。在政治人脉至关重要的中国,得到这种评价是让人承受不不起的。

万达尚未遭受羞辱,但作为传奇和美国电影院线AMC的所有者,它是好莱坞最显眼的中国企业,因此也最受关注。对于亿万富豪、万达创始人王建林而言,目前应该拿出一定的耐心,而不是继续重重地敲击洛杉矶六大电影公司的大门,寻求达成另一次收购交易。

到目前为止,王健林在娱乐业展现了金刚那样的直白,跟他在中国地产行业的风格如出一辙。他在中国各地兴建了大量的万达广场(Wanda Plaza)休闲购物中心。通过收购美国的AMC、欧洲的欧迪恩(Odeon)以及北欧院线(Nordic Cinema)打造国际影院网之后,王健林公开说,他将是像派拉蒙(Paramount)这样的电影制片公司的“快乐买家”。

如果他继续重重地敲门,最终很可能会如愿敲开。曾在去年9月与万达达成融资协议的索尼影视(Sony Pictures),目前处境很艰难。索尼影视在1989年收购哥伦比亚电影公司(Columbia Pictures)、成为第一家进军好莱坞的亚洲公司,自那以来,类似的困境曾经出现过多次。去年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中国的增长放缓,也拖累了其他市场。

王健林在某些方面处于强势地位。万达的资金非常雄厚,可以供他随心所欲地使用。他可以提供进入中国市场的优先通道。中国是一个受限的市场:每年可以播放的好莱坞电影是有数量上限的,但对中国与外国联合摄制的影片并无这种限制。制片方在联合摄制影片的中国票房中的分账比例也更高。

但是好莱坞的运转并不仅仅依靠蛮力和财力,以前就有人得到过这个教训。在好莱坞,你认识谁,以及最核心的内部人士是否信任你,是同样重要的事情。好莱坞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事情:它引诱富有的新人入局、但始终没有完全拿出向他们的承诺的回报。

王健林作为中国开发商,应该很熟悉这种伎俩。在如今已落马的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的时候,王健林在大连创办万达。自那以来,始终与地方当局保持密切关系令他受益匪浅。他在执政的中共内部拥有深厚人脉,这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那时他父亲参加了毛泽东的长征。

这带来了在中国境内的机会,但他在好莱坞缺乏这样的人脉关系。在2015年被万达以35亿美元的高价收购多数股权、今年1月创始人托马斯•图尔(Thomas Tull)离职之后,传奇遇到了挫折。万达原定为收购迪克克拉克制片公司支付的10亿美元,也被对手视为出价过高。

王健林面临的巨大困难在于,他正在追求一种还不存在的东西:一个全球的电影市场。好莱坞对中国融资的依赖导致更多电影在中国制作,更多中国演员——如《金刚:骷髅岛》里的景甜——出现在银幕上。但是,尽管世界已习惯了美国英雄,可美国电影观众却对中国的神话传说不感兴趣。

《长城》(Great Wall)是传奇公司为了填补这一缺口而出品的一部以中国宋朝为背景、由马特•达蒙(Matt Damon)出演的怪兽动作片,这一努力显得笨拙。2月,该影片在美国市场票房惨淡。这反过来又为万达“东方影都”(Oriental Movie Metropolis)的前景蒙上阴影。东方影都是设在青岛市的一处电影拍摄地与度假胜地,《长城》部分取景于此,万达希望凭借《长城》一片吸引更多国际电影在此制作。

如果王健林可以等待,他仍会获得收获。《中国制造的好莱坞》(Hollywood Made in China)一书作者孔安怡(Aynne Kokas)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渴望那种“全世界每个人都想看中国电影”的软实力。目前平衡这种渴望的是另一种愿望:希望中国公司不要挥霍金钱,或在好莱坞和其他地方出丑。但对中国电影的雄心壮志并未丧失。

一次判断失当的收购,可能不但会令美国政客恼火,还会激怒正努力平衡上述两种愿望的习近平。耐心并非王健林的优点之一,但他必须变得有耐心。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作者最新文章
微软因“想哭”事件受益 美剧黄金时代的“费解剧情” 顾问大行其道的诅咒 马克龙的光环能为巴黎带来什么? 亚马逊做强靠的不是企业文化
热门文章
1. “辱华”演讲呈现出的中国舆论场 2. 中国纪录片讲述“僵尸国企”重生记 3. 美欧在G7峰会上因贸易和气候发生冲突 4. FBI调查库什纳与俄罗斯关系 5. 从上市银行年报看中国银行业未来挑战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