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中国藏家的“聚变”与“裂变”

方翔:当下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千万上亿的“大货”不乏拥趸,中低端艺术品则流标严重。藏家心态有待成熟。

北京时间2017年3月16日清晨,纽约佳士得呈献藤田美术馆珍藏之中国艺术品31件最终斩获2.6亿美金。其中,陈容的《六龙图》以4896.75万美金的天价成交,此作在乾隆帝的《石渠宝笈续编》中被评为水准极高的重要作品。商周青铜礼器更是一鸣惊人,其中青铜饕餮纹方尊以3720.75万美金成交,青铜饕餮纹方罍以3384.75万美金成交,足证藤田家族在艺术收藏领域之翘楚地位。

究竟是谁买了这些艺术珍品呢?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刘益谦。但是随后刘益谦在微信上表示,“买到了东西在手,买不到钱在口袋,平常心看待,真希望有一天能在龙美术馆展出这四件书画。”而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则在下面留言,“说不定哪天佳士得可以助龙美术馆实现梦想。”

事实上,从有关渠道获得信息,龙美术馆西岸馆将于4月29日至8月27日呈现“永乐大帝的世界:御制唐卡暨永宣文物特展”。朱见深的世界:一位中国皇帝的一生及其时代-成化斗彩鸡缸杯特展则将在重庆馆举行。这两年刘益谦不仅在拍卖市场上屡有惊人之举,更为重要的还是其在龙美术馆特展上的一系列谋篇布局,像“盛清的世界——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私藏特展”等,不仅展示了自己的收藏,更是聚集了一大批知名中国藏家的珍品,通过精心的策展而呈现出独特的面貌。

2016年,宝龙以1.955亿元拍下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页》,2016年秋拍诞生的全年最贵拍品《五王醉归图卷》则以3.036亿元被苏宁集团拍下,三胞集团也以1.725亿元拍得吴镇《山窗听雨图》,刷新吴镇个人拍卖成交纪录。早在2013年,宝龙集团就以1.288亿元拿下黄胄《欢腾的草原》。同年,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1.72亿元竞得毕加索名作《两个小孩》。

买下《五王醉归图卷》的苏宁集团张桂平对中国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在创业初期,张桂平即着手艺术品收藏,成为中国传统书画收藏的“潜水者”,直到近两年才浮出水面,成为媒体关注的重点。在经过30余年的收藏之后,张桂平先生的藏品体系已经日趋完整。其所创建的苏宁博物馆更是收藏了重要的中国艺术品,这些年来从拍卖市场上高价竞得的拍品,在进一步丰富了馆藏的同时,也以重要藏品奠定了苏宁美术馆“高大上”的基调。

在业内人士看来,现在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二八分化”格局,像藤田美术馆这样级别的收藏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出现高价是在情理之中。但这并没有拉动整个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整体行情。对于许多新入这个行当的藏家来说,首先想到的就是“大货”,除了因为这些艺术品本身在业内的知名度就非常高,更为重要的是还能在整个社会上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因而现在是千万级,甚至上亿元的中国艺术品不乏拥趸,甚至还会出现许多新鲜面孔,但是百万,甚至更低的十万级别的中国艺术品往往是流标非常严重,即使成交了,还不如前两年的价格。藏家的“裂变”应该引起整个市场的关注。

从“裂变”到“聚变”,应该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一个过程。在目前的艺术市场上,如果不是系统化的收藏,只能成为了拥有者,而不是能成为真正的收藏者。藤田是一个靠卖酱油起家的生意人。但是随着日本现代化进程,涉足投资报纸、电厂和铁路等业务,事业上风生水起给了藤田足够的资本收藏精品。在此次佳士得拍卖之前,藤田家族只是期望能有三、四个亿来维修博物馆,而如今一下多出了十多个亿。由此可见,艺术品收藏并不是仅仅靠一两件天价艺术品来撑门面,更需要的是持之以恒的不懈追求,并进而形成自己的特色,这或许最值得才是收藏的较高境界。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