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博鳌论坛

音乐人汪峰的博鳌呐喊

汪峰认为,中国音乐行业在倒退,音乐不是有才华能付出就有回报。喜欢问别人梦想是什么的他,拿自己对音乐行业的梦想创了业。

汪峰自己也承认,如果没有创办音乐产品“碎乐”,他作为一个音乐人参加博鳌论坛的机会可能不大。我不是汪峰的歌迷,喜爱他的一些歌,也对另外一些无感,但却赞同他常问“你的梦想是什么”背后的逻辑。

“音乐行业在倒退”

“现在这个时代的音乐和过去真的不一样了。”汪峰回忆起18岁时听到一盘喜欢的专辑,立即把这盘磁带买回家,热泪盈眶地从第一秒钟听到结束,觉得特别兴奋,特别幸福。“我身边很多喜欢音乐的人都是这个状态。但在现在这个时代绝对没有可能。”

在中国99%的行业走向新时代的时候,汪峰认为音乐行业可能还处在80年代甚至更加悲惨的境地。1997年出第一张专辑的时候,他和整个乐队演出的收入是2万元,第一张专辑包括录制的收入是10万,这在彼时已经是天文数字。“但是现在,一个默默无闻的热爱音乐的人想要发表自己的作品,很多时候还要自己掏钱获得关注度。”

汪峰抛出一个数据,中国电影行业去年收获400多亿元,音乐行业是90多亿,小龙虾则是1500亿。最个别的情况下,团购、促销等一系列活动下来,一张电影票最便宜可能是15到18元,正常情况则是几十元甚至上百元。但是一首歌永远不会超过3块钱,歌曲已经是世界上单体价格最低的商品之一了。“但是为什么在中国,它永远是人们最少付费购买的商品?”

更何况,购买一首歌曲可以反复无数次听,一张电影票只能看一次电影。

“音乐不是有才华能付出就有回报”

“碎乐”APP是汪峰新近创始的一个音乐产品,名字源于“碎片化时代的音乐”。人们多年前反复听一盘磁带或CD的专注不再,如今的音乐被分散到生活的零碎时间里,无数歌曲被快进,或切换到“下一曲”。

碎片音乐的背后,还有更多或明或暗的问题。汪峰说他羡慕电影行业,能够亲身经历作为开创者最好的时光,也就是现在。他不无感慨地说在电影行业,只要有才华能付出就有回报(一旁的华谊兄弟CEO 王中磊未置可否),音乐却不是。“我一直觉得很惭愧,虽然我取得的所有成就都是通过努力,没有投机取巧,但现实却是,音乐行业几乎所有的产值和利润都流向了头部一小部分音乐公司和艺人,剩下数量庞大的努力的音乐人并无法得到与付出相应的回报。当他们想为一个大目标努力时,却可能一点希望都没有,因为连应有的收入都拿不到。我曾经就是我现在愿意去帮助的这些音乐人中的一员,我太知道他们的心理和所属的环境。但是光从‘我来帮助你’这个角度还不够,因为帮可以一次两次十次,却帮不了十年。每个人的能力有限,所以必须找到一个方式解决核心的问题,对我来讲,就是能够找到一个商业模式,让音乐作品本身的价值直接从创作者到用户。”

汪峰说,创办“碎乐”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尽最大的努力和可能,创造一个能够让年轻人喜爱并主动融入进去的模式。在这个平台上,发表作品可以直接拿到收入。

汪峰举例解释“碎乐”的模式。当一首作品在“碎乐”发表后,用户购买作品的钱,50%会立即进入歌手的账户,剩下的50%,20%进入唱片公司,也就是版权方,最后词曲作者各得15%。“这个模式,我思考了两年。”

汪峰不是个新晋“创客”,本次他还带着更早一点创立的品牌——FIIL耳机,来到博鳌。他曾在耳机的发布会上说,这款耳机是他音乐生涯的“终极寄托”,之后有测评人诟病这“终极寄托”未免太初级。那么这一次,承载他美好希冀的“碎乐”会更接近他的梦想吗? 在并不明媚的音乐行业,这一次尝试能够带来多少光芒?

(作者邮箱:haolin.liu@ftchinese.com)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