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移民

美国华裔教授一封信引发的轩然大波

阮学勤:吴华扬探讨了新华人移民和老一代亚裔美国人在理念上的严重分歧。看完这封信,我的心情既惊讶又复杂。

最近,知名美籍华裔教授吴华扬(Frank H. Wu)在自由派媒体《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题目是:《关于新移民——给美国亚裔活动家的一封私信》。

吴先生着重讨论了中国来美国的新移民和老一代亚裔美国人在理念上的严重分歧。关于这个问题他一直犹豫要不要说出来,但他发现,“消极等待只会让事情更糟”。

吴华扬教授是美国著名的社会活动人士,长期为亚裔在美国追求平等权利而发声。他是公认的华人精英,担任美国加州大学黑斯汀法学院教授, 同时也是美国非盈利组织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的会长,马友友、贝聿铭、骆家辉等都是百人会的成员。

吴先生说,新的亚裔、“特别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仿佛一夜之间从美国的各个角落冒了出来,从南加州的郊区,到旧金山西边的各条“大道”、硅谷、东海岸,还有一些以前从未有过亚洲人面孔的社区,无处不在。

“每当我遇到他们,听到的都是抱怨。他们很沮丧。” 吴先生说,新移民对已融入美国社会的亚裔美国人感到很愤怒。

他说:“我们无法代表他们。我们对他们毫无同情。我们背叛了他们。”

吴先生不愧为写专栏的老手,语不惊人死不休。他痛陈新中国移民各种不入流的坏毛病,说那些“刚刚下船的人”在老华侨们眼里千篇一律的形象是:“珠光宝气、不排队、抠鼻子、随地吐痰、开车不守规矩、被动恶意攻击,还有,希望他们至少不吃狗肉。”

不仅如此,吴先生发现新移民在许多问题上和本土亚裔美国人的理念截然不同:“从高等教育多元化,到‘非法’移民、同性恋权利、警察暴力、体罚、死刑等问题,不管你在组织什么抗议活动,他们毫无例外地站在你的对立面。即使在环境问题上,他们也担心对鱼翅或某种濒危物种的保护会影响到自己对山珍海味的热爱。”

“他们冥顽不化,对民主毫不在意。还觉得自己比别的肤色的人更优越。”

另一方面,新华裔移民又觉得老亚裔们“高高在上”,对“新来的乡下亲戚”流露出优越感。

在用异常强烈的对比倾诉完这些分歧之后,吴先生回到正题,转而劝说对新移民反感的老华侨们抛开成见。他对长期为亚裔美国人争取权利的活动家朋友们说: “我恳求你们带着尊重接触他们,倾听他们,并试着劝说他们。”

他举了两个理由为什么要这样呼吁:一是,既然活动家们已经说出口要建立同盟,如果言行不一,就显得很伪君子。第二个理由则是“策略性的”。因为新移民源源不断地进来,“如果我们不能把他们争取过来,他们最终会在人数上战胜我们,使我们在政治上变得微不足道。”

理解和不安

看完这篇文章,我的心情既惊讶又复杂。我一方面赞同吴先生指出的很多国人的劣根性,也对这次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种族歧视言论和排外态度得到很多华裔粉丝的狂热追捧感到不解。但是另一方面,吴先生不自觉间流露的心态也让我感到不安。

我非常理解吴先生提到的国人常见的通病。

比如,一些中国人开车恶习多多,夜间开车打远光灯,开长途长时间占据快车道,霸着路不让别人超车等。多数美国人开车比较礼让,在超车后会自觉换到慢车道,以方便其他车通过,开远光灯的很少。再比如很多中国的暴发户,喜欢炫耀名牌和财富。凡此种种,就连很多中国人都不喜欢的行为,美国长大的吴先生觉得难以接受,完全可以理解。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