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午餐

与FT共进午餐:诗人兰金

出生在牙买加的美国黑人诗人克劳迪娅•兰金关注美国的种族问题,她希望自己的散文诗既能报告事实,也能抒情。

克劳迪娅•兰金(Claudia Rankine)是一位赢得赞誉的作家,耶鲁大学(Yale)新任诗歌学教授,还是上一届麦克阿瑟(MacArthur)“天才奖”奖金获得者。而我想和她聊一聊碧昂丝(Beyoncé)。

我们见面两天前,身为歌手的碧昂丝在角逐格莱美(Grammy Awards)年度专辑时输给了阿黛尔(Adele)。这一颁奖决定除了在社交媒体上又掀波澜外,还提出了有关种族和流行文化的棘手问题。《柠檬水》(Lemonade)被誉为碧昂丝的力作,这张雄心勃勃的专辑试图表述非裔美国人的经历。阿黛尔的《25》固然是一张很棒的流行音乐专辑,但席琳•迪翁(Celine Dion)年轻时如果再酷点儿,可能也拿得出这样的专辑。当阿黛尔说这一奖项其实属于碧昂丝时,她似乎承认这一点。

这场争议让我想起兰金在2015年写的一篇关于网球明星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的文章,后者也在《柠檬水》中出场。兰金在文中称,玛丽亚•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虽然客观地说球技逊色一筹,但酬劳更高。关于小威廉姆斯的思考同样出现在兰金的杰作、2014年全美书评人协会(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获奖作品《公民:一首美国抒情诗》(Citizen: An American Lyric)中。这部意外畅销的作品通过散文诗和影像图片,审视了种族和种族主义,它将兰金推上全国舞台,成为美国最重要的种族关系(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记录者之一。

兰金对我说,黑人艺术家总是输给白人艺术家,这一点在本质上已经了无新意,不再有谈论价值。“因为是碧昂丝,所以关系不大。我们都知道那个奖应该颁给她,而且我说的这个‘都’指的是所有人,包括阿黛尔。这种倾向性在美国社会并不罕见……现在简直就像是,电影里黑人总是被杀,而这样的情节本身成了笑话。因此由于这种不言而喻的不正确,那个时刻几乎让格莱美变得不值得关心。”

***

我们就餐的地方是ABC Kitchen,这是名厨让-乔治•冯热里什唐(Jean-Georges Vongerichten)在曼哈顿开的一家“农场到餐桌”原生态餐厅。现年53岁的兰金几年前接受乳腺癌化疗时发现,这里是她在饭后不会感到不适的两家餐厅之一,于是她常来这里用餐。她穿着貌似一层又一层的不同形状的黑色毛衣,脖子上围着条杂色花围巾,还戴了条银链子。她涂着略带粉红色的口红,笑容满面。

在兰金的建议下,我点了烤胡萝卜牛油果沙拉和红毛和牛(Akaushi Wagyu)汉堡——她说这种汉堡人气很高。她自己点了金枪鱼刺身和黑海鲈鱼。当我乐观地提出英国《金融时报》热衷于用酒类款待午餐嘉宾时,她表示犹豫,只点了一杯姜味青柠苏打。我也跟着点了一杯,这里提供的升级版戈拉巴堤岸经典饮料没有让我失望。

我们的话题转向奥斯卡(Oscars),我问兰金,她是否认为入围最佳影片的《月光男孩》(Moonlight)可能会遭遇碧昂丝那样的命运?《月光男孩》由巴里•詹金斯(Barry Jenkins)执导,讲述了一个贫困的黑人同性恋男孩在佛罗里达州长大的故事。这部电影很可能输给《爱乐之城》(La La Land),一部表面上探讨一种黑人艺术形式,实际上是关于漂亮白人的电影。

是的,她回答说,虽然“《月光男孩》做的事,没有一部电影做过。该片对穷人、穷苦黑人作了人性化的刻画。它承认了黑人男子之间、黑人男同性恋人士之间的亲密关系,而且用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方式展现出来。所以,跟《柠檬水》一样,这是突破性的一刻,对吧?所以如果它赢了,那将是实至名归的。如果它输了,我们将明白卓越并非评价标准,而我们已经知道这一点。” (《月光男孩》后来获得了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奖——译者注)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