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智慧城市群

雄安新区能给北中国带来一场化学反应吗?

黎岩:雄安新区的核心要义将是在那里建设出一个以新移民建设力量为主、以高端和发展态势产业为先的经济活力带。

4月1日下班时分,中国人正从一天的愚人节玩笑中抬起头来,准备下班,迎接随后的清明小长假。一个震撼性的爆炸消息来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雄安新区,级别比肩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

各种分析声音随着这个爆炸性消息的推出而展开。很多负面例证被迅速提出,例如中国至今已经有十几个新区,再如北部中国的政治生态根本不利于自由市场的充分生长,再如十年前曾倾注力量建设也曾有大型国企入驻的曹妃甸早已成了荒无人烟的“鬼城”,再如根据中国的政治生态,五年后这里还能否从国家层面的高度建设还很难说……质疑一个新生事物总是容易的,但整体而言,市场上的兴奋多于质疑。

浩浩荡荡的买房考察团无视网上关于“商品房停售、户口冻结”的信息,在群里相约好清晨出发。分析师们在连夜赶制行业报告,计算谁将从这场盛宴中挖出第一桶金。他们对这个刚刚冒出头来而至今仍是一片洋淀的新区所给予的评价是:大手笔。

无论成败,雄安新区都抵得上这个评价。

这是一个非常合乎现实逻辑的政策指向。多年以来,整个北中国乃至整个中国,都没有这样强劲而明确的成长预期了。对此的心理渴求甚至远远大于现实利益。

中国南方的珠三角和长三角,你追我赶地站在经济发展的前列。但整个北方却一直没有这样的亮点。北京是整个长江以北唯一一个大型一线城市,却没有起到像上海、深圳那样的资源释放作用,反而产生了巨大的虹吸作用,攫取京津冀三地的资源。巨擘四周寸草不生。毗邻北京的河北和天津,因为政治生态和人员观念素质的落后,始终没能发展出足够的经济实力,相反还被北京吸取了不少养分。

距离北京只有30分钟高铁车程的雄安新区,理论上就起到这样一个承接作用:这里第一步将接收北京转移过来的央企和部门,但这些机构并不直接产生效益,也无法构成经济链条,只能起到聚拢人气和提升地区品质的作用。更大的生态进化,更核心的要点,都凝聚在下一环。

在官方稿件中,如果你只注意到“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而忽视“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这一句,就会看不到雄安新区设计初衷的根本所在。

如果说此前在通州建设的副中心主要用于接纳从北京版图上剥离出去的市属行政机关,那么雄安新区的核心要义绝不在于接纳从北京剥离出去的产业,而在于在那里建设出一个以新移民建设力量为主、以高端和发展态势产业为先的经济活力带,进而寻求由这片经济活力带促生出京津冀地区甚至更大范围内的发展活力。

事实上,这也是整个北部中国最为欠缺的。有“共和国长子”之称的东三省、曾凭借煤炭和矿产资源暴富的晋冀地区,都在新的经济时期陷入了后劲不足、增长乏力的困境。而只有在这个地区注入新的经济力量,让它与原有格局中的各个组成部分相互组合,才能使得这片地区不至于陷入更大的困境。

用人上也能够看出这一点,和对北京建设行政副中心所要求的执行力不同的是,对雄安新区的要求是它的创新力。主管和直管领导分别拥有深圳和天津两个新区的操盘经验。给他们的工作指标中,革新大于执行和守成。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