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美中峰会不应忽视的经济议题

沃尔夫:美中峰会的经济焦点可能是中国的贸易和汇率政策。但美国政策制定者应该对中国的资本账户感到担忧,那才是危险所在。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本周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晤。经济方面的讨论可能聚焦于中国的贸易和汇率政策。这将是个错误,即便特朗普关注双边贸易失衡并没错也是如此。更具挑战性和重要的问题是让中国融入金融体系。美国政策制定者应该对中国的资本账户(而非其经常账户)感到担忧。那才是目前的危险所在。

为何资本账户更重要?答案是,这是两个彼此关联的经济层面与世界经济互动的地方:一个是储蓄与投资之间的宏观经济平衡,另一个是金融体系。在这两方面,援引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著名话语来说,中国经济是“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的”。在他说这些话的2007年,情况的确如此。如今更是如此,因为中国当局意识到(但他们的西方同僚可能没有意识到):把中国金融体系融入全球经济充斥着风险。

让我们来看一些事实。中国经济中的年度总储蓄额去年超过5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和欧盟储蓄总和的75%。2015年,中国的总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达到43%,仍高于2008年的比重,即便经济增长率至少下降了三分之一。为了维持如此高的投资,信贷与GDP之比从2008年底的141%,飙升至去年底的260%。以“理财产品”和其他工具的形式存在的“影子银行体系”近年出现爆炸式增长。银行间借贷也大幅增长。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的银行体系现在是全球最大的。

从金融角度说,中国是“狂野东部”(wild east)。别忘了上世纪“狂野西部”发生的事情:“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和“大衰退”(Great Recession)都源于由美国主导的金融活动与全球经济的互动。考虑到其宏观经济失衡和金融过度,中国可能带来至少同等程度的全球金融混乱。

我曾在其他文章中辩称,理解宏观经济与金融的相互作用是至关重要的。中国的外部账户已经在2007-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时期扮演了显著角色。现在它带来的危险更大了。

宏观经济问题很简单:中国储蓄额超过了国内有利可图的投资额。在2015年,中国国民储蓄总额相当于GDP的48%。世界银行(World Bank)数据显示,家庭储蓄只占到其中的一半。其他来自企业利润和政府储蓄。比照其他国家似乎表明,6%的经济增长率只能证明不超过GDP三分之一的投资合理。这表明,中国的储蓄盈余(相对国内需求而言)可能高达GDP的15%。

这么多的盈余可能去往何处?答案是以经常账户盈余的形式流向国外。金融危机爆发前就是如此。如果中国政府放松汇率管制并遏制住信贷和债务增长,那么现在也很可能出现这种局面。资本将会大量外流,人民币将会大幅下跌,随着时间推移,将会出现在全球层面难以控制的经常账户盈余。

如今的信贷增长及其造成的金融脆弱是中国防患于未然的主观渴望的一个直接后果。迄今这便是把投资保持在不经济的高水平。中国当局陷入了困境:要么叫停信贷增长,让投资规模缩减并导致国内发生经济衰退,产生巨大的贸易盈余(或两者兼而有之);要么保持信贷和投资增长,但收紧对资本外流的管制。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