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习特会”上,中国能否斩获战略大奖?

斯蒂芬斯:习近平面前的机会足够明显——美国总统同意用一个以强国双边交易为基础的体系替换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胜选的受益者并不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其中之一。当两位领导人在有“冬季白宫”之称的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Mar-a-Lago)会面时,这一点看起来或许并不明显。特朗普有不少问题要一吐为快——贸易、朝鲜,很可能还有南中国海。然而,这给习近平造成的任何短时不快,都应与北京获得的长期战略收益相比较来考虑。

对于一位极其自恋的美国总统而言,与中国国家主席的首次会晤是一个展示自己可以斗狠的时机。但虚张声势也会带来麻烦。他不得不收回之前挑战中国对台湾的领土主张的言论。指控北京通过操纵汇率建立巨额贸易顺差的竞选承诺也被弃之一旁。但特朗普需要在贸易方面有所作为。对习近平来说,明智之举是至少让特朗普稍稍有所收获。

如果在去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征求意见,中国官员似乎更倾向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获胜。其实他们一点也不喜欢这位民主党总统角逐者。相反,希拉里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转向亚洲”战略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她对人权问题的坚持,引起了中方相当大的敌意。但中方认为她的言行是可以预测的。北京领导层非常重视可预见性——今年尤其如此,因为习近平希望在中共十九大上进一步加强对权力的控制。

因此,特朗普依靠经济民族主义政纲赢得大选而且貌似有意要抛弃此前的中美共识,一开始就让北京难以适应。不过,后来退缩的是特朗普。在他重新表示尊重有关台湾的“一个中国”政策之后,北京开始与白宫建立关系,尤其是与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考虑到中国为此类峰会投入的努力,如果习近平不提出在贸易问题上取得进展的建议,则会令人感到奇怪。

除了避免短期波动之外,此次会晤若能取得友好成果,北京方面将获益良多。虽然热衷高喊“美国优先”,但特朗普的世界观与习近平的世界观并无大的不同。曾几何时,美国还敦促北京在华盛顿设计、领导的国际体系中做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但与习近平一样,特朗普也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拒绝对“全球主义”承担责任,而是支持美国主义。

实话实说,来自内阁理智人士的压力已说服他减少了对华盛顿传统同盟关系的轻视。关键人物是将军出身的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是马蒂斯造访东京和首尔,向日韩保证华盛顿对双边同盟的持久承诺。他还帮助说服特朗普相信,北约(Nato)并非无用。马蒂斯同样恼怒于欧洲未能负担自身防务。不过,他明白,北约这一联盟体系是美国优势的一个持久来源。它使美国有别于中国、俄罗斯。

问题在于特朗普交易性的世界观。相比全球领导地位之类全然含混不清的概念,他更喜欢交易。因此,他做出了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决定,这一贸易协议本可以制约北京在西太平洋地区不断扩大的经济影响,赋予华盛顿重要的战略影响力。特朗普没有时间关心为越南、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等国提供选择的地缘政治。

习近平面前的机会已足够明显——美国总统接受如下观点:用一个以强国之间达成的双边交易为基础的国际体系,来替换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小国则自谋生路。习近平在数年前为这一构思创造了一个短语,“新型大国关系”,其目标是中国取代美国,成为西太平洋地区的领导。特朗普的好战孤立主义的内在逻辑与该目标的方向是一致的。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