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0日 06:28 AM
企业高管如何变身为商学院教师?

在一位同事因怯场而放弃演讲之后,鲁珀特•默森(Rupert Merson)偶然站到了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的讲台上。默森当时是德豪国际会计师事务所(BDO)的合伙人。他说:“那位同事说演讲的时间跟一场客户会议订重了,但我认为他是怯场了。他知道我非常喜欢当众演讲。”

演讲的主题是为初创企业融资,默森此前写过关于这个问题的著作,因此他有信心在一班MBA学生面前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数月后,他又被请回学校联合教授一个金融课程。

默森非常喜欢教师这个角色,以致于他提前从BDO退休,成为了一名管理学和创业课程的客座教授——这是一个纯教学岗位。他在伦敦商学院校园里的主楼最高层有一间办公室,俯瞰着摄政公园(Regent's Park)。

一流商学院的教师尽是毕生在学术圈打转的人,但许多学校想要聘请企业高管授课。在伦敦商学院的162名教师当中,大约五分之一是客座教授或者高管教员,以每年一签的短期合同形式受聘。他们为市场营销或者公司金融等课程带来了实践经验。

正如默森的同事发现的那样,对前高管们来说,学术界可能令人胆怯。但教授攻读学位的学生事实上也可能带来回报——这回报如果不是财务方面的,就是带来拓宽职业道路的一种方式。

好的客座教授和优秀的全职核心教师一样难寻,尽管伦敦商学院负责教师事务的副院长马丹•皮鲁塔(Madan Pillutla)表示,伦敦的潜在候选人比其他地方要多。

伦敦商学院所有的客座教授都是某位全职教师的“学徒”,学习如何在课程框架内向学生分享自己的实践经验。皮鲁塔表示,这种师徒关系是相互的,因为全职教师可以听客座教授讲述这些商业问题在董事会里是如何解决的。

在兰卡斯特大学管理学院(Lancaster University Management School),拥有行业背景的教师数量从2010年的9名倍增至18名。兰卡斯特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安格斯•莱恩(Angus Laing)正在加大招聘拥有这种背景的教师。他希望,两年内,250名课程导师中将有十分之一是前任企业高管。他说,专业服务公司合伙人、公司高管以及刚刚卖掉企业的创业家为课堂带来了实践经验。

他说:“学生希望我们既拥有一套先进的知识体系,又拥有行业实践经验。”

对商学院来说,这也比从竞争对手商学院挖来经验丰富的学者便宜。此类教师的薪水通常远低于那些终身教授,后者的薪酬随着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版而水涨船高。

但他们往往有机会获得额外收入,默森的第二职业是兼职咨询工作。他说:“客户成为我教学的案例研究对象,学生们有时变成了客户。”

国际高等商学院协会(AACSB)在其“桥梁”课程中教授了数百名希望成为全职教授的高管,包括可口可乐(Coca-Cola)、BP和安永(EY)的前副总裁和合伙人。国际高等商学院协会是一家商学院认证专业机构。

这项为期5天的课程由洛杉矶加州大学安德森管理学院(Anderson School of Management)和伦敦卡斯商学院(Cass Business School)运营,课程学员可获得全球得到AACSB认证的786家商学院的教学从业者(instructional practitioner)资格。

AACSB每年拒掉约五分之一的申请者,要么是因为他们没有硕士学位,要么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行业经验。

西蒙•怀尔德(Simon Wilde)在投资银行业呆了20年,曾经担任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的高级董事总经理,但2011年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攻读金融学硕士时决定投身学术界。

他承认,首次站在200名学生的班级前有些发怵,但他想要告别长时间加班的生涯。

“我以前经常向客户、董事会和在会议上作报告,但站在那里,我感觉到一种尤其责无旁贷、尤其沉重的责任。我肩负着这些年轻人的未来。”

“当然,这是狂妄的胡言乱语,但不管怎样这种压力与我之前已经习惯的那种截然不同。”

怀尔德现在身兼多职,他在巴斯大学(University of Bath)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兼职任教,同时在巴斯大学攻读会计和金融博士学位,每周还要在麦格理工作两天。

他承认会忍不住将学生当成“客户”,尤其是考虑到他们全都每年花费数千英镑在英国上大学。

译者/邹策

读者评论
相关文章
优步老板重返课堂有用吗? 法国商学院放眼全球 面向音乐家的MBA 女性读MBA应受到鼓励
热门文章
1. 苹果与微信之间的“附加值博弈” 2. 中国气候外交转身悄然撬动世界秩序 3. 香港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4. 余额宝成为全球最大货币市场基金 5.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下)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