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辉山乳业

杨凯昔日的梦想

杨凯成为辽宁首富后,形容辉山乳业是一座“梦工厂”。其实在股价崩盘前,一些废弃项目就透露出了杨凯身上的压力。

辉山乳业(Huishan Dairy)在香港上市将其董事长杨凯推上他老家辽宁省首富的宝座之后,杨凯形容辉山乳业是一座“梦工厂”。

杨凯在2015年曾表示,“打造中国最值得信赖的乳品品牌”是辉山乳业的梦想。然而,辉山乳业在中国农村地区的多个废弃项目表明,早在上月辉山乳业股价——杨凯以辉山乳业的股票为质押借了数亿美元资金——毫无征兆地暴跌85%之前,其上述梦想已经承受着压力。

在辽宁省康平开发区,走进一道刻有“辉山乳业中国乳品城”字样的红色金属拱门,只能通往一些废弃的板房。2014年辉山乳业曾表示要在该开发区投资88亿元人民币(合12亿美元)。如今开发区内可以见到的奶牛,只有路边的一群雕像。

开车几小时后,到达一个村子的附近,有六座由外观呈波纹状的金属围起来、里面筑有混凝土畜栏的大棚空荡荡地伫立着,这是2014年启动的一个计划投资1亿元人民币畜养3000头牛的项目遗留下来的。负责照看的王平凯(音译)表示:“还没完工。他们没钱了。”

按照跟踪研究中国富豪的胡润(Rupert Hoogewerf)的说法,上个月辉山股价的崩盘,令杨凯37亿美元的个人财富被抹去了大约四分之三。他还表示,这是他见过的“最大幅度的”个人财富突然缩水。

杨凯的崛起没有跌落这么快。上世纪90年代,他在辽宁省一家国有食品企业历任多个职位,之后出任沈阳乳业的总经理。本世纪初沈阳乳业私有化时,他获得了该公司的控制权。其后公司更名为辉山乳业,并从前总理温家宝引发的乳业投资热潮中受益。温家宝在2006年曾表示,他有一个让所有中国孩子每天喝上牛奶的“梦”。中国的乳品消费量曾出现两位数的年增长率。

2013年,辉山乳业在香港的首次公开招股(IPO)筹得13亿美元资金,令该集团估值达到49亿美元,也让杨凯成为亿万富翁——以及急于推销其人脉关系的商人。

驻北京的乳业投资者马大伟(David Mahon)表示:“他们大力宣扬(中国现任总理)李克强以前在辽宁任职,暗示他们与李克强有特殊的关系。”

国企在中国东北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因此与其他地区相比,与官方的关系在这里显得尤为重要。曾多次见过杨凯的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杨凯非常强调“义气”——中国东北男性看重的一种“兄弟般的情谊”。

然而,2013年之后乳业集团的压力越来越大。随着中国经济放缓,乳制品消费量增速下滑。而在俄罗斯出台一项与制裁相关的禁令引发全球性供应过剩之后,牛奶价格也出现下跌。中国国内生产商很难在信誉、价格和品质方面与国际公司竞争。市场份额排在前面的一些民营乳品企业(比如第二大乳品企业蒙牛(Mengniu))开始出现亏损。

宋亮表示,杨凯“压力非常大,因为整个乳制品行业两年来情况欠佳”,“不过他并没有把压力和问题表露出来。”

事实上,辉山乳业在其2015年的年报中夸口其盈利能力“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并报告当年收入45亿元人民币,实现利润16亿元人民币。

“业绩太好了。实在太好了,”马大伟称,“其故事听起来总是令人难以置信。这是我们的看法,也是业内相当普遍的看法。”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