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2日 13:05 PM
辉山事件突显未公开借款问题

当辉山乳业(Huishan Dairy)股票上月毫无预兆地下跌90%时,这家香港上市公司股东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辉山董事局主席杨凯尤其如此,那一刻他目睹31亿美元贷款质押品蒸发,这让他对该集团的控制能力遭到质疑。

虽然不到45分钟内如此暴跌令人震惊,但这仅是香港股市一系列类似暴跌中的最新一例。这些案例共同对大股东用股份作为质押品秘密贷款的行为提出质疑。

以辉山乳业为例,杨凯质押公司71%股份获得贷款。在此次股票暴跌前,只有一笔以26%股份担保的贷款得到公开。

以公司股票质押贷款的行为全世界到处都有,但在亚洲尤为常见,亚洲有大量公司创始人的财富与企业紧紧相连。银行喜欢这些贷款带来的收入,并视之为帮助优先客户的手段。更玩世不恭的人会把这种交易比作典当。

香港与中国内地或印度等地不同之处在于,股东借款人不必披露贷款,除非贷款资金给公司。辉山乳业的暴跌几乎肯定是接受股票质押的贷款人抛售造成的,报告文件显示此次抛售期间交易的三分之一股票为杨凯主要投资公司持有,但其本身并没有足够的未质押股票来进行这些抛售。

据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对中国内地报告文件的分析,截至3月底,内地约有8590亿美元的股票被质押贷款。

监管部门十分担心,正在思考如何遏制这种行为。而在香港,投资者无从得知有多少公司可能面临风险。

香港独立投资者和股东维权人士戴维•韦布(David Webb)表示:“我认为我们应该知情。我对人们质押股票没有疑问,但投资者应该知道是否存在控制权变更风险,或一名控股股东是否可能开始受债权人摆布。”

企业巨头们往往反对披露,因为担心这些贷款会暴露他们的杠杆规模。香港证监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1998年的一次评估强调需要考虑股东隐私,并得出结论,认为披露不会提供有意义的信息。

2004年,港交所(HKEx)官员再次讨论这一问题,原因是此前发生了3起与股权质押有关的类似辉山跌幅的股价崩盘,但他们并未采取任何行动。香港证监会和港交所均拒绝置评。

“这极为糟糕,”驻香港的一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其他投资者是(披露缺失造成的)唯一输家。你可以说这是一个虚假的披露机制,因为实际上,这些控股股东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对自己的公司投资那么多。”

即使大股东在借款时认为自己是满仓投资的,在股价暴跌后也极少是如此。

在德普科技(Tech Pro Technology)股价去年7月暴跌90%之前,李永生(Li Wing Sang)拥有该公司19%股份,如今他只持有8%。股价暴跌后不久,许多经纪商开始通过法院要求他偿还贷款。

杨凯本人对股价暴跌后的幕后混乱并不陌生。

法庭文件显示,在恒发洋参(Hang Fat Ginseng)股价暴跌91%后,杨凯于2016年1月介入进来。当时,恒发洋参创始人杨永仁(Matthew Yeung)在将公司四分之一股份质押后面临失去公司控制权。

一位债权人对杨永仁采取行动的相关文件显示,杨凯从杨永仁手中以低于暴跌后价格的价格购买了12亿股,占总股本的6.2%。

杨永仁表示,他本以为这笔交易可以让他在危机过后以同样的价格购回这些股票,但杨凯在该股一恢复交易便将这些股票出售,获利5500万港元(合710万美元)。去年5月,杨永仁不再担任董事长。

辉山乳业自股价暴跌后已被停牌。周一,该公司正式宣布违约,危机进一步加深。

投资者可能不得不花更长时间等待杨凯完全解决自身财务问题,等待香港再次审视披露缺失的问题。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相关文章
辉山乳业一笔2亿美元贷款违约 杨凯昔日的梦想 辉山乳业危机突显股票质押贷款风险 辉山乳业主席在股价暴跌时减持2.5亿股 香港上市股票为何会极端波动?
热门文章
1. “辱华”演讲呈现出的中国舆论场 2. 中国纪录片讲述“僵尸国企”重生记 3. 美欧在G7峰会上因贸易和气候发生冲突 4. FBI调查库什纳与俄罗斯关系 5. 从上市银行年报看中国银行业未来挑战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