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3日 06:12 AM
中国如何摆脱债务陷阱?

“如果事情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它就会停下来。”这是以其发明者赫伯特•斯坦因(Herbert Stein)命名的“斯坦因定律”(Stein's law)。斯坦因是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任内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主席。驻美德国经济学家鲁迪格•多恩布什(Rüdiger Dornbusch)补充道:“危机到来所用的时间比你以为的久得多,然后它发生的速度又比你以为的快得多。”

这些名言帮助我们思考中国宏观经济问题。以政府提出的增长率目标增长,需要迅速提高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这不可能一直持续,因此会停下来。然而,由于中国政府控制着金融体系,这可以持续很长时间。可是,拖得越久停下来,发生危机、增长大幅放缓或两者同时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曾提出,保持中国和全球其他地区之间金融体系的隔离,符合两者的利益。负债的快速增长以及中国金融体系的巨大体量对全球稳定构成威胁。中国必须先再平衡其经济并稳定其金融体系,才能开放资本流动。西方金融家对此会有不同看法。我们应该忽略这种局部的利益。

不过,这引发了一个大问题:中国会实现所需的再平衡么?中国在维持稳定增长的同时出现了债务爆炸式增长,这在2007至2008年金融危机及随后的欧元区危机之前的西方也同样发生过。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篇论文强调的:“在2009年到2015年之间,信贷平均每年增长20%左右,大大高于名义GDP增长率及此前的增长趋势。”这一图景与危机前的日本、泰国和西班牙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性。

这些信贷趋势的转折点出现在2008年。这一点并非巧合。在2000年到2007年之间,中国总储蓄与GDP之比从37%激增至将近50%。这一异乎寻常的增幅中,约半数为新增的国内投资提供了资金,半数支撑了贸易顺差的增长。接着就发生了西方的金融危机。中国认定其巨大的贸易顺差不再是可持续的——这一认识是正确的。中国转而提高了投资。这时中国的投资与GDP之比已经从2000年的34%攀升至2007年的41%,之后则跃升至2010年的48%。

为实现这一提升,中国当局推动了爆炸性的信贷增长。在2008年以前,中国将储蓄巨额增长附带的信贷激增基本上输出了。在金融危机发生后,中国将之重新输入。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最近一次分析的结论是,如果中国政府要实现其6.5%的实际增长率目标,信贷增长速度必须达到名义GDP增速的两倍左右。而IMF还表示,信贷的增长又赶上了企业资产回报的下滑、企业信誉的恶化、投资效率的下降以及金融复杂性的攀升。我们在其他地区见到过这种现象。那么中国与它们会有不同之处么?

答案既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答案是肯定的是因为,与日本类似,中国是高储蓄率的债权国家。中国政府控制着金融体系并实施着外汇管制。中国很可能避免一场危机。然而,答案也是否定的,原因是中国当局将需要以越来越大的信贷扩张实现越来越低的增速。之后,中国的增长也许会在逐渐减弱中停止,而不是骤停。

逃脱这种陷阱的可能方法是什么?一个选项是政府暂停信贷增长。如果中国的增长仅依赖消费,人们可以预计其降至每年3%-4%。但中国投资与GDP之比仍接近45%。如果增长率这么低,如此高的投资率是不合理的。投资因此将会下降,从而导致衰退。中国政府避免这种情景的唯一方式是接过投资进程,从而使得市场化经济改革作废。

第二个选项是暂停信贷增长并通过大幅扩大经常账户盈余让储蓄外流。然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的贸易磋商表明,这将是不可接受的。愿意并且能够维持相应外部赤字的国家并不存在。

第三个选项是暂停信贷增长并急剧提高消费以抵消投资的下降。这里的问题是,家庭可支配收入与GDP之比只是略高于60%,同时私人消费大约占到GDP的40%。按亚洲标准来看,这样的储蓄率并不太高。逾一半的国民储蓄由利润和政府储蓄组成。

如果人们希望消费以比现在更快的速度增长,就需要让家庭收入占GDP的份额或者家庭财富占财富总额的份额大幅上升。前者将会挤压利润和投资。后者将意味着将公共资产转移给家庭。两者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政治上看起来都不太可行。因此消费将不会阻止经济停滞。

最后(或许也是最佳的)选项是中国政府将大量债务放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它可以重组现有债务,未来成为主借款人。中国将会成为不成熟的日本。尽管政府债务将会增长,但这个借款人将是中国最有偿还能力的。与此同时,私人经济将得以根据市场信号做出调整。

现在,中国只有让债务快速增长才能让增长率超过6%。所有逃避这个陷阱的方法都很艰难。中国经济正在缓慢地再平衡至消费主导模式。但这将需要十多年时间。债务增长能一直持续到那时候吗?我对此表示怀疑。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apple123773 2017-04-17 12:11:15
@@你有方法三頭馬車齊頭並進時
中國需要你當央行行長了
shanghaibigman 2017-04-14 18:26:00
China's leaders must know the possibility of such a situation.But they don't want short-term factors.They are more willing to drag the problem to future leaders to deal with.
dsq1990 2017-04-14 14:32:25
中国自有能人
359769059@qq.com 2017-04-14 09:14:48
连续多年的快速增长是不可持续的,也不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以扩张债务换增长更不可取。这些年来经济的蛮荒式发展也积累了很多问题,例如经济犯罪,债务危机,银子银行危机,贫富差距很大。调整经济增速不是坏事。
lbdczt2436 2017-04-14 05:59:56
这位经济学家最大的错误就是把人民币真的当钱,实际上人民币的本质只是一种纸而已,大不了就多印一些票子把债务通胀掉一部分,这样既可以造成人民币贬值促进出口,又可以减轻国内企业债务水平,两全其美。中国和危机前日本的相同点是都面临着债务问题,但是日本的国家经济增长是受国内企业竞争力不足和社会成本上升和活力不足的影响放缓的。日本的企业和个人都严重缺乏冒险勇气,进取性不足,社会太舒适安逸了,新陈代谢的速度太慢。而中国依然是个穷国,民众不拼命干活就得处于贫困,如果因为中国央行印钱多而导致严重通胀,更加贫困,民众就得更加拼命赚钱,极其有利于国际代工产业的发展,有利于经济的发展。至于通胀致贫导致的民众愤怒是否会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毛泽东说了“枪杆子出政权”。
作者最新文章
如何让全球经济复苏更有后劲? 美国政策制定者的愚蠢贸易观 英国面对比退欧更严峻的政策挑战 美中峰会不应忽视的经济议题
热门文章
1. 苹果与微信之间的“附加值博弈” 2. 中国气候外交转身悄然撬动世界秩序 3. 香港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4. 余额宝成为全球最大货币市场基金 5.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下)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