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和覆盆子有关的不平等故事

哈福德:政治学家詹姆斯•C•斯科特提出,覆盆子是小资产阶级作物,而小麦是无产阶级作物。此话怎讲?

覆盆子是小资产阶级作物,而小麦是无产阶级作物——政治学家詹姆斯•C•斯科特(James C Scott)在他1998年那本《国家的视角》(Seeing Like a State)中这样说。听上去斯科特在思考品味问题。事实上,他强调的是,我们生产的东西与这种生产所支撑起的政治经济结构之间的联系。

斯科特称,小麦之所以是无产阶级作物,是因为它适合工业化农场。小麦可以机械化收割。覆盆子则不然,它最适合由小农场种植,很难工业化种植和采收。

这种区别一度关系重大。我们将农业的发明与古代国家的兴起相联系,但正如斯科特在即将出版的新书《Against the Grain》中所指出的,具体作物关系重大。小麦非常适于支撑国家军队和税务稽查员:小麦的收割时间可预测,且可以储存——便于没收。木薯则不是这样。木薯可以留在地里不收,需要的时候再挖出来。假如远在天边的某个国王想要对木薯征税,他的军队得去把地里的木薯一个个找到、挖出来。农业让强大的国家成为可能,但这农业始终得是种植谷物的农业。“历史上没有‘木薯’国家的记载。”他写道。

古往今来,我们使用的技术一直影响着谁得到什么,从犁的发明到YouTube的创建。经济学家们明白这一点,但我们的分析工具不能很好地区别对待小麦与覆盆子或木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妙处在于它能够用同样标准测量所有经济活动——但这同样也是它的弱点。

尽管如此,我们尝试了。许多研究者考察了这个问题:矿产资源(石油、铜、钻石)丰富的国家,是否倾向于因为这种先天优势而发展得更好?普遍的结论是,存在一种“资源诅咒”。这是为什么?

有时候,答案可以说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在安哥拉,自然资源的支撑使内战持续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安哥拉政府军能够从石油获得收入,而叛军开采并出售钻石。有时候,答案更为隐秘:出口一种有价值的大宗商品的国家,其货币会走强——使得与这种大宗商品没有关联的行业更难维持。

话虽如此,我们一直缺乏能够有力地展现这些问题的统计工具——尽管这些问题看上去很重要。

来自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一个团队发表了一篇新的研究论文,试图探索这个问题:一个国家的产品结构,如何可能影响收入不平等这个关键的经济结果?这个团队的成员包括《增长的本质》(Why Information Grows)一书作者塞萨尔•伊达尔戈(César Hidalgo),关于他的研究我写过多篇文章。过去几年里,伊达尔戈一直在尝试利用源自物理学(而非经济学)的统计方法,来测绘他所称的“经济复杂度”。

复杂度无法直接测量——100万美元的再保险,是比100万美元的液化天然气或100万美元的电脑游戏更复杂、还是更不复杂呢?伊达尔戈的方法考察一个国家的商品出口。先进经济体往往出口许多不同的产品,包括最复杂的产品。复杂产品倾向于只由寥寥几个经济体出口。

在先前的研究中,伊达尔戈和他的同事们已证明,经济复杂度与财富存在关联,但也存在一些非常先进、但只达到中等富裕程度的经济体(比如韩国),还有一些非常富裕、但并不特别先进的经济体(比如卡塔尔)。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