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

“特朗普2.0时代”仍然需要“国师”班农

卢斯:上任不足百日,特朗普就让他的竞选总设计师班农靠边站了,但这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并未完全退场。

没错,这事让人松了一口气。还不到一百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让将军们坐上了驾驶座。迫在眉睫的文明冲突的总设计师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则已经靠边站。美国在欧洲的盟国明显松了一口气。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不再是特朗普最好的朋友。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鹰派人士一样,还在对特朗普大加溢美之词。再来一轮战斧式导弹,应该会把一切巩固下来。如今,所有事情都被原谅了。再见了,班农。欢迎特朗普2.0。

不过,在这几乎一片和谐的图景中还有一个缺陷。班农仍然没有退场。事实上,这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是特朗普政府唯一接近于拥有战略头脑的人。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他的岳父一样,是一位有人脉经营天赋的曼哈顿房地产经纪人。不过,他没有全球眼光。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有着精明的军事头脑。然而战场上的头脑不应该与战略混为一谈。而与库什纳一道把班农挤走的国家安全顾问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也同样如此。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依然让人捉摸不透。他也同样处于摇摆之中。在上周美国空袭叙利亚之后,蒂勒森曾表示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让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下台。就在前一周,他所说的还完全相反。特朗普的节奏是很难跟上的。

不论喜欢还是厌恶班农,他的观点是前后一致的。他的观点也最接近特朗普的观点。此外,特朗普仍然需要班农。班农的全球观是明确的。美国遵循华盛顿对外政策建制派约束的时间太长了。对于不喜欢的导弹袭击,建制派很少会批准。据报道,班农反对上周的袭击。他有他的理由。第一个就是美国无法承受陷入又一个中东泥潭的代价。

有可能——甚至很可能——特朗普的行动是发生在一种战略真空状态下。他在电视上看到了叙利亚的屠杀,就把手伸向了遥控器。这59枚战斧式导弹或许是一种“军火版”推文。而下一次也许会是另外一种形式。

另一方面,这或许是特朗普取得对叙利亚未来控制权的新阶段的第一部分。祝他好运。要想解决叙利亚问题,需要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谋略和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运气。下一次产生冲动时,特朗普或许最好是听一听班农的意见。毫无疑问,在不同情况下——比如与中国发生冲突——班农同样可能提出有煽动性的建议。然而在中东问题上,班农的直觉是靠谱的。

特朗普还搁置了班农在经济上的建议。今后几周特朗普政府将披露美国税制改革计划。对特朗普的选民来说,最重要的部分是兑现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现代化的承诺。对于所谓被遗忘的美国人来说,这是特朗普承诺的核心。特朗普承诺会为中西部带来工作岗位,并恢复焊接工人的自豪感。在这方面,建制派的声音同样已经在辩论中占了上风。特朗普的身边,都是来自华尔街和共和党的支持传统减税的顾问。

而特朗普要想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向中产阶级的财政方案上,就必须联合民主党。而所有迹象都表明,他正走在相反的方向上。华盛顿正在迅速回归去年被选民愤怒反对的那类政策。正如将军们正在挤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对外政策,华尔街也在赢得这轮经济辩论。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