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海外并购

海航对外投资“逆风起飞”

当中国监管机构踩下“海外并购”刹车,不少企业只能叹息全球雄心戛然而止。而海航的对境外资产的收购仍马不停蹄。

去年末中国监管机构踩下“海外并购”的刹车时,中国许多最热衷收购的企业眼看着自己的全球雄心只能戛然而止。

但有一家公司继续马不停蹄地收购,即便2017年第一季度中资海外并购数量降至3年来的低点,那便是海航集团(HNA Group)。

海航在1989年刚成立的时候是一家总部在海南省的民营航空运营商,近些年转型成为一家庞然的控股公司,有中国触角最广的境外收购买家之称。英国《金融时报》依据Dealogic的数据分析得出,在过去28个月里海航敲定了总价值400亿美元的交易。

海航的收购对象包括上市公司和非上市私企,覆盖旅游、物流、金融和房地产等多个行业。它在航空业尤其实力雄厚,持有至少10家航空公司的股份,大多是中国的航空公司,但也有巴西和南非的航空公司,此外海航旗下还有多座机场,以及世界第三大的飞机租赁公司。

根据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今年以来海航已宣布了12起交易,分别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香港等地。其中一起备受瞩目的交易是海航将成为美国天桥资本(SkyBridge Capital)的第一大股东,天桥资本的创始人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知名支持者。海航还增持德银(Deutsche Bank)股份至4.78%,后者是德国最重要的金融机构。

在华尔街的社交圈中,海航的地位也日益显赫。在今年2月犹太博物馆(Jewish Museum)举办的年度普林节舞会上,一些金融界大人物出面,对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热心公益表示赞赏。

身为特朗普经济顾问的黑石集团(Blackstone)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ve Schwarzman)率众人招待王健,这些人包括对冲基金大佬丹•奥赫(Dan Och)和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以及资深银行家保罗•陶布曼(Paul Taubman)和罗伯特•普鲁赞(Robert Pruzan)。

然而,有几位与海航直接合作过或打过交道的金融家私下承认,在北京打击资本外逃和非核心并购之时,海航对境外资产的胃口之大令他们诧异。

“老实说,确实感觉不到存在一种战略,”其中一人说道,“在与中国客户打交道时,你往往会遇到一种不同的(商业)哲学,甚至你会发现买方并没有一项战略,但这里的区别是(交易)规模以及他们支付的价格。真的让人非常惊讶。”

海航的批评者众多,他们质疑该集团能否在继续竞购的同时,整合好已经收购的资产。Dealogic的数据显示,目前海航在国内外有51起尚待完成的交易。在收购过程中,整个海航集团积累下的美元债务余额达到了132亿美元。

一位了解该集团的银行家辩称,其活动可以从中国官方媒体2015年以来的照片得到解释——这些照片是海航信奉佛教的联合创始人陈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合影。他说,那些照片被解读为海航拥有隐性的政府背书。

其他人则辩称,海航聚焦于具体行业,竞购与其计划相符的资产,在这方面展现出纪律。

他们说,海航通过收购货运服务商瑞士空港(Swissport International)、航班餐饮提供商Gategroup Holdings和德国一座机场,寻求打造一家至上而下的航空交通服务商。它在物流领域遵循类似模式,收购了地面服务和航空货运资产。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