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公平贸易:特朗普的理性选择

欧阳俊:特朗普想继续推进全球化和国际贸易,只不过他想要的是有利于美国的全球化,有利于美国的自由贸易。

1月23日,特朗普上任伊始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3月10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即将启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重新谈判程序。3月18日,刚刚落幕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美国的压力下,打破10年来的惯例,首次将有关“反对保护主义并采取行动以对抗气候变迁”内容剔出联合申明。至此,大约少有媒体还在怀疑特朗普会不会坚持他竞选时改变国际贸易政策的承诺。一些主流媒体特别是反特朗普媒体则进一步坚定了他们早前的判断,“特朗普是个疯子”。事情果真如此吗?当然不是,笔者认为特朗普的国际贸易政策代表了美国人的经济理性。

特朗普为什么不要自由贸易?

自由贸易,在当下的世界是个具有神圣意味的词语。自由贸易,意味着贸易是双方的自愿行为而不是通过战争、掠夺实现的交易,意味着商品与要素可以跨国界无障碍地流动,在主流经济学家看来等同于更广大的市场、更高的经济效率,能带给贸易双方互惠互利,带给世界整体福利增进。二战结束以来特别是WTO成立以来,在自由贸易的旗帜下,各国不断推动市场全球化,降低各种关税非关税贸易壁垒,按照比较优势原则进行全球资源配置,国际贸易与世界经济得以长期持续增长,许多国家因此实现了经济空前繁荣。不能不说,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个奇迹。由此,自由贸易成为一个迷思,成为帕累托改进的代名词,遵循自由贸易原则的全球化也因此被视为人类的未来。在此氛围之下,反对自由贸易甚至隐隐被与反人类相提并论。即使强势如特朗普也不得不与之划清界限,公开宣称“我不反对自由贸易,我是自由贸易最大的支持者。”

然而,帕累托改进从来只是人类的理想,自由贸易并不真的总能带来互利共赢,总存在零和博弈的残酷一面。的确,自由贸易扩展了市场的边界,有助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可以创造更多的消费者剩余和生产者剩余。与此同时,自由贸易也扩大了市场竞争范围,增强了市场竞争强度。但凡竞争总有成功者和失败者,自由贸易带来的剩余更多为胜利者所享有,失败者甚至可能因为自由贸易受到绝对损失。也就是说,自由贸易对于某些国家某些群体意味着机遇,对于另外一些国家另外一些群体却意味着灾难。基于比较优势原则的国际分工,可能使得一些国家难以摆脱农业国、资源国命运,经济上永远处于附庸地位。原本在不开放国内市场中可以生存的部门,市场开放后可能会变成劣势部门而在竞争中失败,形成大量固化失业人口。

对于自由贸易的残酷一面,崇尚自由贸易的经济学家并非不知道,只是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认为自由贸易会增进参与贸易各方的社会总福利。他们说,自由贸易“短期内可能会导致一些好工作流失。但是,自由贸易的胜利者收获,远远超出失败者损失。……一些生产者在自由贸易中失败,正说明了熊彼特所谓的‘创造性资本主义破坏’机制在起作用。”拉丁美洲的贫困化增长现象,在他们看来只是长期殖民造成产业结构畸形不能充分利用国际市场的恶果,并非自由贸易本身的过错。至于发达国家,作为自由贸易的主要推动者,一直是市场竞争赢家,以致经济学们忘记了对任何国家自由贸易都是双刃剑。当然,经济学家中也有清醒者。萨缪尔森早在2004年就撰文指出,关于美国工作流失的讨论“是当前的人们话题。而且在未来可见的几十年,这一话题仍将继续。”他认为,“固然自由贸易带来的技术进步有时会惠及贸易双方,但也有可能一国因自由贸易而实现的技术进步只惠及其自身,而对其贸易伙伴造成持久贸易收益减少的伤害。”也就是说,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参与国际贸易过程中,都不能排除优势部门分享到的红利不足以弥补劣势部门遭受的损失的可能性。虽然萨缪尔森贵为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但自由贸易的迷思是如此深入人心,他的预言在过去十几年被人们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