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俄罗斯

俄语势衰的背后

随着独立后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试图确立各自的语言主权,过去20年里俄语使用人群的减少幅度超过其他任何语言。

过去20年里俄语使用人群的减少幅度超过了其他任何语言,主因是独立后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试图确立各自的语言主权。

俄语影响力的下降凸显出莫斯科的影响力走下坡路,而其背景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付出种种努力,欲凭借其对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军事干预,来重新确立这个前超级大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重要性。

由研究集团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整理的来自各国人口普查和联合国的数据显示,俄语使用人数在哈萨克斯坦下降最快。2016年该国只有20.7%的人表示在家里通常会说俄语,而1994年这一比例为33.7%。

就在这一研究发现公布的同一周,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表示,这个中亚国家将把哈萨克字母表改为拉丁字母。他辩称,1940年哈萨克语改用俄式西里尔文字是出于“政治原因”。

如图表一所示,在前苏联的三个波罗的海国家中,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自1994年以来称俄语是其第一语言的人口比例均已减少约10个百分点。其中,拉脱维亚讲俄语的人群从40.5%跌落至29.8%,爱沙尼亚的比例从33.3%降至23.4%。

乌克兰讲俄语人群的比例也出现了类似下滑,从1994年的33.9%跌至去年的24.4%。而在阿塞拜疆、立陶宛、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讲俄语的少数人群比例也出现了下滑。

在2008年曾与俄罗斯发生战争的格鲁吉亚,讲俄语的人口比例已从6.4%降至只有1.1%。在那场冲突之后,2008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格鲁吉亚总统的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Mikheil Saakashvili),曾宣布一个用英语取代俄语作为该国第二语言的计划。

总部位于莫斯科、专业研究前苏联国家的宏观咨询(Macro-Advisory)的高级合伙人克里斯•威弗(Chris Weafer)表示,俄语的衰落和哈萨克语、拉脱维亚语及乌克兰语等地方语种的崛起,都受到了苏联解体所释放的政治力量推动。

他说:“当年在苏联统治下,这些国家被挟持了。当它们挣脱束缚后,它们希望摆脱被挟持的外在标志,包括语言在内。”

“(此举)部分是为了从文化上、尤其是政治上摆脱俄罗斯的影响。这些国家担心保留俄语将会让莫斯科更容易对其政治施加影响,它们面对着俄语宣传和新闻广播影响国内议程的威胁。”

他还表示,从积极的方向说,一些国家疏远俄语是整体战略的一部分,目的是与西方及亚洲打造政治同盟,并吸引投资。

总部位于莫斯科的投行晋新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的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查尔斯•罗伯逊(Charles Robertson)认同这一看法,他说:“俄语曾是苏联的通用语言,但是自1991年以来,独立后的各国领导人一直有一个渴望,那就是发展各自的民族认同,以加强自己国家的稳定。波罗的海国家尤其憎恨当年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俄罗斯化。”

罗伯逊还指出,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俄罗斯族裔回流俄罗斯的“大规模流动”——尤其是从中亚回流,也是导致部分国家俄语衰落的因素。

不过,有一个国家——白俄罗斯——出现了完全相反的动向。1994年白俄罗斯只有半数人口自称俄语是主要语言,而到了去年有71%的人这么说。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