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8日 06:30 AM
弗拉基米尔·亚库宁:俄罗斯不会成为特朗普的一张牌

2016年底,随着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对中国打“台湾牌”,以及期待所谓美俄关系“重启”,一度有国际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有可能“反打尼克松牌”,利用俄罗斯来“遏制”中国。进入2017年以来,由于特朗普在台湾等问题上澄清态度,也未发起对华“贸易战”,中美关系避免了明显恶化,与此同时,美俄关系也增添了许多变数。在这一情况下,上述说法有所降温,但因为近年来国际形势极强的不确定性,其可能性并没有被完全忽视。

针对这一问题,以及美俄关系、俄罗斯政治经济形势、“一带一路”与中亚等问题,近期FT中文网在北京专访了弗拉基米尔·亚库宁(Vladimir Yakunin)。生于1948年的亚库宁是在俄罗斯政、商、学三界均有不俗影响力的人物,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亚库宁曾任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总裁,卸任“俄铁”总裁后致力于智库工作,包括推动“文明对话”和缓解国际冲突。

需要说明的是,本次采访做于美国轰炸叙利亚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之前——这两起事件无疑都对俄美、中美关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由于采访时间在前,故无法反映这些新变化。但亚库宁的回答所反映的俄罗斯在一系列宏观问题上的认识与态度,依然值得关注。

FT中文网:你如何评价乌克兰危机后西方制裁对俄罗斯的影响?

亚库宁:西方实施的制裁影响了俄罗斯企业从国际金融市场上借贷的能力。但从数据来看,俄罗斯经济有小幅的增长,而没有衰退。同时,面对西方制裁,俄罗斯国内加快改革,如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对农业的投资等。制裁使得俄罗斯从政府到企业家都重新考虑投资政策,其实是对俄罗斯的整个社会经济结构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20多年来俄罗斯一直在进行“制度改革”。而现在,俄罗斯可以以一种“项目管理”的方式,务实地制定比较明确的改革目标,配置相应的资源来实现目标,就像中国所做的那样。普京总统的坚定政治意愿能确保这些目标的实现。

FT中文网:但是如何确保这些目标能够实现呢?有时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亚库宁:经济是非常复杂的,不能用某个固定的理论来解释。中国的改革并没有完全遵照“自由主义”的经济理论来推进,但取得了成功。现在,俄罗斯是要奉行某种“纯粹”的经济理论,完全接受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样的机构的建议,导致经济出现僵局,还是采用务实的做法,随机应变,可以有时偏左一点有时偏右一点?我认为后一种做法是对的。现在俄罗斯就是这么做的,所以我对俄罗斯经济的前景感到乐观。

FT中文网:外界有一些批评担心俄罗斯的民主在倒退。你对这个问题和俄罗斯的政治稳定性怎么看?

亚库宁:民主意味着保证公民自由,政府为公民提供保护,提供教育、医疗等。民主不仅意味着权利,也意味着公民的责任。俄罗斯是有一些问题,但哪个各国都有自己的问题。普京总统提供了确保民主的基本元素。普京使俄罗斯联邦免于解体,保护了俄罗斯人民的利益。他建立了稳定成熟的制度,这也有利于俄罗斯民众。如果有人说这套制度只有利于普京,那是不符合事实的。俄罗斯的稳定和发展,对整个世界都有利,当然也有利于中国。

FT中文网:特朗普曾被视为一个“亲俄”的美国总统,你怎么看待特朗普上台后美俄关系的发展?

亚库宁:在当今世界,一个国家很难操纵别国的社会思潮与大众心理。一些美国人觉得一切事情的背后都有俄罗斯的操纵,这是一种可笑的心理。说俄罗斯“影响”、“操纵”了美国选举结果,这是非常荒谬的。

有的俄罗斯人对特朗普抱有过一种过于浪漫的想象,包括一些杜马议员,在美国大选结果公布后为之鼓掌。在我看来这是不可接受的。杜马不是剧院,这是严肃的事情,而且人们应该认识到,这不仅仅和个人有关。在我看来,“特朗普”不仅代表着美国社会的持续性危机,也代表着全球政治秩序的危机。特朗普当选不应归功于这位总统的任何个人特征,而是因为他反映了美国大多数人的愿望和要求。

我不认为可以用“亲俄”来形容特朗普,特朗普纯粹是“亲美”,一切从美国利益出发。特朗普是没有说过俄罗斯的坏话,但在当选后,特朗普也没有说过多少俄罗斯的好话。特朗普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FT中文网:曾有分析人士估计特朗普会“反打尼克松牌”,也就是利用俄罗斯来遏制中国,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亚库宁:关于美国会不会对中国打“俄罗斯牌”的问题。理论上,一个大国确实有可能利用另一国来对付第三国。但是,我们必须理解普京总统。普京一直是一个重视政治责任的人。以我对普京的个性、领导力和政策的理解来看,我认为,普京不会允许其他国家把俄罗斯当作一张对付另一国的“扑克牌”来使用。一些中国的精英也许会担心出现这种情况,但我认为,这样的担心毫无必要。

FT中文网:俄罗斯如何看待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

亚库宁:俄罗斯一直试图把欧亚大陆连接在一起,并认为跨西伯利亚铁路是个很重要的基础设施。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当然不仅仅是个经济设想,也是一个政治构想。我认为,中国应当继续和俄罗斯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这将有利于中国北部的发展。好好利用已有的基础设施对两国都有利。忽视已有的基础设施将是不明智的。

无论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都与一个主题有关:如何增进两国之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二者目标相符,相辅相成。

FT中文网:对于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的提升,俄罗斯会感到担心吗?

亚库宁:俄罗斯和前苏联其他成员国数百年来一直生活在一起,分享共同的历史遗产。我们现在需要共同保存这些共同生活形成的文化遗产。如果这些国家和中国之间产生更多的合作与文化交流,这当然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在当今世界很正常。但这些国家不会因为有了新朋友,更强大、更富有的朋友,就背弃原来的朋友,放弃共同的文化遗产,如果那样做,将是一种政治错误。俄罗斯和这些国家保持友好关系,对中国也有利。

FT中文网: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被西方指责为试图改变世界秩序的“修正主义者”,你对此以及未来的国际秩序是怎么看待的?

亚库宁:俄罗斯在乌克兰只是被动地面对挑战做出反应。说俄罗斯是“修正主义者”,要改变世界秩序,并不符合历史事实。轰炸南斯拉夫的不是俄罗斯,入侵伊拉克等联合国成员国、破坏当地社会秩序的也不是俄罗斯。

当前,世界形势正在发生变化,需要建立起维护国际稳定的新机制。苏联作为二战的战胜国,曾经是世界秩序的主要支柱之一。由于俄罗斯的历史和所具有的潜力,俄罗斯也是当今世界秩序的主要支柱之一。中国的国力也在增长,也在改变世界。今天的世界不能仅由某些国家说了算,而应该进行广泛的国际政治合作,不应歧视任何国家。

(注:作者邮箱bo.liu@ftmail.com)

读者评论
906222146@qq.com 2017-04-18 23:22:48
水平高
michaelxiang7403 2017-04-18 09:42:45
一个俄国五毛的话有多大客观性?
相关文章
俄语势衰的背后 俄罗斯敦促美国澄清对叙利亚政策 特朗普从普京身上学到了什么? 俄罗斯需要美国协助解决叙利亚问题
热门文章
1. 苹果与微信之间的“附加值博弈” 2. 中国气候外交转身悄然撬动世界秩序 3. 香港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4. 余额宝成为全球最大货币市场基金 5.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下)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