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海外投资

中国买家进军纽约布鲁克林

15年前,我所在的布鲁克林社区大多住着警察和消防队员,现在则住着咨询顾问和著名演员,或许很快,会见到更多来自中国内地的有钱人。

2007年,我从伦敦搬到纽约的时候,曾与一个巴西人和一个德国人竞价购买我在布鲁克林的这套赤褐色砂石住宅。我当时以为,国际买家对距离曼哈顿市中心45分钟路程的陈旧住宅感兴趣的高点也不过如此了,然而我错了。

最近,早上起来后,我经常发现门廊上有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丢下的传单,表示愿以现金购房。这还是在北京方面为支撑本币,对资本外流施加了各种限制的情况下。

外国资金在曼哈顿和伦敦等豪宅市场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在纽约,虽然国际买家往往随着美元兑他们本国货币汇率的相对强弱而时来时走,但Miller Samuel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资深估价师乔纳森•米勒(Jonathan Miller)告诉我,过去几年外国买家占了曼哈顿豪宅市场的15%(基线值)。

一个新趋势是,他们正向布鲁克林这样的边缘社区扩展,布鲁克林的联体别墅(town house)售价通常相当于纽约中心地段的约三分之一,而无论美元如何走强或疲软,外国资金——尤其是中国资金——都不挪地。米勒说:“即使在2015年美元开始上涨时,中国人也没有离开,他们只是搬到了布鲁克林,或休斯顿,或其他二线城市,而且他们还在购买更便宜的、有更大升值潜力的房产。”

这一转变部分可能关系到去年年初的一件事,当时美国财政部开始调查在曼哈顿购买总价达到或超过300万美元的房地产,在迈阿密购买总价达到或超过100万美元的房地产的外国有限责任公司,以阻止可疑的亿万富翁进行洗钱行为。

然而资金仍不断流入,2016年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更是创下纪录,最受欢迎的两大领域分别是科技——看看百度(Baidu)在硅谷的最新扩张计划——和房地产。

就像日本人在上世纪80年代末买下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一样,中国人在2014年买下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已成为这一趋势的文化标志。值得注意的是,科技和商业房地产——也有中国资金大量流入——也是目前美国泡沫化最严重的两个行业。

上述一切告诉了我们关于全球经济的几件重要事情。首先,这一切反映了全球各房地产市场已与各自所属国家经济完全脱节。自2008年以来,美国房地产市场大规模复苏,但其中一半以上增长归于少数几个沿海市场及富有的内陆市场。大多数美国中产阶层将他们的绝大部分财富投入到房地产,但很少有人见过纽约或旧金山富裕房主所享有的升值。正如跨国公司飘在在3.5万英尺的高空上,远离全美民众的担忧,沿海地区精英也是如此,而这两大趋势都激化了政治上的不满。

第二,它反映了中国富豪对本国经济运行轨迹的担心程度。不管人民币是强是弱,中国的资本都在不断涌入纽约或迈阿密(或伦敦、或温哥华)。这暗示了两点:首先,中国富豪对这个中央王国(Middle Kingdom)的政治和经济未来仍存在巨大担忧。第二,就像中国的所有事一样,想要流向国外但还未流出的资本量是庞大的。米勒说:“这些天我们不止看到寡头和亿万富豪在买房,我们还看到大量普通百万富翁想在布鲁克林买套独栋别墅,而不是在曼哈顿买套豪华共管公寓(condo)。”

正如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等经济学家多年来所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也开始承认的,全球化金融体系给各国经济带来了重大风险,各国在控制自己的本土市场方面遇到越来越多的麻烦。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