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兴市场

新兴市场将引领全球化进程

王文:全球化的引擎已从发达经济体转向新兴经济体。因此,后者应继续开放市场并抓住下一轮全球化的机遇。

全球范围内反对全球化的浪潮日益高涨。从普遍的贸易保护主义到贸易增长缓慢以及移民政策收紧,全球似乎正面临一场针对全球化的反弹。

然而,数据和理论推演却揭示了不同的情况:经济全球化仍是常态。实际上,全球化的引擎已从发达经济体转向新兴经济体。因此,后者应继续开放市场并抓住下一轮全球化将带来的机遇。

全球贸易、投资

几十年来,反对全球化的运动间歇出现,冲击全球进步。西方经济学家已对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共存现象提出解读。

有鉴于此,当前的反全球化浪潮更像是西方国家在这个特定阶段出现的区域和周期性倒退。西方对全球影响巨大,但崛起中的强国似乎对全球化有着非常不同的看法。

另外,从中长期角度来看,数据显示,西方的影响力可能受损。从2011年到2015年,贸易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仍持稳。

尽管以美元计价的全球商品贸易略有放缓,但鉴于美元强势以及叠加性因素(例如美国对外国能源的依赖下降以及大宗商品价格长期处于低位),这种滑坡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被证明为一种“统计错觉”。

另外,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7年里,全球服务贸易增速超过GDP,服务贸易对GDP的贡献从2008年的12.5%升至2015年的13%,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和增加就业的重要因素。

在资金流动方面,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也在强劲复苏。2014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曾降至1.2万亿美元,但2015年快速反弹至1.76万亿美元,为自此次金融危机以来最高。

2015年,全球跨国并购规模增至4.9万亿美元,超过了2007年的4.6万亿美元,并为跨国企业在全球化背景下的扩张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显然,面对全球经济困境和风险、安全问题(例如难民和地区冲突)以及社会问题(例如收入差异扩大以及失业),人们对于全球化怀有顾虑,也有反对之声。然而,全球化趋势没有逆转。实际上,全球化“输家”通过互联网在公众舆论中夸大了情况。

西方的担忧

西方的反全球化情绪从政策上就明显可见。随着西方国家在当今世界的竞争优势缩小,它们正寻求自我保护,根本原因可能有3重。

首先,这种情绪是内部矛盾加深以及全球化负面影响叠加效应的结果。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这意味着在得失都是相对而言的竞争逻辑中,全球化不可避免地会产生赢家和输家。

全球工业链的劳动力分配和生产外包,再加上科技进步,导致制造业迁移到发展中国家(制造业构成实体经济的核心)。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和下层阶级失去了工作或薪资下降,因此他们是全球化中的“输家”。

同时,互联网放大了负面的公众舆论,因此焦虑和愤怒就像传染病一样迅速蔓延,欧洲的难民危机和恐怖主义威胁恶化了这种形势。所有这些因素共同为那些愿意利用公众不满的政客创造了大批受众。

接下来,包括中国在内的崛起中的强国正让西方感到紧张。新兴经济体显示出了参与全球治理的更大兴趣和能力,而受到危机打击的西方正在衰落和退下世界舞台。

在这种背景下,西方评论人士提出,传统的全球化已走到终点,应该建立服务于西方利益并让西方保持领先的新贸易体系,例如区域贸易机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