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

如何应对“偏执”的朝鲜?

一位外交顾问警告,朝鲜是一个特殊国家,具有非常强的意志力和凝聚力。对朝采取军事行动,应该三思。

每天有两列高铁从北京开往中朝边境的丹东市,列车时速约250公里。如果铁路线向南延伸,1小时可抵平壤,2小时到达首尔。

中国与东南亚和中亚的邻国之间已计划修建跨境高铁,而由于朝鲜核武器和导弹计划导致中美关系紧张加剧,在丹东修建中朝高铁仍停留在幻想中。周一到访分隔朝鲜和韩国的非军事地区时,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敦促北京方面以“非常手段”向平壤的金正恩(Kim Jong Un)政权施压。

离丹东高铁站不远的中朝友谊桥就可以用作一种非常手段。该桥横跨鸭绿江,是“日本帝国陆军”于1943年建造的,如今对金正恩来说是一条经济生命线。尽管中国表面上遵守联合国针对朝鲜特定出口项目(如煤炭)的制裁措施,但今年第一季度中国与这个孤立邻国之间的双边贸易额增加了近40%,反映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飙升。

大约70%的朝中贸易途经丹东,主要用卡车或火车运输,通过中朝友谊桥穿越边境。周二和周三,通过该桥的大部分车辆是单方向驶入中国的,源源不断的货柜车和至少一辆货运火车——车上货物用塑料布盖着——通过了边境。

如果中国要向朝鲜施压,那么中朝友谊桥明显会是一个关键的着力点。但中国官员们仍不愿这么做,尽管上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由于中国在帮忙向朝鲜施压,美国政府没有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此前,特朗普暗示称,在近日佛罗里达的会晤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让他深刻地意识到,中国要对朝鲜施加影响是多么困难。中国官员表示,特朗普高估了中方影响力,特朗普政府公开宣称的考虑军事行动的意愿,会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

“我们不喜欢朝鲜政权,也不喜欢金正恩,”一位与中央决策层关系密切的资深中国学者兼外交政策顾问说,“但是,如果(朝美)继续彼此对抗,哪怕只是在情绪上,就会妨碍问题的解决。中国从制裁中受到的伤害是最大的。我们做出了最大的牺牲。但朝鲜最关心的是安全,这只能由美国来提供。”

美国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本周表示,尽管华盛顿方面“绝不寻求冲突或政权更替……但必要时我们一定会保护我们的人民和盟友”。

中国官员认为,更严厉的制裁只会扩大朝中之间在发展水平上的差距,他们更愿意看到两国差距缩小。因此,他们提出了“以停换停”建议,即朝鲜停止核武器与导弹试验,以换取美韩不再举行联合军演。美韩官员已拒绝了这一提议。

“我们没听过比这更好的主意了,”一位中国外交官叹着气说,“我们只听到韩国人和美国人的批评。但历史已经证明,制裁不能解决问题。”

上海同济大学的外交政策专家崔志鹰补充道,“为了劝说朝鲜不要发展核武器中国已经做出了很大努力。如果不是因为中国,局势会比目前恶劣得多,也会更不可预测。但朝鲜是一个主权国家。他们不会在每项决定上都听中国的。”

中国官员所担忧的朝中发展差距,在丹东市中心往下游方向大约10公里处的另一座大桥那里,可以更加明显地感受到。

尽管中朝友谊桥被官方视为中朝“唇齿相依”关系的象征——两国在朝鲜战争中联手对抗美国和韩国结下了这种友谊——但鸭绿江大桥却是中国近来在其盟友那里受挫的明证。这座四车道、由中国投资22亿元人民币(合3.2亿美元)的公路大桥在经过两年的建设后于2013年完工。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