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治

特朗普的学习曲线

卢斯:好消息是特朗普的学习曲线常常是垂直的。他抛弃了一些疯狂主张。坏消息是需要时刻对他的变化保持警惕。

为人父母的乐趣之一,是你又能用新眼光看世界了。观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学习曲线,可以说差不多有类似的效果。过去有谁知道美国医疗体系可能多么复杂吗?有谁意识到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是一名共和党人吗?有谁知道朝鲜不受中国的摆布吗?

好消息是特朗普的学习曲线常常是垂直的。他的一些更为疯狂的主张已被抛弃了。坏消息是需要时刻对特朗普的变化保持警惕。在未来4年或8年里,全球的心境安宁将依赖于,在紧要关头时特朗普有正确的顾问在身边。

当令特朗普节制的影响力消失时,情况就变得糟糕。上周一,特朗普致电土耳其独裁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祝贺他引发争议的公投险胜。这通考虑不周的电话发生在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不在国内时,这绝非巧合。这位总统白天在Twitter发出的最煽动性的帖子经常发生在周六,那时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守安息日。其他煽动性的帖子是他在夜晚一人独处时发出的。特朗普是自1940年代的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以来第一位独自就寝和起床的总统。直到现在,他妻子梅拉尼亚(Melania)都并未流露出要到华盛顿跟他团聚的意思。要当心独自面对世界的特朗普。

但跟他起步时相比,他在白天里的伙伴的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特朗普的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遭到批评,原因是对关键的外交职位未作任命。他的犹豫不决源于过度谨慎。在他了解特朗普将采取何种外交政策之前,他很难知道谁最适合执行政策。蒂勒森不愿跟媒体打交道,也是类似情况。声明一项政策还不到几分钟,就可能遭到特朗普的否认,那为何还要对记者们讲呢?尽管蒂勒森有种种缺点,他的缺点绝不包括冲动。世界应当对这一点感到安慰。

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加里•科恩(Gary Cohn)面临着相同的情况。他开始成为特朗普的关键国内政策人物。跟蒂勒森一样,科恩也是富人,随时都可以离开。此二人都曾在他人面前表现出与特朗普极度相左的意见,但仍得以逃生。他们也都在帮助稀释特朗普的重商主义本能。如果这位总统的教育继续沿此线路发展,那么世界将不像3个月之前那样感到害怕。

但是,想当然地假定特朗普将始终朝着正确的方向变化,基本没有依据。第一,他不讲个人忠诚。当他最伟大的朋友、导师罗伊•科恩(Roy Cohn,跟加里•科恩没有关系)在1980年代末即将死于艾滋病时,特朗普拒绝去看望他。这位声名狼藉的纽约律师对他不再有用了。“他冷若冰霜,”科恩说。

多数总统受到太忠诚的困扰。特朗普恰恰相反。全世界的外交官都在花大量时间结交库什纳,因为他们假设库什纳不会被解雇。这种想法几乎肯定是错误的。库什纳可能会被边缘化,这跟遭解雇是一回事。库什纳被赋予了太多的责任,他几乎注定要失败。特朗普从不自责。

第二,这位总统已酝酿了大量可预见的失败。目前,他的团队距离拿出“奥巴马医改”(Obamacare)的替代方案不比6周前更近。在医改上遭遇第二次失败几乎是必然的。这将进而危及特朗普的核心税改。眼下,税改跟他上任时相比也并未距离进入设计阶段更近一步。在某些方面看,反而距离更远了。许多共和党人想当然地认为,一旦特朗普放弃了,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将通过他本人的税改方案。他们高估了瑞安的能力。

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为所欲为的可能性甚至更小。到某一时刻,他无法解除金正恩(Kim Jong Un)的武装这一点将明显到危险。同样,他将无法降低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也无法打开基建支出水龙头。

特朗普将发现,他很难忍受接二连三失败的现实。一些人将受到惩罚。一些人将变成温和派。拥护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本能的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也许已被挤到一旁。但他仍未离去。最终,这就是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中所受教育的弱点。他受到的教育取决于是谁在进行教育工作。目前,特朗普周围是一些头脑冷静的人物。当出事时,他们的忠诚将变得毫无价值。

译者/何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