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8日 06:22 AM
使用白银是否是中国落后的根源?

——《白银帝国:一部新的中国货币史》系列之二

得智慧胜似得金子;选聪明强如选银子。

——《圣经》箴16:16

国家作为经济史学家们所关注的重点,以收入和支出的形式组织其经济活动......难道经济史就不能围绕着货币制度的演变而最有效地编写出来吗?

——美国金融史学家金德尔伯格(C.P.Kindleberger,1910—2003)

银,白金也。《说文解字》中如是说,白银是价值仅次于金的贵金属。

对比西方人对于黄金的迷恋,国人对于白银可谓念念不忘。从古至今,中国历史上对于白银的偏好几乎随着时间日益加深,而白银成为中国本位货币的艰难历程,恰恰也隐藏着中国历史大变迁的隐秘纬线。

白银在中国上古时代已有出没,从考古来看殷商时期就用银贝等物,“农工商交易之路通,而龟贝金钱刀布之币兴焉。所从来久远,自高辛氏之前尚矣,靡得而记云。......虞夏之币,金为三品,或黄,或白,或赤,或钱,或布,或刀,或龟贝”。这里的“白”,也就是银。银在春秋战国已经具备货币部分职能,目前能够找到当时的各类银贝等货币出土。即使如此,五代之前银更多作为装饰赏赐,在秦汉之间银并不作为主要支付手段,“秦兼天下,币为二等:黄金以镒名,为上币;铜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而珠玉龟贝银锡之属为器饰宝藏,不为币”。

从“不为币”到最终的法定货币,白银在中国的货币化历程不无曲折。中国战国秦汉时期,更多用金与钱,进入六朝、隋、唐是钱帛并行,宋、金、元至明初是钱钞流通。五代后白银才开始逐渐用作支付,两宋后白银逐步进入民间,与钱并行使用,直到明代中晚期,白银正式完成在中国的货币化。从此之后直到19世纪30年代,这500多年间,中国经历了大小战争,浩劫无数,始终固守白银,其间银两和银元通用。

古代钱币与银锭,来自网络,《白银帝国》彩色插图

对比中西货币史,从一开始中国与西方的货币制度就呈现出不一样的特点。古代西方小国林立、国际贸易发达,虽然一国之内国王可以规定何为货币、价值几何,这些规定却无法在其他国家疆域内使用,真正能够被国际市场接受的流通物,从很早开始就被锁定为贵金属铸币。早在公元前7世纪,小亚细亚的希腊小国吕底亚就已经开始铸造固定总量、标明价值的金银合金铸币(而中国迟至清朝末年才开始白银铸币),从此塑造了西方货币史注重贵金属铸币的路径。

相比之下,在明朝中期之前,大部分时间内各种贱金属铸币(铜钱、铁钱)构成中国货币的主要形态,中间间杂着货币史上的早熟传奇,即北宋到明初400余年最终失败的纸币试验。回顾货币史,通胀和通货紧缩在中国历史上交叠出现,政府不时地受到诱惑,以虚值大币或者轻薄恶滥铸币方式大肆搜刮,民间则以私铸、停用恶币等方式反击,虽严刑峻法亦难禁绝。最终而言,其结果则是,即使帝王意志亦需接受市场检验,从半两钱、五铢钱到开元钱再到宋代铜钱、铁钱、纸币,中国钱币命运难以与王朝兴衰相隔离。

即使白银在明中期得以货币化之后,白银在中国大部分情况之下作为称量货币使用,而非西方早已习惯的铸币方式。从古代银两形态来看,隋唐以前称银两为银铤、银饼或银笏,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古代“铤”通“锭”,从宋代开始一般称呼银铤为银锭,而把银锭叫作“元宝”始自元朝,据说元朝至元三年(1266年)以平准库的白银熔铸成“锭”,重量达50两者叫元宝,即“元朝之宝”的意思。刚开始元宝不单用于银锭,也出现在铜钱上,但后来成为银锭的通称。大体而言,从汉朝到明清,银锭开始由圆饼形逐渐向长条形发展,随后是束腰形,最后发展成元宝形。这种发展,有钱币学家认为更美观,也有人认为不方便,是一种倒退。至于银元,中国自制银元之前,银元基本源自海外。

日本庆长丁银与墨西哥鹰洋,来自网络,《白银帝国》彩色插图

银元,所谓“外洋”。作为称量货币的白银,不仅成色和品质需考察,而且各地换算方法林立,使用并不方便,直到民国“废两改元”才算正式全面以银元取代银两,白银得以以制币形态流通。此外,笔者《白银帝国》一书中追溯中国货币史,中国货币历史上虽然有各类当铺、银铺、钱庄等金融机构,但是长期没能发展出现代银行体系,对于中国信贷体系的深化乃至现代国家转型拖累甚深。

也正因此,《白银帝国》并不仅仅在讲述白银,其实也中西比较视野中追溯货币与中国历史的交缠网络。全书分为三个部分,其中第一部分为总论,偏于理论,叙述《白银帝国》的立论脉络以及观察框架。第二部分为全书主体,强调史实,分为五章。第一章综述东西方白银的不同命运,第二章详细讨论宋元两朝的纸币试验,第三章分析明朝的银本位与全球化互动,第四章则探讨名存实亡的银本位如何在晚清陷入混乱与崩塌,最后一章则是民国的货币历史,即从白银开始,以法币结束。第三部分是后记、附录“东西货币金融大事记”等。目前部分内容可以在我个人微信公众号《徐瑾经济人》连载,回复关键词“白银帝国”可见。

细究中国货币史,可以发现其形态变迁与制度发展均离不开特定的历史变化,而货币的变迁背后对应着帝国的进退。历史细密经纬之中,白银始终是一根连绵不绝又隐匿无比的线。要重新认知中国货币史,把握白银在中国货币化的关键进展,就必须结合经济史、政治史、财政史、军事史等研究,从更大的视野重新审视中国历史。换言之,理解货币必须在货币之外,其前提是重新厘清中国历史的关键脉络。

对于传统中原王朝而言,为维护王朝统治,必须应对内外两方面的挑战。外部挑战在传统叙事中往往被忽略,但事实上少数民族在中国历史中并非短暂过客,千百年来北方草原游牧民族随时虎视眈眈,长城内外枕戈待旦之卒动辄以百万计。和平要么是赢来的,要么是暂时的,无论哪种,都对中原王朝的军事能力及其资源汲取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更紧要的是,以庞大物资支持的军队,天然地更容易效忠于带领他们的将军,而不是远在天边的朝廷,在军队忠诚度与军队战斗力之间,皇帝们往往陷入两难。这构成了棘手的内部挑战。

权力醉人,可如何保护权力?帝国内部的权力纷争背后,也隐含着制度变迁的动力。西周选择的是相信血缘宗族力量,封土建国以统领万方,却最终以兼并战争与秦汉大统一为结束。从秦汉直到唐,朝廷一直在试验各种方式,以对抗幽灵不散的地方豪族与割据军阀的潜在反叛势力,试图将军事权力牢牢掌握在手中,其可悲的失败在安史之乱中达到高潮。相应地,军制也在征兵制(如府兵制)与募兵制之间反复摇摆,征兵制方式简单、效力惊人,但要么依赖于草原民族的血勇氏族精神,要么难以持久,而募兵制不仅耗用浩大,维持军队忠诚亦不易。

《白银帝国》彩色插图,上为清明上河图,下为乾隆会见外国使臣,来自网络

内外冲击之下,王朝的资源汲取能力也在不断经受考验。王朝兴起之初,无主土地众多,各类均田制度可以顺利实施,以实物税为主的各类财税措施也容易落实。时间一久,由于土地兼并与大户蒙荫,朝廷财力难得保障,各类货币化税收改革方案不得不出台,杨炎、王安石、张居正、雍正的改革时隔近千年而前后相继,其本质都是为支撑王朝政府对财税收入的欲求。

进入近代,在白银全球流入流出的牵引冲刷之下,中国经济乃至国事都受到诸多影响,从明朝灭亡到鸦片战争,以及随后多次政治战乱与经济危机,莫不如此。讽刺的是,民国在艰难告别白银、迈入纸币时代后,却紧接着进入恶性通胀之中,几乎重复了多年前南宋纸币故事,中国货币的千年跃进近乎一笔抹杀。

昔日的天朝上国,随着白银化进程,也经历了帝国辉煌的褪色,不仅从世界GDP(国内生产总值)第一跌落至落后于西方,甚至也落后于亚洲近邻日本。早在白银货币化的明末清初,不少启蒙思想家就力陈白银的弊端,视之为大害,黄宗羲说“故至今日而赋税市易,银乃单行,以为天下之大害”,王夫之也表示“饥不可食,寒不可衣,而走死天下者,唯银也”。白银导致华夏易主、帝国落伍,这一说法不仅限于明,清末康有为也认为“夫以五千年文明之古国,四万万之众民,而所以致亡之理由,不过是银落金涨之故,岂不大可骇笑哉!”这种思路演绎至今,被涵盖在反思中国落伍的大辩论中。

白银与落后,是无意巧合还是因果关系,白银是否是中国落后的根源?梳理数百年白银历史,我们看到白银的命运伴随着一个古老帝国的挣扎与纠结,白银嬗变背后,不仅是王朝更迭,更是文明兴衰。借助白银之眼,我们可以一窥中国现代化之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看法。部分取材自作者新著《白银帝国》,目前在作者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连载中,邮箱xujin1900@qq.com

读者评论
alqadia 2017-05-02 07:29:50
”资深85后“徐小姐怎么每次发文都落得人人喊打啊?!
alqadia 2017-05-02 07:29:50
”资深85后“徐小姐怎么每次发文都落得人人喊打啊?!
hz1018 2017-05-02 04:07:12
不知道评论区大放厥词的人有没有看过原书,我觉得这本书切入点很好,非常有启发性,通过把握线索理清了历史中的重要问题。不知道某些人所谓的牵强附会指什么
陳庸 2017-05-02 00:18:12
本文是否可以理解为:你没本事,是钱不对?
kiwis_ 2017-04-30 17:43:43
卖弄文采,对史料牵强附会,没有逻辑与思想,纯粹浪费读者时间
作者最新文章
与FT共进下午茶: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 中国古代印钞为何没有成功? 从学区房热潮看阶层固化:东京与北京的冰与火 一切从日本桥开始:东京房地产泡沫启示录
热门文章
1. 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 2. 再论朝鲜的命运 3. 中国在应对信贷泡沫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4. 中国战斗机东海上空“桶滚拦截”美国军用飞机 5. 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