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如何让全球经济复苏更有后劲?

沃尔夫:要让世界经济的此轮好转更加持久,带来一段持续快速增长的时期,我们要防范七组下行风险。

世界经济正在好转。问题是此轮改善有多强劲,有多持久。复苏可能令人失望,也可能持续一段时间,或者标志着一段快速、持续增长时期的开端。最后一个似乎是最不可能的结果。但失败并非命中注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世界经济展望》(WEO)阐述了相关问题。IMF预计世界经济会有所改善,实际情况可能正是如此。去年,世界经济增长了3.1%(按购买力平价衡量)。IMF现在预测,2017年世界经济将增长3.5%,2018年将增长3.6%。这些预测或多或少与去年10月公布的预测相当。正如《世界经济展望》所指出的,就连全球贸易都在走强。然而,此轮好转必须放到大背景中看待:它发生在IMF多年下调增长预测之后。当前的未来展望比几年前的未来展望糟糕得多。

复苏的最重要原因是,接踵而来的3个冲击——2007-09年的金融危机、2009-13年的欧元区危机和2014-15年的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正在成为过去。多数曾受影响的经济体迎来了周期性复苏:的确,预计所有地区和大型经济体将实现一定程度的增长。随着上述冲击的消退,信心已恢复。金融危机尤其会留下持久的影响。但即使这种影响也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提供强效支持的货币政策也起到了帮助。我们也许终于看到了危机后遗症的终结。

总之,《世界经济展望》称,“如果不发生意外,预计未来几年内许多发达经济体将持续复苏,产出缺口逐渐缩小,使增长保持在适度高于潜在趋势线的水平。”在新兴经济体中,大宗商品出口国的好转迄今尤其明显。

那么哪些因素可能决定此轮复苏的后劲和力度?

乐观情景的基础和前提将是高收入和新兴经济体信心增强和投资增长(一个突出例外是中国,它需要放慢投资步伐)。这将提升生产率增速,因为新的、更高效率的资本取代了今天的老旧资本。随着生产性投资的增加和潜在增长率的提高,通过增长来摆脱债务也将变得更容易。

这是一个可喜的故事。可惜,它远非唯一的可能性。我们可以轻松地找出显著的下行风险。

第一组此类风险是政治的。在高收入国家里,针对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反弹是切实存在的;就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而言,这种反弹已经产生重大后果。不过,保护主义加剧和随之而来的世界贸易增长放缓并不是仅有的危险。更大的风险在于大国之间合作中断,甚至发生公开对抗。

第二组风险在于新的美国政策议程。也许最大危险在于,对于经济增长的过于雄心勃勃的希望被当作理由,以推行过度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从中短期看,这或许会带来繁荣,甚至会保证特朗普获得连任,正如类似政策在1972年帮助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连任那样。从更远期看,这可能产生巨大的破坏稳定效果。

第三组风险——又与共和党的议程密切相关——在于不负责任的金融自由化。对不稳定的金融体系松开刹车,短期效果或许也是积极的。更远期的效果可能包括一场危机,其破坏性甚至超过10年前那场危机。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