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内举不避亲”的代价

卢斯:美国总统的女儿伊万卡、女婿贾里德对特朗普执政有好的作用,但也带来了许多代价,败坏了美国民主声誉。

第一女儿的角色究竟是什么?上周在柏林,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对这个问题说不出个所以然。虽然从没赢得过一张选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这位长女现在已成为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她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凭借自己的婚姻成了特朗普政府的全权代表。这俩人似乎都是好人,朋友们称他们是“平常人”。但他们攀上美国权力顶峰,是现代西方民主史上绝无仅有的特例。想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的并非只有德国人。

从中国的习近平,到加拿大的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还有德国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各国领导人们正基于如下假设行事:特朗普将一直把他的女儿女婿留在关键位置上。至于其他人,比如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Nikki Haley),正如特朗普上周开玩笑说的那样,“可以轻易被取代”。但各国政府认为,特朗普的近亲们不会被踢到一边——这可能正是他们所希望的。伊万卡显然在促使她父亲注意叙利亚近期化学武器袭击导致的人道主义灾难上,扮演了关键角色。她的丈夫则忙于挤走“美国优先”信条的头号旗手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这对夫妇就像一道马勒,约束住特朗普的那些更强烈的冲动。

伊万卡还发挥着对父亲施加教化的作用。上周她与世界银行行长金墉(Jim Yong Kim)共同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主张让女性在全球劳动力中发挥更大作用。此前在竞选中,她父亲强调的是恢复采煤等以男性为主的工作;伊万卡扮演了“阴”,对她父亲的“阳”形成有益补充。自特朗普就职后,伊万卡是特朗普家族中第一个高调进行外事访问的成员,这并非偶然。特朗普至今还没有出访海外。

但伊万卡的迅速崛起还是有代价的。首先,这打击了美国民主的声誉。总统亲属经常扮演着重要角色。毫无疑问,如果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当选,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将是一个强大的“第一先生”,切尔西•克林顿(Chelsea Clinton)也将拥有权力。但伊万卡的位置将第一家庭的事业推升到了新水平,她的德国之旅彻底揭示了这一点。与她并肩坐着的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以及其他靠自己努力坐到那里的女性。

上图说明:从左至右依次为弗里兰、伊万卡、拉加德、默克尔。——编者注

伊万卡的出席也提醒了她的东道国,祖辈的权力和财富在当代美国社会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与父亲以及哥哥小唐纳德(Donald Jr,他与弟弟埃里克(Eric)共同掌管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一样,伊万卡也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并不是说她不够格就读一所精英学校,但她父亲也曾在这所学校就读,这对她获得录取的几率肯定没有坏影响。

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s)四分之一的学生是校友子女。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据估计至少向宾夕法尼亚大学捐赠了150万美元。我们同样没有理由怀疑库什纳的学业能力。但贾里德的父亲查尔斯•库什纳(Charles Kushner)向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捐赠了250万美元,贾里德念的正是这所大学。平心而论,精英们都会极尽所能地为子女争取有利条件。但当你的父亲成了美国总统,这种做法就成为另一个层级的问题了。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