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5日 06:36 AM
从致股东信中预测CEO离职?

对于正在绞尽脑汁撰写年度致股东信的英国首席执行官们(CEO)来说,有一些令人振奋的消息。一位资深学者可能会通过分析信中言辞来发现你的心理状态的蛛丝马迹,进而预测你何时将不得不离职。

通过揣摩你的情绪,他将试图评估你是否即将被炒鱿鱼或者迫于压力而自愿离职。他宣称,通过这种方式预测CEO离职的准确率达到73%。

从两个关键指标中有可能发现你即将离职(或者长期去打高尔夫或侍弄花园)的端倪:一个是字里行间缺少对未来的关注,这透露出不祥的迹象;另一个是过多的负面情绪,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该研究是由东伦敦大学法商学院(University of East London’s School of Business and Law)的战略管理学高级讲师黄庆安博士开展的。

黄庆安是中国广州人,英文名字是安格斯(Angus),他获得了5个大学学位,其中一个是在格拉斯哥大学(Glasgow)获得的。他最初在中国获得了心理学学位,后来又在英国大学获得了其他学位。

凭借预测CEO离职的研究成果,黄庆安于去年获得了伦敦卡斯商学院(Cass Business School)的博士学位。如今该论文正在接受审稿,以便发表在芝加哥的《战略管理期刊》(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上。

他查阅了富时全类股指数(FTSE All Share)成分股中的大部分公司在2002年起的6年时间里发表的致股东信。富时全类股指数总共包含600多家公司。这项解读和分析工作借助于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开发的一款名为“语言探索与字词计数”(LIWC)的软件。

黄庆安随后使用流行的Stata统计软件包对LIWC生成的心理语言学变量进行分析,将CEO离职类型(被解雇或者自愿离职)与对未来的关注和负面词语相匹配。

他通过这种数据分析发现,268名CEO离职与他们所用措辞的关联存在73%的准确率。他的研究显示,CEO们通常在发出有问题的致股东信的一年内离职。

我最近在黄庆安靠近伦敦奥林匹克公园的办公室里采访了他。黄庆安表示:“情绪在CEO的决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即便考虑到信中的反语、嘲讽和异常的句子结构,LIWC也是评估写信者情绪表达和认知的可靠方法。”

该软件的负面情绪词典包含345个词语,比如“憎恨”、“毫无价值”、“敌人”、“担心”、“不公平”、“愤怒”和“难过”,这些反映出CEO消极情绪和心态的程度。它通过寻找包括“将要”、“可能”和“将会”在内的48个词语来搜寻积极情绪(着眼于未来的心态)。

关于CEO们在致股东信中正确与错误表达情绪的情况,黄庆安举了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从1996年至2005年担任easyJet CEO的雷•韦伯斯特(Ray Webster)发表的最后一封致股东信。黄庆安表示,这封信透露出对未来的强烈关注,但韦伯斯特随后选择了辞职。

黄庆安表示,韦伯斯特带领easyJet实现收入增长,并向股东们宣称正考虑下一步举措,他在声明中展示了对未来的关注:“尽管取得了实实在在的进步,但我们仍需采取更多举措来提高基础业绩。”

相比之下,从1999年起担任英国帝国化工公司(ICI)的CEO、直至2003年发布盈利预警时辞职的布伦丹•奥尼尔(Brendan O’Neill)在最后一封致股东信中这样表示:“当潮流转变的时候,我知道我们将会做好准备。”——这个例子被黄庆安称为“缺乏战略的乐观”。

据我所知,黄庆安所做的研究是唯一一项针对CEO情绪展开的研究,而且由于其中涉及的数据挖掘工作,他的研究规模相对较小。

但这符合一股日渐兴起的潮流,即利用科学方法评估、利用、或许最终还能管理情绪,从而为商业利益服务。

去年12月我写过伦敦初创企业CrowdEmotion,该公司为本田(Honda)、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等客户提供面部识别技术。还有些公司提供语音分析、生物传感器等其他情绪追踪技术。

众所周知,企业人力资源部门能够从员工病假模式猜出他们何时会辞职。零售商通过客户的购买情况,利用大数据分析工具来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

所有这些都令人着迷。自亚里士多德(Aristotle)以来,思想家们一直试图对情绪进行合理解释。但在大数据时代这么做要么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觉得隐私受到侵犯,要么是一种过于复杂的尝试,试图将或许会被贝塞尔•弗尔蒂(Basil Fawlty)称为“不言自明”的现象系统化。

既然明白了黄庆安这套预测名堂,明智的CEO不会通过检查行文中的不当词语来躲开枪口吗?他说,他们可以通过提高语言技巧来避免被撤职——或许假装极度兴奋。

但我的反应或许是错将情绪当作专业能力的上好案例。尽管黄庆安和其他研究员目前认为,原始情绪是极佳的数据点,但有证据表明,它们并不总是行动的最佳基础。

译者/邹策

读者评论
相关文章
体格强壮是领导优势吗? CEO绝对不能说出的几个真相 德勤CEO的新年废话致辞 CEO应有高智商? 微软的大空话 CEO兼董事长渐成“濒危物种”
热门文章
1. 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 2. 再论朝鲜的命运 3. 中国在应对信贷泡沫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4. 中国战斗机东海上空“桶滚拦截”美国军用飞机 5. 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