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亚洲基建和贸易

中国能担当全球贸易领导角色吗?

沃尔夫:美国正在放弃全球贸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取而代之的将是混乱和困惑,还是围绕中国建立的新秩序?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断言,“保护将带来巨大繁荣和力量”。相比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坚称,“我们要坚定不移发展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在开放中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旗帜鲜明反对保护主义”。那么,这种观念上的反差,对于亚洲赖以保持活力的贸易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对全球具有重要意义。如今,亚洲地区——东亚、东南亚和南亚——拥有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包括中国和印度(尽管后者远远落后于前者)这两个正在崛起的巨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亚洲新兴经济体在全球产出(按购买力平价衡量)中的占比将从1980年的区区9%提高至2021年的38%,仅略低于发达经济体的占比。

一直以来,美国对自由贸易的承诺,为亚洲提供了走向繁荣的环境。综观亚洲各经济体飞速发展的过程,贸易扩张通过利用比较优势、规模经济、获取技术专长和加强竞争,无一例外地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结果是戏剧性的,尤其是在中国。1981年,中国占世界商品出口总量的比重大约为1%,到2000年——即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前一年——跃升至4%,到2015年增至14%。亚洲新型经济体占世界商品出口总量的比重从1981年的4%飙升至2015年的21%。与此同时,日本的占比出现反向变化,从1993年的10%下滑至2015年的4%。总体而言,2015年亚洲占世界商品出口总量(包括再出口)的比重达到33%。

建立于1995年的世贸组织及其前身、1947年的《关贸总协定》(GATT),提供了亚洲贸易发展的主要制度框架。《关贸总协定》通过8轮多边谈判,推动了全球贸易的自由化。在《关贸总协定》框架下完成的最后一轮谈判,是1994年达成的乌拉圭回合(Uruguay Round)谈判。2001年启动、世贸组织框架下的最新一轮多哈回合(Doha Round)谈判,至今尚未完成。

与欧洲的情况不同,区域贸易协定在亚洲贸易发展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不大,唯一重大的例外是东盟(ASEAN)。此外,美国与韩国之间确实存在一项重要的双边贸易协定。然而,包含中日韩三国的东盟+3(APT)是个协调机制,而不是贸易协定。

尽管出现了一些复苏的迹象,但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贸易引擎的转速一直显著较慢。从2012年至2015年,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商品与服务出口量平均增速略高于4%,远低于亚洲GDP的平均增速,与2007-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的出口增速相比更是低得多。

世界经济尚未去全球化。但它的趋势不再是全球化。尽管保护主义有所抬头,但它似乎无法解释世界贸易增长的放缓。自由化的缺席似乎更重要,同样重要的是,跨越国界松绑供应链的机会已被耗尽。但IMF辩称,需求疲弱——尤其是投资疲软——是贸易放缓的最重要解释。这似乎表明贸易可能会重新回暖,但这种复苏也将依赖贸易政策。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决定推动由美国牵头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主要是为了应对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崛起,但也是意识到了WTO框架下自由化的失败。2016年2月,TPP最终由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越南和美国签署——直到2017年1月23日特朗普宣布退出TPP。(4月,日本官员称,东京方面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仍决心推进TPP。)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