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8日 06:41 AM
与FT共进下午茶:假装在纽约

“还能说什么呢,在奇葩遍地的国度,那朵正常盛开的花,反而成了异类。”

这句话摘自一篇题为《骂柴静的人,我就想问你一句话》的文章。彼时《穹顶之下》在网络引发一场言论狂欢,在话题热文的刷屏中,这一篇依旧脱颖而出,被395万次阅读。

去年4月,随着普利策新闻奖的揭晓,一篇介绍当年“公共服务奖”获奖作品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许多中国人通过这篇文章,第一次知道了泰国渔工的悲惨故事,以及揭露残忍真相的4位美联社女记者。这篇题为《你吃的每一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些人的血和泪》的文章最终获得了220万阅读量。

两篇文章的背后是一个名为“假装在纽约”的自媒体。从微博火到微信,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V”。同量级的其他自媒体动辄十数人团队,一直到去年,它的背后竟然只有一个人,他叫自己“假张”。

诞生在纽约

从公号的名字不难判断,资深媒体人假张与纽约有不解之缘。

假张于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此前曾在中国国内媒体工作。他在硕士毕业后留在纽约,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谋得职位,工作三年多后回到北京,去刚刚成立的纽约时报中文网任职。2013年底,他又获得一个回到纽约工作的机会,依旧是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同为期一年。

捋清时间顺序,我问,这次工作期满回国,是不是就开始全职做“假装在纽约”了?

他说,不算全职,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兼职。我的正职是无业。

“假装在纽约”诞生于微博,一开始只是假张记录个人生活的地方。名字则取自报道网球的知名体育记者张奔斗的一句戏言。从微博向微信公众号的转移则并不轻松。“两个用户群的兴趣喜好非常不一样,很难从中找到融合点,很难直接打通。”但假张为微信公号的出现感到非常兴奋。“微博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说是碎片化阅读。我觉得微信完全重建了中国人读长文章的能力和习惯,大家在微信上很愿意去看一篇文章,愿意把它读完。”

我问,最初对公号有什么期待。

“我一开始完全把它定位成我的个人博客,分享我看到的东西、我想到的东西、我的看法。我之前在微博上写过一句话,一个人人生最重要的无非是处理好两个关系,一个是你跟世界的关系,一个是你跟你自己的关系。跟世界的关系,是说要多看多了解这个世界,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这个世界不仅仅是说你周围的这个小世界,我觉得应该有更加宏大的视野。我觉得很多人,还可能根本不了解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与自己的关系,是应该有自己的内在定力。我的微博和微信的定位,到现在也是这样,希望能够分享我在这两个维度上的一些看法。”

“不写软文,都是硬广”

自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一个明显不同,是广告与内容的界线日渐模糊。报纸版面上醒目的分界,在自媒体这里消亡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或巧妙或生硬夹在内容中的品牌露出。假张不喜欢将“假装在纽约”的广告称作软文,“因为那就是硬广”。

不同自媒体对广告的处理方式大相径庭。假张会照常写一篇推送,在文章最后一段放出品牌与产品的信息,推送内容与被推广的产品往往联系并非紧密,这经常让读者大呼“猝不及防”。“我非常排斥在文章里植入信息。我前面实打实的就是正式文章,读者看到它不会有欺骗感,不会觉得自己在看广告。我觉得这没有背离我的职业道德。”

这也并不等同于假张喜欢这种“文章加广告”的形式。“从我这个写公众号的人的角度,这篇文章其实写得很痛苦,我会觉得它不是我想要写的东西,对公众号和读者都不是特别好。”

而且,假张觉得目前“软文”的模式有些粗糙,也不会持久。“如果腾讯从产品角度开发新的模式,更好地监测广告投放效果,使之更加可控,同时增加互动性,广告主,尤其是大客户会更愿意接受。”

传统媒体出身的他,认为最理想的状态,仍是广告与内容彻底分开。

公号与“陪伴经济”

翻阅“假装在纽约”的历史内容,我从纽约房价,看到ISIS,再到公海邮轮和法国大选,事实可查,分析有理有据。然而当下的朋友圈和订阅号,似乎被情感类热文占了大半壁江山。我问假张,如何看待“鸡汤”情感类文章的走红呢?

“前段时间有个词很红,叫孤独经济。当时直播刚刚兴起,因为孤独,会有很多人去看直播。我觉得这个不叫孤独经济,这叫陪伴经济。不光是直播,很多人在微博微信上关注公众号,其实也是在找一个陪伴的人,他/她会把自己对身边朋友甚至是对爱人恋人的感情投射在某个账号上,会觉得需要这个账号的陪伴。曾经有读者给我留言,说我的账号像是一个牵着他的手看世界的朋友。”

假张进一步解释,不同的号有不同的定位。比如时尚类公号,它的定位可能就是跟你聊各种娱乐圈时尚八卦,如数家珍。情感号可以听你讲感情故事,给你讲别人的感情故事,去开导你的朋友。“所有的号其实都是被定位成一个朋友,那什么样的朋友最受欢迎呢?肯定是情感类的。”

“传统媒体的消亡是伪命题”

假张自己讲到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存亡之争。“传统媒体的消亡是一个伪命题,或者说是一个没有必要的担心。媒体行业就算全部都死掉了,所有报纸杂志都死掉了会怎么样?对内容的需求永远存在,传统的报纸杂志倒闭了,公号起来了,你如果觉得现在的公号没有你看得上眼的,那就拿出你的水平来,做一个不low的公众号就行了,对吧?”

自媒体良莠不齐,但看新媒体行业,“也要看那些真正做得好的顶尖行业大号,因为这个行业的地位是由他们来定义,他们能够把这个行业带到什么样的高度,就是什么样的高度。”

话说回来,假张认为,传统媒体虽然已经在衰败,但不会消失,最后的命运可能跟现在的收音机和电台一样。“我们可能觉得电台很老了,有了电视谁还听电台呢?但不是。电台依然能够存在下来,它有它的空间,只是影响力可能不会像以前。”

他也提到,从另一方面,传统媒体越热烈地拥抱互联网和新媒体,也越代表着传统媒体衰败地越厉害。因为衰败的是行业,而并不一定是机构。当传统媒体机构自身转型,壮大的也正是新媒体行业。

今年春天,假张搬进了新办公室,招了几名新员工。采访的最后,他说打算提高公号的更新频率,但表示依旧不想投入过多精力,像一些“大V”那样策划五花八门的活动。他又强调了一次,毕竟正职是无业。

(作者邮箱:haolin.liu@ftmail.com)

读者评论
1187002131@qq.com 2017-05-08 15:06:19
酷!好想知道假张到底长啥样~
相关文章
美国假新闻在中国社交平台泛滥 与FT共进下午茶:王薇 与FT共进下午茶:林谷芳 与FT共进下午茶:郝景芳 与FT共进下午茶:理查德·桑内特 与FT共进下午茶:画商沃斯夫妇
热门文章
1. 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 2. 再论朝鲜的命运 3. 中国在应对信贷泡沫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4. 中国战斗机东海上空“桶滚拦截”美国军用飞机 5. 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