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下午茶

与FT共进下午茶:假装在纽约

自媒体大V“假装在纽约”背后的男人说,人生最重要的无非是处理好两个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你跟自己的关系。他想从这两个维度分享自己的所看、所思、所想。

“还能说什么呢,在奇葩遍地的国度,那朵正常盛开的花,反而成了异类。”

这句话摘自一篇题为《骂柴静的人,我就想问你一句话》的文章。彼时《穹顶之下》在网络引发一场言论狂欢,在话题热文的刷屏中,这一篇依旧脱颖而出,被395万次阅读。

去年4月,随着普利策新闻奖的揭晓,一篇介绍当年“公共服务奖”获奖作品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许多中国人通过这篇文章,第一次知道了泰国渔工的悲惨故事,以及揭露残忍真相的4位美联社女记者。这篇题为《你吃的每一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些人的血和泪》的文章最终获得了220万阅读量。

两篇文章的背后是一个名为“假装在纽约”的自媒体。从微博火到微信,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V”。同量级的其他自媒体动辄十数人团队,一直到去年,它的背后竟然只有一个人,他叫自己“假张”。

诞生在纽约

从公号的名字不难判断,资深媒体人假张与纽约有不解之缘。

假张于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此前曾在中国国内媒体工作。他在硕士毕业后留在纽约,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谋得职位,工作三年多后回到北京,去刚刚成立的纽约时报中文网任职。2013年底,他又获得一个回到纽约工作的机会,依旧是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同为期一年。

捋清时间顺序,我问,这次工作期满回国,是不是就开始全职做“假装在纽约”了?

他说,不算全职,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兼职。我的正职是无业。

“假装在纽约”诞生于微博,一开始只是假张记录个人生活的地方。名字则取自报道网球的知名体育记者张奔斗的一句戏言。从微博向微信公众号的转移则并不轻松。“两个用户群的兴趣喜好非常不一样,很难从中找到融合点,很难直接打通。”但假张为微信公号的出现感到非常兴奋。“微博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说是碎片化阅读。我觉得微信完全重建了中国人读长文章的能力和习惯,大家在微信上很愿意去看一篇文章,愿意把它读完。”

我问,最初对公号有什么期待。

“我一开始完全把它定位成我的个人博客,分享我看到的东西、我想到的东西、我的看法。我之前在微博上写过一句话,一个人人生最重要的无非是处理好两个关系,一个是你跟世界的关系,一个是你跟你自己的关系。跟世界的关系,是说要多看多了解这个世界,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这个世界不仅仅是说你周围的这个小世界,我觉得应该有更加宏大的视野。我觉得很多人,还可能根本不了解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与自己的关系,是应该有自己的内在定力。我的微博和微信的定位,到现在也是这样,希望能够分享我在这两个维度上的一些看法。”

“不写软文,都是硬广”

自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一个明显不同,是广告与内容的界线日渐模糊。报纸版面上醒目的分界,在自媒体这里消亡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或巧妙或生硬夹在内容中的品牌露出。假张不喜欢将“假装在纽约”的广告称作软文,“因为那就是硬广”。

不同自媒体对广告的处理方式大相径庭。假张会照常写一篇推送,在文章最后一段放出品牌与产品的信息,推送内容与被推广的产品往往联系并非紧密,这经常让读者大呼“猝不及防”。“我非常排斥在文章里植入信息。我前面实打实的就是正式文章,读者看到它不会有欺骗感,不会觉得自己在看广告。我觉得这没有背离我的职业道德。”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