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法国大选

马克龙的光环能为巴黎带来什么?

加普:相比忙于谈判退欧的英国,刚当选为法国总统的马克龙看起来充满活力和乐观精神,他将开创一个新的法国。

12年前,巴黎曾是广受青睐的2012年奥运会举办城市,但最终却输给了伦敦。伦敦之所以能够申办成功,部分应归功于中左翼的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的积极游说,部分在于伦敦将自身标榜为一个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宣传活动。伦敦申奥视频的标语就是:“伦敦将激励明日的优胜者”。

当我看到另一位中间派技术官僚领导人在挥舞旗帜的支持者面前庆祝赢得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时,我想起了这句振奋人心的口号。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胜利以及去年的英国退欧公投,已经逆转了结果:巴黎成为胜者,伦敦沦为输家。

马克龙仍必须在第二轮对决中击败国民阵线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编者注:马克龙已高票当选法国总统),而且还要在议会赢得多数席位。即便到那时,他对法国未来的愿景(考虑到这个国家已被证实是一个割裂的国家)或许也不会变为现实。尽管如此,英国退欧给巴黎带来的成为匹敌伦敦的金融、商业和创业中心的机遇是实实在在的。

申办2012年奥运会给巴黎的首个教训是“赢者通吃”。那次险胜本有可能反转,就像英国退欧公投、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一样。然而,一旦结果出来,那是有后果的。当年,巨额投资流入伦敦,有的直接流入奥林匹克公园(Olympic Park),有的间接投入城市改造。

第二个教训是,虚构的故事可以变为现实。2005年时的伦敦,已经是一个比几十年前更加多样化的城市。但它向国际奥委会(IOC)兜售的开放、包容的画面,对欧洲创业家们产生了广泛吸引力。它低吟着:“来这里寻找你的财富吧。”

这种邀请或许比所有人意识到的效果都要好。我居住在距离伦敦东部的奥林匹克公园不远的地方,周围住的都是法籍专业人士。他们来到英国,并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留下:伦敦是欧洲的金融中心;距离巴黎只有很短的火车行程;他们在这里受到欢迎,而且得到了工作。

如今,马克龙站在他们面前,恳请他们回来。他看起来充满了活力和乐观精神,他正带来一个新的法国和一个充满活力的巴黎。对于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所称的那些“没有国家的公民”,相比去年6月态度变冷的第二故乡(指2016年6月英国人公投退欧——译者注),他将更加欢迎。如果我是他们,我会认真考虑回法国。

居于伦敦并担任马克龙顾问的法国企业家马蒂厄•莱纳(Mathieu Laine)表示,其中一些人早已动心。“他将全身心地投入寻找最棒的激励政策及新的规则来吸引这些人,”莱纳说,“我知道很多住在这里的人表示,‘我们将等几年看看他能否胜任这项工作。如果他能干得好,那么我们将回去。’”

马克龙的光环效应很可能影响企业家和初创企业创始人,这些人的流动性本来就很高。无论最终达成什么样的退欧协议,英国都将宁可放弃单一市场,也一定要限制人员自由流动。对大公司而言,为管理人员和专业人士获得工作签证或许并不难,但对新企业和规模较小的企业来说,日子将更加难过。

巴黎的创业环境仍落后于伦敦,部分原因是后者作为金融中心拥有巨大优势:2016年,英国境内对科技初创企业的风险投资比法国高出3倍多。招募人才方面的更高能力可能会改变这种局面。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