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2日 05:31 AM
南非葡萄酒:新世界中的老世界

葡萄酒的魅力之一,是不同产地风土的差异所带来的风格的多样性;而每个产地葡萄酒发展的历史,往往也有其独特性,成为葡萄酒爱好者的谈资。南非是非洲大陆上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国,目前产量位居世界第八,在世界葡萄酒版图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但由于历史和地理的原因,中国的葡萄酒爱好者对南非葡萄酒还相对陌生。我分别于2014年和2017年两次访问南非的开普地区,均着迷于这个国家葡萄酒发展的历史,为其独特的葡萄酒风格所吸引。

从1659开始

葡萄酒世界分为老世界和新世界。历史地理意义上的老世界与新世界之分,本是地理大发现的结果,而之后是老世界的欧洲列强对新世界的进占,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影响着新世界的发展。葡萄酒及其产业,也循着这个历史进程,由老世界进入新世界,故葡萄酒世界版图的新老世界之分,从源流上来说,是这数百年进程的反映;但葡萄酒领域的新世界被老世界正视,则是1976年“巴黎盲品”之后的事,“新世界”这个词在葡萄酒世界被广泛使用,只有几十年的历史。

南非无疑属于新世界,如同其它新世界国家一样,是欧洲人把葡萄种植与葡萄酒生产带到这个国家。但若问新世界其它葡萄酒生产国,其葡萄种植及葡萄酒酿造具体始于何时,则无人能答;而在南非,这却有精确到年月日的记录。

葡萄牙人于15世纪就发现了好望角,但这块荒芜之地没有引起他们殖民的兴趣。17世纪,从事欧亚贸易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希望在荷兰到印度尼西亚的海路中找到一个中点站进行补给,他们选择了开普。1652年,外科医生出身的Jan van Riebeeck领命出任司令官前往开普负责此一事务。

Van Riebeeck的任务之一是种植葡萄并酿造葡萄酒。那时候的人相信,食用葡萄和饮用葡萄酒,可有效防止海员因长途海上旅行产生的败血症。1655年,首批从法国、西班牙等地运到开普的葡萄藤被成功种植。1658年,Van Riebeeck在他自己的农场里种下了1000株葡萄藤。1659年2月2日,Van Riebeeck在日记中写道:“今天,感谢上帝,第一次用开普的葡萄酿出了酒。”

Van Riebeeck的继任者Simon van der Stel在荷兰时就拥有一个酒庄并酿酒,1679年到达南非后,他便致力寻找理想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家园和葡萄园。1685年,他获赐得到了他所看中的桌山(Table Mountain)山脉的一片风景如画的谷地,在这片750公顷他命名为Constantia的土地上,建筑了寓所,开辟了菜园、果地、花圃、牧场和葡萄园。这个葡萄园是可查证的南非以至整个南半球最古老的葡萄园。1691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把派驻开普的最高负责人的名衔由“司令官”改为“总督”,Simon van der Stel便成为了开普的第一任总督。他于1699年退休,之后悉心经营他的葡萄园和酿酒。Constantia葡萄酒在当地品质超群。

Van der Stel为开普的葡萄酒生产制定了很高的标准,他颁布法令,对于葡萄还没成熟就收成或在不清洁的木桶上发酵的行为,施以重罚。

1712年,Van der Stel去世。1716年,他所拥有的土地被一分为三:Groot Constantia、Klein Constantia和Bergvliet,并被拍卖。1778年,Hendrik Cloete买下了Groot Constantia,大举改造。1818年Hendrik Cloete去世后,家产被分割,留给最小一个儿子Johan Gerhard Cloete那部分,又叫做Klein Constantia(荷兰语中,Groot意为大,Klein意为小,故每次分割,小的那一部分都可称为Klein。原先那个Klein Constantia,倒是后来改名了,是现在的Hoop-op-Constantia的前身)。这个新的Klein Constantia后来又几度易主,风光,衰落,复兴,至今依然存在,被视为Constantia甜白葡萄酒的正脉(在Van der Stel原来的领地 Constantia里,现在还有若干个名称中带有Constantia字样的酒庄,可追根溯源到当年的Constantia)。现在的Klein Constantia占地82公顷,年产4万箱(9升/箱)葡萄酒。目前的主人由几名股东组成,分别于2011年和2012年进入,来自美国、英国和法国,美、英是金融背景,法国是与波尔多名庄Cos d’Estournel和Angélus有关的葡萄酒背景。

正是在Cloete家族治下,Constantia甜白葡萄酒的名声远播欧洲。1816年,法国酿酒师Andre Jullien在其著作中,把Constantia甜白葡萄酒归入“世界上最美妙的葡萄酒”之列,排名仅在托卡伊之下。1815年拿破仑•波拿巴在滑铁卢战败后被迫退位,之后被流放至南大西洋的St Helena岛直至1821年去世。在此期间,共有1126升Constantia甜白葡萄酒被运到那里供他享用(换算成现在的750毫升标准瓶,是1500瓶了)。临死的时候,他别无他求,却惦念着一杯Constantia。著名葡萄酒作家Hugh Johnson认为,Constantia甜白葡萄酒是最早被国际认可的新世界葡萄酒。

有资料说,Van der Stel大量雇用了因逃避宗教迫害而来到开普的法国新教徒(Huguenot),这些法国人带来了葡萄种植和酿酒的经验,对南非葡萄酒的发展有深远的影响。现在南非葡萄酒协会在其介绍南非葡萄酒发展历史的官方资料中,也持这一说法。在距开普敦70多公里外有一个法国风情小镇Franschhoek,就是当年这些法国人的聚居处。不过,也有历史学家说,关于这些法国人对南非葡萄酒发展的贡献被夸大了,1688年到达开普的这些法国新教徒不足200人,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会种葡萄和酿酒,“明显缺乏他们具体的贡献的细节。”从事这段历史研究的Eric Bolsmann如是说。有人甚至认为,把南非葡萄酒的历史与法国人扯在一起,是一种推广上的攀龙附凤。

19世纪前半叶给南非葡萄酒业带来了一次繁荣。英国人占领开普和随后在欧洲组织反法同盟向法国宣战,为南非葡萄酒创造了新的市场机会,因为战争期间,法国封锁了英吉利海峡,致使英国不得不从南非大量进口葡萄酒。19世纪中期,欧洲和平后英法之间一项对南非葡萄酒出口不利的协议,加上病害侵袭,包括根瘤蚜虫害的肆虐,使南非葡萄酒经历了一场长达20多年的浩劫。之后,种植者复种一些产量高的品种,造成葡萄酒供过于求,有的生产者把酒倒入河中。一次大战打响,国际市场不景,情况雪上加霜。于是,1918年,南非出现了葡萄酒行业管理,一个叫KWV的生产合作社,在政府的支持下,通过限产、定价、配额等措施,协调着几乎整个南非的葡萄酒生产。KWV存在了大半世纪,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才失去了行业管理者的功能,并于1997年变为一个公司。

从黑暗时期到再度繁荣

南非历史上最黑暗的一章是1948年至1994年所实行的种族隔离政策。这一政策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反对,最后形成了对南非实行政治、文化、军事、经济等方面的制裁,南非成为了一个受孤立的国家。尽管在1973年南非已参考欧洲体例,建立了产地来源制度、划分了若干个产区、制定了酒庄、年份和葡萄品种标示等的规则,这在新世界国家中可能是最早的,是南非葡萄酒在那几十年发展中的亮点,但从70年代中后期起,失去了国际市场的南非葡萄酒产业处于一个停滞凋零的状态。

随着90年代初种族隔离政策的废除,国际市场重新开放,南非的葡萄酒业才得以复兴,业者迅速学习国外的种植和酿造技术,国际上的飞行酿酒师也来到这里,生产设备更新,国际品种引入,质量再次得到重视。如今南非的酒庄,有的历史可上溯至1800年,但其目前的生产设备、规模、技术等,均是90年代后的配置;更有不少就是在90年代后才建立的,各种背景的资本进入到这一行业,带来了各样关于财富、人物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说,南非葡萄酒的新世界故事是从这一阶段才开始的。

帕尔(Paarl)产区是南非最大的葡萄酒产区之一,维富登酒庄(Veenwouden Private Cellar)是1988年在这个产区建立起来的一个精品酒庄。这个酒庄的创办人是Deon van der Walt,他是南非最杰出的抒情男高音,成名于南非,唱遍欧美各大歌剧院,尤擅莫扎特歌剧中的角色。他热爱葡萄酒,以至于自己当起了庄主。酒庄叫做Veenwouden,是因为这是van der Walt家族在荷兰的老家的地名,老van der Walt于1727年来到开普。在歌唱事业之余,Deon不时在酒窖举办音乐晚宴。2005年11月29日,不幸降临到Deon和他的家庭,他被发现死在了酒庄的寝室里,胸部中了两枪;而他的父亲的尸体也躺在附近,太阳穴中弹,一把左轮手枪丢在身旁(南非是一个法律允许个人持有枪械的国家)。这是一出家庭事务纠纷导致的悲剧,父亲杀害了儿子然后自杀。Deon年仅47岁。

维富登酒庄的葡萄园只有18公顷,开始时是交由Deon的父亲打理的,由南非著名的酿酒师Giorgio Dalla Cia担任顾问。1993年,Deon的弟弟Marcel加入酒庄,担任酿酒师。Marcel之前是一位职业高尔夫球手。“我在法国打高尔夫,认识了米歇尔•罗兰(世界上最著名的飞行酿酒师)。我喜欢喝葡萄酒,他喜欢打球,于是,我教他打球,他教我酿酒,”Marcel如此解释他酿酒师职业的起点。同时,他也在Giorgio Dalla Cia那里学到了许多。从1997年始,他便掌管了酒庄所有酿酒和栽培的管理。

低产、精挑、细酿,是Marcel的酿酒哲学,造就了维富登葡萄酒的高品质。2006年,维富登经典2002年份(Veenwouden Classic 2002)登上了诺贝尔奖的颁奖晚宴,成为主菜的配酒。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在约翰内斯堡举行,在欢迎晚宴上,维富登经典2011年份被选为国宴用酒,南非总统祖马并将这款酒的9升装作为国礼送给了包括中国国家主席在内的与会各国领导人。

两年前,维富登酒庄易主,Marcel留任酿酒师。新东家重视中国市场。相信中国的葡萄酒爱好者将来会有许多机会品尝到这个酒庄的佳酿。

在南非,目前约有566个酒庄,像维富登这样的小型酒庄,有244个,略大一些的,有153个,合起来差不多400个;另一端,则是一些大型酒庄(厂),有41个。位于Swartland地区的Swartland Winery在这41个大型酒厂中,规模也算是大的,拥有葡萄园3600公顷,年产25000吨酒,论产量一个就相当于300个左右的维富登。这个酒厂前身叫Swartland Co-operative,成立于1948年,当年是由15个成员组成的合作社,后来发展到68个成员。2006年,合作社改制成为了一个公众公司,易名为Swartland Winery。Swartland Winery既有自有核心品牌,也接受贴牌酿酒,产品档次高中低都有。1994年南非重新与国际接轨时,Swartland Winery的葡萄酒便出口欧洲,如今有60%的产量出口到世界各地。最近,总经理Morne le Roux 和市场总监 Sean Nieuwoudt 访问亚洲,新兴的葡萄酒市场中国是其重要一站,他们在福州参加了2016年食品与饮料展,旨在提高Swartland Winery在中国的知名度。

在南非这块土地上种植葡萄并用葡萄酿酒,在新世界国家中未必最早,但一旦起步,360年来不曾中断,这段历史之长之完整,早期成就之大,盛衰与国际市场关系之密切,为其他新世界国家所未见。记得新加坡酒评家庄布忠先生说过一句话:“南非是新世界之父”。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担任过法国葡萄酒杂志《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中文版创刊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shirley.xue@ftmail.com)

读者评论
alqadia 2017-05-14 14:46:45
葡萄酒推销广告。
alqadia 2017-05-14 14:46:45
葡萄酒推销广告。
相关文章
南非葡萄酒的两大明星品种
热门文章
1. 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 2. 再论朝鲜的命运 3. 中国在应对信贷泡沫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4. 中国战斗机东海上空“桶滚拦截”美国军用飞机 5. 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