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FT社评:“一带一路”计划的雄心与疑问

“一带一路”倡议有望产生实实在在的效益。但这一可能性是否会变为现实,则很大程度上要看中国的目标是什么。

如果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通过让美国撤出全球贸易领导地位,留下了一个真空,那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决心填充这一真空,而世界正在注意到这一转变。昨天,近30个国家的领导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联合国(UN)的负责人,以及来自全球各国的代表齐聚北京,参加推销中国新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会议。

这是一个极为雄心勃勃的计划,打算修建公路、铁路、港口、油气管道及其他基础设施,通过陆路和海路把中国与中亚、欧洲和非洲连接起来。陆路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支脉延伸至东南亚和印度洋。规划了大约9000亿美元的投资,资金来源是多家中资银行或中国支持的银行及信贷基金。

这次会议的与会者将同时带着希望和担忧。西方强国在上升期也曾投下资金,以便为其产品开拓市场,并扩大其政治影响力版图。较贫穷国家乐于接受这些资金——这为双方都带来了喜忧掺半的结果。不过,这一切不仅是一种殖民模式在21世纪的重演。中国并未主要把新丝绸之路呈现为一个发展项目,而是为了在难以摆脱经济增长乏力、贸易量停滞的当今世界将其作为刺激贸易的手段。除了基础设施之外,降低贸易壁垒和促进监管协调也被相当正确地列入了议程。该倡议会影响到的许多国家需要改善基础设施,也需要深化国际贸易往来。一带一路倡议确实有可能产生实实在在的效益。

这一可能性是否会变为现实,则在很大程度上要看中国的目标是什么,以及中国会不会有纪律地向这些目标努力。一带一路倡议发挥了中国的长处。中国的存款超出了国内的投资需求,中国也拥有承接大项目的经验。令人担心的是,该计划在为中国已经压力巨大的金融体系带来更大压力的同时,将会输出其经济体中最糟糕的方面。

尽管中国经济发展过去几十年里颇为成功,但该国仍受到资金配置效率低下(这在一个国企支配的经济体是可以预见的)以及随之而来的许多行业产能过剩的拖累。中国的主要兴趣也许在于,改变过剩储蓄的流向,出口过剩产出,并让本国建筑企业接到境外业务。如果是这样,那么建成的项目未必是东道国所需要的。因此,这些项目不会产生预期收入。支持项目建设的贷款将不会被偿还,进而损害东道国的信用评级,并导致不良资产堵塞中国的金融体系。

加剧这些风险的因素将是,丝绸之路也是为了加深中国在整个地区的政治霸权。如果屈从于中国的地区领导地位是获得廉价贷款的代价,那么这些贷款甚至更不太可能得到有成效的利用。当存在太多附加条件时,许多国家也许不愿接受贷款,即使它们需要资金。的确,目前已出现了“一带一路”境外投资放缓的迹象。

世界将如何知道这个倡议是否产生预期效果?答案是通过考察项目。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当地和全球企业——不仅是中国企业——应该参与其中。一旦建成,项目应得到很好的利用。如果不能满足这些条件,那将是一个线索,说明中国非但没有对全球经济复苏作出贡献,反而试图在买下地区领导地位的同时,输出本国的经济失衡。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