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构想下中国与中亚、俄罗斯如何互动?

乐明:俄罗斯希望借助中国力量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经济甚至政治构架,中亚国家对如何利用中国因素提升本国经济也各有想法。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在北京召开之时,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得到了国际间的回应与支持。位于欧亚大陆腹地的中亚各国,在过去几年也积极对待“一带一路”倡议,加强与中国的经济联系。

“一带一路”的宗旨是连接亚太与欧洲两大经济圈,其首要和关键任务则是连接中国与欧亚大陆各国的交通体系。俄罗斯横跨欧亚大陆的独特地缘位置,决定了任何贯通欧亚大陆的项目都不可能绕过它,在政治安全上,俄罗斯的地位更是无可替代。

莫斯科自身并没有连接亚太和欧盟两大经济圈的能力,它全力推进的欧亚经济联盟体量太小,顶多是两大经济圈的中间地带,不可能从更大层面和更高水平上实现两大经济圈的联结和整合。经济合作总是视实效为第一,中国也希望中欧交通线路尽可能实现多元化,因此最初的设想的几条路线都未经过俄罗斯。

路线一是经阿富汗、伊拉克、伊朗、土耳其到欧洲。“伊斯兰国”(ISIS)崛起后,这条线路的安全风险大增。想要打通这条交通线,首要任务是压制住猖獗的恐怖主义势力,以中国现在的海外投送能力和驻军,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路线二是跨里海线路,也称丝路支线,经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到欧洲。这条线路的难点是同时跨越里海和黑海两大水系,成本很高。且里海法律地位长期未定,沿岸国家的任何诉求或争执都可能成为线路被迫停运的导火索。路线三是经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乌克兰到欧洲。这条路线只需跨越黑海,时间约9-12天,是“一带一路”正式提出后中国最看好的线路。中国企业在黑海港口敖德萨和克里米亚半岛投资了近百亿美元,准备将其建成向欧洲转口运输的新支点。但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这条线路基本上废止。

选择越来越少的根本原因是政治。这是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真谛,也是中国经济“走出去”学到的第一课:再美妙的经济蓝图,最终的实施也要靠政治来保障。中国一开始并没有主动想要绕开俄罗斯,现在来看,这样的想法在实践中也无法实现。2015年5月中俄两国领导人签署了“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务实合作的联合宣言,确认俄罗斯在“一带一路”中的不可替代性后,俄方的态度前所未有地积极。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向中国递交了80个投资项目清单,欧亚经济联盟也迫切希望与中国开始消除非关税壁垒的谈判。这些证明了俄国的巨大兴趣和诚意,但俄罗斯这个“关键先生”如何加入,在实践层面仍面临着诸多困难。

对俄罗斯来说,加入“一带一路”的最好的方式就是重振境内的跨西伯利亚大铁路。这不仅无需再经过其他国家,直接从俄罗斯到达欧洲,而且能带动俄罗斯完成交通基础设施的全面升级改造和现代化,实现对远东的战略开发。这样宏大的项目在苏联时代也未能实现,是俄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重大机遇。

跨西伯利亚大铁路是一条100多年前修建的运输大动脉,是连接俄罗斯欧亚两大区块的唯一线路。但其时速只有11.7公里/小时(比自行车快不了多少),运力也已经接近极限。如果进行现代化改建或修建新的线路,不仅面临工期长、环境险恶、耗资巨大等客观困难,俄罗斯中央与地方围绕这样的世纪项目,争夺财权和事权的冲突,也在所难免。目前中国经俄罗斯运往欧洲的货物94%是海运,到达通往欧洲的第一个海港圣彼得堡需要30—40天,根本满足不了全球电商时代的消费需求。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