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7日 06:44 AM
特朗普,埃尔多安和民主面临的危险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本周二在华盛顿会晤时,他们或许会发现彼此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

美、土两国现任总统都是民族主义者,誓言要让自己的国家再次变得伟大。两人都把国家治理变成了家族生意,并严重依赖各自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贝拉特•阿尔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两位总统都受到了大都市精英的鄙视,但在大城市以外地区常常受到热捧。两人都指责本国僵化的官僚体制阴谋推翻自己。

然而,最应该令美国人感到心寒的是特朗普与埃尔多安在对待媒体和法院方面的相似之处。特朗普以指称主流媒体为“世界上最不诚实的人”以及对“假新闻”的谴责著称。埃尔多安与土耳其许多媒体都不和。特朗普将一名否决其难民旅行禁令的法官斥为“所谓的法官”。埃尔多安蔑视土耳其宪法法院,并在去年逮捕了两名宪法法院成员。

然而,土美两国总统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埃尔多安已成功带领土耳其走了一段很长的独裁之路。而埃尔多安打压本国媒体和司法部门的方式在美国是不可能行得通的。

因此,当特朗普只能对那些令他不悦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进行谴责时,埃尔多安政府已将约120名记者投入了监狱。上周,主要反对派报纸Cumhuriyet的网络主编奥乌兹•居文(Oguz Guven)成为最新一位被拘的媒体人士。同样,虽然特朗普炒掉了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此前还解雇了代理司法部长萨丽•耶茨(Sally Yates)以及纽约著名联邦检察官普利特•巴拉拉(Preet Bharara),但埃尔多安政府自去年夏天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来已经解职了4000多名法官和检察官。

围绕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与埃尔多安治下土耳其之间的这些差异,可能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个、同时也是最令美国人欣慰的结论是,制度比个性更重要。特朗普或许有成为一名独裁者的本能。但是美国权力相互制衡的制度及其根深蒂固的民主传统将阻止他放任自己最坏的想法。土耳其历史上经常发生军事政变、民主政治停摆,使该国的民主制度远不如美国那样稳健。

第二个可能的结论则会令美国人不那么舒服,即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任何民主制度都很容易受到一名意志坚定的独裁领导者的威胁。2003年,埃尔多安成为土耳其总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彻底改变了这个国家。正如一名土耳其知识分子上周在伊斯坦布尔对我说:“我曾经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如今每天都在发生。”

埃尔多安在打击自由方面的一些做法应该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敲响警钟。土耳其激烈的党派政治确保了埃尔多安的行为总会得到稳固数量的政治支持——无论这些行为多么残暴。正如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等共和党领袖似乎准备为特朗普总统的每一个决定(最近的一例为炒掉科米)辩护一样,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AK Party)的忠诚党员将为本党领导人的决定辩护。

第二个警示是埃尔多安利用恐怖主义威胁证明打压敌人的正确性。自去年7月发生未遂政变以来,土耳其一直处于紧急状态。埃尔多安利用暂停法治的方式在军队、媒体、大学和官僚机构中对所谓的国家敌人进行清洗。鉴于宪法提供的保护,类似的一幕不可能在美国发生。但如果美国遭遇重大恐怖袭击,可以想象特朗普可能会要求获得紧急状态下的权力,并真的得到。

鉴于两人相似的性情,特朗普与埃尔多安本周在华盛顿会晤时很有可能会相处得不错。然而,他们之间要建立友谊还面临一项主要的地缘政治障碍。上周,美国宣布计划武装叙利亚的库尔德民兵组织:美国人希望库尔德人能在击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的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这一决定激怒了土耳其政府,后者正在国内与库尔分离主义者交战。土耳其总理比纳利•耶伊尔德勒姆(Binali Yildirim)上周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不能利用一个恐怖分子网络去消灭另一个恐怖分子网络。”

五角大楼在土耳其总统抵达椭圆形办公室之前宣布武装库尔德人的决定或许是明智的。因为特朗普容易受到来自其他强人领袖的只言片语的影响——感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朝鲜问题上给他上了一课,并帮助促成白宫向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发出邀请。埃尔多安与特朗普之间的地缘政治对话无疑将很有趣。

但是,美国人应祈祷两位总统不会花时间在国内政治问题上交换意见。

译者/隆祥

读者评论
zhongyizz615@163.com 2017-05-17 23:13:57
为民主操碎了心哪!
cwx831116 2017-05-17 13:58:40
感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朝鲜问题上给他上了一课……这句话让我感觉特朗普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
2465148239@qq.com 2017-05-17 07:26:59
呐,不用担心,民主制度是意识形态的终结嘛,这届媒体自信不够啊
作者最新文章
马克龙改革成败的意义 马克龙、勒庞与民族主义的局限 特朗普和金正恩的危险较量 特朗普真的在转向传统思维吗?
热门文章
1. 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 2. 再论朝鲜的命运 3. 中国在应对信贷泡沫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4. 中国战斗机东海上空“桶滚拦截”美国军用飞机 5. 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