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下午茶

与FT共进下午茶:浅川智惠子

这位IBM公司的盲人女科学家说,“你越是身患残疾,越要熟悉最新科技,要开始运用新技术,因为它能弥补我们所缺”。

走进厨房做一顿可口的晚餐,或在公园里散步时跟熟人打声招呼,这些对于你我来说极其稀松平常的生活场景,在她的世界里,可能就是全部梦想。

她叫浅川智惠子,一位取得了IBM公司最高科技贡献荣誉(Fellow)的研究员,一位盲人科学家。

FT跟她的下午茶,定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聚”餐厅。好在是下午,这间由米其林主厨坐镇的餐厅才不至于太喧闹。我提前到,点好两杯绿茶,点心若干。最担心的,还是不知如何与这位特殊的嘉宾面对面——说话时我该看着她的眼睛吗?还是最好盯着她背后的画作,或者干脆我也闭上眼睛吧……采访最后我得知,此类问题也曾在她刚加入研究所时,深深地困扰过她的那些同事们。

我正纠结,浅川博士来了。她黑发披肩,一头整齐的刘海,黑白搭配的素雅职业装扮,符合我对日本女性着装风格的预期。一位日籍男同事扶她入座,我的大脑里瞬间闪过她登上TED演讲台的一幕。

那是2015年10月的美国旧金山,浅川在演讲一开始说,“你或许认为很多事情我都做不了,因为我看不见。”“但是,还有许多事,我都能做。比如,这是我练习攀岩时的照片。我很喜欢运动,像游泳、滑雪、潜水、跑步等都喜欢。”

今天坐在我对面,她微笑着肯定地说,“我当年可是梦想着要去当奥运健儿的!”

然而,命运就这样跟喜爱运动还不爱学习的浅川,开了个巨大的玩笑。11岁时的一次游泳事故,让她开始逐渐丧失视力,到14岁时基本上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即将初中毕业的妙龄少女突然失明,她的一生顿时暗淡无光。那时的浅川害怕再也找不回从前的自己,永远过不上朋友们的那般生活。不过,她轻轻地告诉我说,“其实,那是我错了。”

加入盲校高中,对于浅川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意味着她再也不是正常人。也正是从那时起,一个坚定的信念在她心中萌发——“只要我开始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要把它完成。”

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盲人就业选择也很有限,她担心失明会使自己将来找不到谋生的工作。而出于强烈的自尊,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又是得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那么,她必须主宰自己的命运。

盲校读书期间,她学会了用盲文阅读(Braille)。幸运的是,当时很多日本高校已经能接受学生通过盲文参加入学考试。顺利通过后,她衡量自己的条件,选择了英国文学专业,尽管毕业后成为盲人学校的老师似乎是她当时唯一的出路。

随着80年代一些新鲜事物的出现,浅川通过电视节目了解到,居然有盲人能成为电脑程序员,这让她深受鼓舞。那个没有互联网搜索的年代,浅川靠请教别人和打电话,终于找到一家可以对盲人进行电脑培训的学校,上了两年。

“你无法想象盲人学电脑有多难”,她有点不屑于解释这背后复杂的技术过程。大致就是,盲人们会使用一套名为Optacon的设备,拿着类似扫描笔的东西一行行采集文字,然后系统会把它转换成震动。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