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谈艺录

LACMA馆长高文:要取消文化等级

吴可佳:西方艺术仍将欧洲艺术放在绝对重心。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馆长兼CEO麦克•高文希望消除现存的文化等级。

我们所做的是,在过去十年全球对于艺术史的批判性思维新趋势的领导下,在美术馆以不同的方式讲述故事。我们在洛杉矶能够做的是建立一个架构(infrastructure),使这些改变得以实现。美国某些历史较长的美术馆所面临的问题在于,它们无法做太大改变。而我们的历史只有五十年。当十年前我来到LACMA的时候,当时的想法是:完全重建这家美术馆。在二十五年间的时间里,我们会一点一点地重建这家美术馆。下一个项目是:拆除美术馆的一部分旧馆,建设一所新馆。

这其中的思路是:新馆能够为我们实施新的艺术项目提供其所需的技术架构。在新馆中,我们能更为频繁地轮换呈现馆藏、让观众感觉更为亲切、对美术馆的户外雕塑、公园和公共广场更加开放------因为在加州、一年四季气候宜人,我们的美术馆有大量的户外空间。新馆将使我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来呈现艺术史。

我不是说所有的美术馆都得这样做。我们在洛杉矶,美术馆又非常年轻,能够去尝试新的事情,我甚至觉得我们的职责就是尝试新事物。

吴可佳:谈到贵馆的扩建,我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您的职业生涯一直与美术馆的扩建相关。从古根海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到迪亚艺术基金会(Dia Art Foundation)、到LACMA,而LACMA的扩建又是从几年前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设计的雷斯尼克新翼(Resnick Pavilion)开始。

彼得•崒姆托设计的新展厅 Credit Atelier Peter Zumthor

麦克•高文:很多人都在讨论我们准备建设的新馆,这是一个耗资六亿美金、由建筑师彼得•崒姆托(Peter Zumthor)设计的庞大建筑计划。大家都用“扩建”这个词,它其实不是扩建。我们在过去十年中已经对LACMA完成了扩建,将美术馆的面积、馆藏和参访量翻番。

现在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处理那些逐渐丧失其功能的旧建筑,并代之以高质量的新建筑。我希望实现的不仅仅是新建筑的功能性和安全性(例如没有漏雨的情况),而是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呈现艺术,并重新思考一家美术馆的核心元素。

当然其他许多美术馆也建了新馆。当MoMA或惠特尼美术馆建设新馆的时候,它们主要考虑的问题是现在访客的构成与几十年前美术馆建成时非常不同,有许多很现实的功能性问题需要解决。我们都希望为这些现实的问题建立新的建筑结构和基础设施。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思考:在今天如何呈现艺术?如果你看那些于十九世纪建立的美术馆,他们的展厅一线排开,若你改换中间展厅的展品,整个美术馆的参访路线在布展期间就需要彻底改变,带来诸多不便。

那么你再设想一个新的美术馆形态:它包含了7个小规模的美术馆,如果你关闭其中一个场馆进行布展,对其他的展厅就不会有任何影响。因此我们新馆的设计将使馆藏的展示能够不断轮换,同时不给观众带来参访的障碍。

我想借此机会来重建部分美术馆,我们也考虑过保存旧建筑的方案,但是行不通,一方面这样的费用更加昂贵,另一方面我们将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使用美术馆。通过拆除旧的建筑、建设新馆,我们能够以崭新的方式来对待馆藏的艺术品。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