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谈艺录

LACMA馆长高文:要取消文化等级

吴可佳:西方艺术仍将欧洲艺术放在绝对重心。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馆长兼CEO麦克•高文希望消除现存的文化等级。

吴可佳:从古根海姆美术馆、迪亚艺术基金会,到LACMA,您怎么看待自己这几十年在不同艺术机构之间的转型?

麦克•高文:显然这些机构非常不同,在古根海姆美术馆,我负责的是全球古根海姆项目,常驻纽约。当时我与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合作,他设计了古根海姆在西班牙毕尔巴鄂(Bilbao)分馆,我那时负责该分馆的建设项目,经常到洛杉矶出差,也与建筑师和建筑界的顾问合作紧密。

迪亚艺术基金会那段经历则完全以艺术家为核心,甚至迪亚的新空间也是与艺术家罗伯特•欧文(Robert Irwin)。LACMA关注的是与公众的关系:社区与艺术家。

我想贯穿其中的线索是,我是艺术家出身,总是乐意与艺术家共事。即使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我做的最早的项目是邀请艺术家丹•弗莱文(Dan Flavin)以他的一道光线的作品充满整个古根海姆美术馆展厅,来重新对外开启美术馆。我不仅仅欣赏在世的艺术家,也往往能够从每一件艺术作品当中感受到艺术家的创造力。

当然在这个共同线索之下,我在古根海姆美术馆的经历更多的是侧重全球的艺术交流,迪亚艺术基金会是专注于由艺术家来创造美术馆,而洛杉矶的经历则专注于这个城市多元文化的公众。

吴可佳:特别是目前馆长的身份,您会面临更为复杂的利益相关方(stakeholders),包括董事会成员、公众、员工等等。我记得您于2014年在英国牛津大学的演讲中谈到,每当您的工作遇到挑战,都会去找艺术家们交流。

麦克•高文:的确如此,当在艺术院校读书时,我常常想,怎么能够解决那些难题?你看了我的演讲,可能记得我在其中提到的上下倒置、里外翻转、前后反置的概念。如果你把问题转过来,事情就会非常不一样。

比方说,将美术馆的室外部分做得和室内部分一样精彩,将艺术史倒转过来,更为重视现在,而不是过去,也是行得通的。即使对于艺术界的文化等级问题,进行上下倒置,你可以从你所希望的任何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世界,就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每当我被困难卡住的时候,我会去找艺术家交流:比方说:我不知道LACMA应该推出一个怎样的新标识(logo)、想不清楚一个装置作品应该怎么办,或者遇到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时,就会与艺术家沟通,他们往往能够帮助我从不同的角度来解决这些困难。

吴可佳:如果您有一天退休,希望给后世留下怎样的传奇呢?

麦克•高文:遗憾的是,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才能退休。十年前我来到洛杉矶时,我想,商业社会是以每个季度来衡量企业的业绩,每个季度上市公司都要发布季报,这是股东们非常关注的。对于博物馆而言,我们应该按照一个世纪的四分之一来对它进行衡量:二十五年,而不是一年。因为你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来适应并改变一家公共机构。

在迪亚艺术基金会,机构规模比较小,当时我们改变它所花费的时间没有那么多。在古根海姆美术馆,这个机构的历史比较长,而且当时全球项目的资金也比较充裕。

这个有条不紊的、通过二十五年来发展和演变的概念将融合很多批判性思考、新的艺术史理论、新的艺术家的思潮,并为艺术带来新的构建。美术馆虽然还是美术馆,但是它给人们带来的感受会截然不同,将富有更多的可变性、流动性、延展性、开放性、外在的随意性以及内在的严肃性。我希望这样的尝试能够成功,能带来更多的新思维。如果能够实现这些,我将非常满意。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