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谈艺录

LACMA馆长高文:要取消文化等级

吴可佳:西方艺术仍将欧洲艺术放在绝对重心。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馆长兼CEO麦克•高文希望消除现存的文化等级。

吴可佳:您谈到了二十五年的时间周期。您在迪亚艺术基金会工作了十二年,在LACMA已经工作了十年,那么未来的十五年中,您对LACMA的远景规划是怎样的呢?

麦克•高文:我想这个远景规划是让LACMA的固定性减弱,同时为它带来一个结构,鼓励持续的改变和创新。我对这样的结构更感兴趣,并希望它能够培养源源不断的创造力。这是我的目标:如何改变美术馆的构建(来实现这一点)?

因为我看到策展人和艺术家常常改变他们的想法。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的展厅发生了各种变化,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馆藏的变化以及策展人思想的转变。最后我们意识到,应该建设一所能够容纳更多变化的美术馆。

此外我们实施的另一个计划是:洛杉矶是一个很大的城市,提到美术馆,人们往往会想起一个盒子的形象(我们的新馆是曲面的),有室内和室外。我觉得在洛杉矶,一个美术馆应该有多个地点。其他很多美术馆已经做了类似的事情,例如洛杉矶当代艺术馆(L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在附近就有两个场馆。但是洛杉矶地域广阔,我们现在负责管理麦克阿瑟公园(MacArthur Park)查尔斯•怀特小学的画廊(Charles White Elementary School)。今年春天,这个画廊会有面对公园的新入口。我们结合艺术家、小学生和我们的馆藏策划一系列的艺术项目,这会成为LACMA在麦克阿瑟公园的一个工作分支。我们一直在考虑如何将美术馆推广到其他多元文化的社区当中。

吴可佳:这让我想起您之前接受其他媒体的一个访谈,里面讲到艺术家总是走在最前沿,而美术馆是试图跟上艺术家。我采访MoMA的馆长格伦•劳瑞(Glenn Lowry)时,他说对于MoMA的远景规划是:希望未来美术馆成为一个孵化器,因为思想是流动的、不受美术馆的外墙的限制。您对于未来美术馆的展望也与格伦非常相似。

麦克•高文:格伦和我经常就这一观点进行交流。这个想法中的许多创新之处都来自于现当代艺术美术馆。其中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艺术家是超前的思想者,你必须得跟得上他们,因此美术馆必须做出改变。十年前,当我被任命为LACMA馆长时,这家机构的员工充满了恐惧感:(我)这个之前做当代艺术的人来负责管理这家代表艺术史的美术馆。尽管我学习过古代罗马建筑及艺术史和巴洛克文化史,但人们还是非常担心。

如果你看现在美国各大美术馆的馆长:无论是布鲁克林美术馆、还是芝加哥美术馆、波士顿美术馆,仅仅是几年的功夫,这批馆长都具有现当代艺术背景。

吴可佳:因为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麦克•高文:这就是美术馆不断发展的证明。我们所做的事情与其他美术馆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事实上,我和这些美术馆的馆长们经常交流。我们常常一起思考、讨论各自的想法。

我也与洛杉矶的同仁交流频繁、分享心得。你可能听说过盖蒂(Getty)的太平洋标准时间(PST: Pacific Standard Time)艺术项目,是一个跨洛杉矶市的艺术展览项目。今年的太平洋标准时间项目由洛杉矶五十至六十家美术馆及画廊参与,主题为“LA/LA”(拉丁美洲和洛杉矶)(Latin America/Los Angeles),讨论洛杉矶与拉丁美洲的关系。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