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谈艺录

LACMA馆长高文:要取消文化等级

吴可佳:西方艺术仍将欧洲艺术放在绝对重心。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馆长兼CEO麦克•高文希望消除现存的文化等级。

我也邀请其他美术馆的同仁来讨论我们在LACMA所做的这些尝试,大家的共识是:未来是开放的,我们应该不断地更新“美术馆”的概念。尽管许多公众尚未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现在只想到美术馆来看艺术品。但是他们能感受到这个领域处处在发生变化,包括美术馆的可介入性、以及美术馆也在反思未来和过去。

吴可佳:当前全球的政治形势风云变幻。展望未来,在新的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中,您又如何看待21世纪的美术馆呢?

麦克•高文:有两种方式来对待这个问题。一种是不去考虑最近的英国脱欧和美国的新政局,而是从广义的角度上来思考,世界是变得越来越扁平了,我们刚刚讲到了LACMA如何尽可能地消除文化等级,变得更为扁平,不会偏重一种文化而忽视另一种文化。数字化、科技、全球化旅行和共享经济的确给我们的世界带来了这样的改变。而我们也围绕着“世界逐渐扁平化”的观念来对美术馆进行革新。

但是在全球化、数字化和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巨变中,也有很多人越来越困惑,感觉被时代所遗忘了。过去工业革命所创造的某些就业机会——美国和英国曾经走在工业革命的前沿,在新的世界格局中,产业重新组合,许多人未能走在新经济的前沿,落在了后面,因此反对时代的改变。我个人并不觉得当今的世界与过去有如此的不同,也不觉得现在我们所面临的(政治形势)是非常独特的。我觉得近期发生的(政治)事件是全球化与本地化保护的一种对话。

事实上,美术馆是这一现象的反映。我们以消除文化等级的方式来对待全世界的艺术和创造力,但是又不希望他们都混在一起,变得了然无趣,我们希望保持数百年来所建立的、不同文化身份的质量。

而国家的边界也是不断变化的。在历史的长河中,200年弹指一挥间,从艺术角度而言,这种混合文化的对话在人类历史上一直都存在。当这些政治事件发生时,无论是英国脱欧、美国新总统上任、还是目前在哥伦比亚的政局变化,我对美术馆的员工说,你们现在的工作比原来更重要。因为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能相互理解?如何庆祝彼此的差异,而不是将差异视为威胁?

美术馆所试图实现的是将差异作为人类文化的核心,我们彼此不同,并在差异中寻找乐趣。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这样的理念,那么全球经济福利上的问题就相对容易解决。

吴可佳:而贵馆新馆的建筑设计也体现了这样的哲学思想:通过开放性、透明性来告诉人们:21世纪不是仅仅关于一种思维和一种理念,而是关于不同思维与理念的相互理解与包容。

麦克•高文:的确如此,这个新建筑的设计是在潜意识地传递这样一个想法:开放性和透明性,甚至包括弯曲的外立面:以及没有前门和后门,试图在说,没有哪个文化被放在前面,更没有哪个文化被搁置在后面。我们所做的这些尝试都在以细腻的方式传达这样的信息:这里比你所想象的文化等级更少,比你想象的可能性更多,事物是持续变化的。

你知道,人们总是不习惯改变。艺术史帮助人们意识到变化所带来的价值,每种变化只是带来差异,未必是好事或者坏事。

此外,我想说的是,加州从外面看是很随意的:阳光灿烂,人们享受户外的生活,但是其核心对每件事却是非常严肃的。我喜欢这种外在休闲,内在认真的态度。因此我们的美术馆希望做到:尽管它外在随意,但是当你进入到美术馆内,能够与两千年间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产生深入的交流,并感觉到它们与你息息相关。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