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9日 06:26 AM
南非葡萄酒的两大明星品种

葡萄酒爱好者都知道,酿酒葡萄的品种众多;同一品种,在不同产地,表现也不一样。理论上,某种葡萄与某一地区的地理和气候类型有相对应的适配性。在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传统的葡萄酒生产国,许多产区都有其法定的葡萄品种,如在该产区内种植其它品种并用以酿酒,会受到惩处。这样的规定,是这些产区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历史久远的结果,经过世世代代逾千年的实践,这些产区的人们已经找到了某一葡萄品种与当地地理和气候类型的适配性,于是做出了人为的规定,由此也构成了产区葡萄酒的一种特色。

新世界的葡萄酒产区,发展的历史并不长,现代意义上的葡萄种植和酿造葡萄酒的历史,只有几十年,所以在这些产区,即使已经建立了产地来源制度,但对种植和使用何种葡萄品种,并无限制,往往是多种葡萄品种并存,有的还在源源引进新品种,这是因为如果要确认某一葡萄品种与某一地理和气候类型的适配性,需要非常长期的时间;而当代的观念和科技,也给种植和酿造提供了更多的创新空间,且消费潮流、市场动向也对新兴葡萄酒生产国在葡萄品种的选择上产生重要的影响。所以,新世界的产区现在并不忙于(甚至并不认为需要)对种植和使用哪一个或哪几个葡萄品种进行法律上的规定。

在南非,也是许多葡萄品种并存,所种植的葡萄品种多达70多个。但与世界上大部分葡萄酒生产国不同,南非的葡萄种植一直以白葡萄品种为主,生产的葡萄酒也以白的居多。在1990年,南非白葡萄酒品种的种植面积占葡萄酒种植总面积的84%。90年代之后,南非白葡萄品种和红葡萄品种种植的比例和红白葡萄酒产量的比例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红葡萄品种(特别是国际流行的红葡萄品种)的种植大幅增加,从2007年至今,白葡萄品种与红葡萄品种种植面积的比例,大致稳定地维持在55%对45%的比例上,但白葡萄品种仍占优势。而白葡萄酒与红葡萄酒的产量的对比,在过去10年中,白葡萄酒都保持在60%以上。

白葡萄品种和红葡萄品种种植比例上的变化,是因为对外开放后,南非葡萄酒重新回到国际贸易的体系中,国际市场重新成为南非葡萄酒的重要出路。1994年,南非的葡萄酒出口量是5000万升,到了2013年,达到5.26亿升的高点,占葡萄酒总产量的57.4%;近两年出口量有所下降,2015年为4.2亿升,占葡萄酒总产量的43.4%。而在国际市场上,红葡萄酒的贸易额大大高于白葡萄酒的贸易额。一个倚重国际市场的产业,其供给结构不能不依据国际市场的需求进行调整。

在南非,种植最多的白葡萄品种是白诗南(Chenin Blanc)、哥伦巴(Colombard)、霞多丽( Chardonnay)和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种植最多的红葡萄品种是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西拉(Shiraz)、梅洛(Merlot)和皮诺塔吉(Pinotage)。

既然南非葡萄酒在传统上是以白葡萄酒为特色,那么,品尝南非的葡萄酒,就不能不品尝它的白葡萄酒了,事实上,整体来看,南非白葡萄酒的品质很有保证。南非葡萄酒的平均价格本来就低,零售能卖到200兰特(南非货币的名称,1兰特约合0.5元人民币)的已是品质很好的了,而通常白葡萄酒的平均价格又比红葡萄酒低,所以,在南非,你可以用很低的价钱,喝到非常好的白葡萄酒。

白诗南是南非最主要的白葡萄品种,种植面积居所有葡萄品种之首,上世纪90年代初,占葡萄种植总面积的三分之一,目前的种植面积18000多公顷,占比为18%,种植面积几乎是这个品种的来源地法国(主要是卢瓦地区)的一倍,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白诗南生产地。

1655年Jan van Riebeeck首批从法国、西班牙等地运到开普的葡萄藤被成功种植,白诗南可能就是那个时候被引进到南非的,因此,它是存在于南非的最古老的葡萄品种之一。在1965年之前,它在当地被叫做Steen。上世纪60至70年代,随着控温发酵容器等技术的引进,南非葡萄酒业掀起了一场“白葡萄酒复兴”运动,白诗南成为了主要的品种。

葡萄酒大师简西丝•罗宾逊(Jancis Robinson)认为,白诗南可能是世界上最无所不能的一个葡萄品种,既可用以酿造清爽的、具有热带风情的干性酒,又可用以酿造品质优异、具有非凡陈年能力的甜酒,还可用以酿造起泡酒、加强酒;既可单品种酿造,又可多品种混酿。不同产地的白诗南,风格差异很大。于是,不同类型、不同产地的白诗南葡萄酒,可分别与不同类型的食物搭配。

谈到南非的葡萄酒,不能不提到一个独特的葡萄酒品种,它叫Pinotage,是Pinot Noir(黑皮诺)和Cinsaut(神索)这两个品种的杂交。Pinotage的故事始于1925年。Pinot Noir是一个来自勃艮第的品种,可以酿出伟大的葡萄酒,但它在南非的气候条件下较难生长; Cinsaut则是在南非大量种植的品种,耐热易种。Stellenbosch大学的首位葡萄栽培学教授Abraham Izak Perold试图把Pinot Noir和Cinsaut这两个品种的优点结合在一起。经过Perold以及他的同事十多年的努力,终于诞生了一个新的品种。Cinsaut那个时候在南非被叫做Hermitage,于是新品种的发明者把Pinot Noir和Hermitage这两个单词合成,造出了Pinotage这个新词。

Pinotage第一次被用来酿酒,是1941年。这个品种的第一次商业种植,可能始于1943年。1959年,Bellevue酒庄用Pinotage酿制的葡萄酒在开普地区的一次新酒展示中获得最优奖,这款酒在1961年上市,Pinotage的字样第一次印在了酒标上。

几十年来,Pinotage在南非以及国际葡萄界一直备受争议,受欢迎程度时起时落,种植面积时增时减。主要的批评是,它在酿酒的过程中会产生出一种化学物质,带来一种油漆的气味。在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种族隔离的逐渐结束,南非的酿酒师有机会接触到世界葡萄酒市场,对国际上流行的品种充满兴趣,加以引进,却漠视了自己的Pinotage;倒是国际社会在几年之后对南非葡萄酒的好奇和热情又使Pinotage重获重视。在过去的十多年里,Pinotage在这个国家的种植面积还算稳定,在6000至7000公顷之间,在各种红葡萄品种中,在赤霞珠和西拉之后,与梅洛轮流坐在第三、第四的位置上。在酿酒工艺上,也有一些办法来避免Pinotage气味上的一些缺陷。人们逐渐发现,用Pinotage酿出的酒,单宁较强,适合陈年。用Pinotage酿酒,可单品种;也可与其它品种混合,与“波尔多混酿”(Bordeaux Blend)相对应,已出现了一个叫“开普混酿”(Cape Blend)的词,Pinotage在Cape Blend中的比例不得低于30%。Pinotage还可以用来酿造桃红、起泡和加强葡萄酒。无论如何,Pinotage是富有南非特色的葡萄品种,南非的酒庄在国际上推广用Pinotage酿制的葡萄酒时,往往带着一种国家情结。Pinotage也已被其他一些新世界国家引种。

Kanonkop酒庄位于Stellenbosch地区Simonsberg山的低坡地带,已由家族经营了四代,Kanonkop葡萄酒获奖无数,被一些酒评家称为开普的“一级庄”。这个酒庄从1953年开始种植Pinotage,是最早商业种植Pinotage的酒庄之一,早年种下的Pinotage,有的现仍存活。1991年,Kanonkop的Pinotage在伦敦的国际葡萄酒与烈酒比赛中,荣获“罗伯特•蒙大菲奖”,这在当时是对Pinotage的支持者的极大鼓舞。如今,Pinotage仍是这个酒庄的特色,酒庄葡萄种植面积100公顷,Pinotage占了50%。在酒庄门口,有一片种着Pinotage的葡萄园,葡萄藤没有像通常所见的那样攀上支架,而是一丛一丛地长在地里。据说这种叫Vine Bush的种植方式能给葡萄提供最充足的阳光,使葡萄达到最大的成熟度;但在这样的葡萄园采收,工人的劳动强度更大,因为需要弯腰和下蹲作业。谈到对Pinotage的品质的争议,庄主之一的Johann Krige充满自信:“问题根本就不在Pinotage,而是得看这是谁家的Pinotage。”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担任过著名法国葡萄酒杂志《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中文版创刊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shirley.xue@ftmail.com)

读者评论
相关文章
南非葡萄酒:新世界中的老世界 中国葡萄酒变得可口了 从开瓶费看京沪港三地餐厅 为什么中餐厅难有好酒单?
热门文章
1. 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 2. 再论朝鲜的命运 3. 中国在应对信贷泡沫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4. 中国战斗机东海上空“桶滚拦截”美国军用飞机 5. 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