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商学院

商学院不要老想着改变世界

希尔:在本世纪剩余的时间里,我建议商学院瞄准一个更平凡的目标:训练学员在商界做正确的事,并把事情做好。

我经常觉得,条条大路通往哈佛商学院(HBS)。这所学院的引力是如此之大,就连写一篇完全不同轨道的专栏文章的构思,都被拉回它的轨道。研究不可避免地导向一位哈佛商学院教员;一篇《哈佛商业评论》(HBR)的博客文章;一本由哈佛商业出版社(Harvard Business Publishing)出版的书;或者——这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位持有哈佛商学院MBA学位的高管、银行家或顾问。

到1970年代末,在《财富》500强企业中职位最高的三名管理人员中,有五分之一是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自那以来,受过哈佛商学院教育的商业领袖的大潮略有消退,或者说被其他商学院的崛起所稀释。不过,当英国《金融时报》(FT)统计去年全球最大500家公司首席执行官中的MBA学位持有者时,哈佛商学院的校友排在榜首。

《纽约时报》(NYT)在1978年写道,哈佛商学院文凭相当于通往“上层阶级生活”的一份“金牌通行证”。这是达夫•麦克唐纳(Duff McDonald)一本很有冲击力的新书的标题。该书抨击了哈佛商学院这块轻易的靶子,并一次又一次地击中它。

麦克唐纳表示,当他开始撰写《金牌通行证》(The Golden Passport)一书时,他被哈佛商学院“拒之门外”,但后来确实“争取到了”院长尼廷•诺里亚(Nitin Nohria)的反驳。这位院长对哈佛校刊《哈佛绯红》(Harvard Crimson)表示,“声称社会的一切罪恶都可归咎于哈佛商学院,在我看来有点言过其实”。

任何一个像哈佛商学院一样自鸣得意和成功的机构,都难免招致妒忌和批评。但其他商学院不应幸灾乐祸:麦克唐纳的主要指责——哈佛商学院一再跟着金钱走,而不是努力“影响并改善商业状况”——也适用于它们。商学院排行榜——包括FT编制的排行榜——为整个体制提供了润滑油,向学生介绍可获得最高薪酬的MBA。

支撑着哈佛商学院教学、为其提供大量额外收入的案例分析方法,是一个明显目标。一个问题是,对真实企业困境进行详尽分析,只能是历史性的,把学生们推向常规解决方案。另一个问题是,他们夸大了单个领袖的作用:哈佛商学院学者对本院案例研究的分析表明,62%的案例都描述了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英雄般的经理人。

案例分析把哈佛商学院及其教员跟他们研究的公司绑定在一起。哈佛商学院的案例都带有一份免责声明,称其并非意在背书。该院还表示,学者们在案例研究中培养了“对事实的绝对尊重”。麦克唐纳指出,他们仅仅研究“企业赞助商让他们接触到的那些事实”。

尽管如此,许多人信赖案例研究方法。3D打印汽车制造商Local Motors的联合创始人约翰•罗杰斯(John Rogers)是一个粉丝。但他告诉我,他对哈佛商学院所提供的东西持现实态度:他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7年后,于35岁左右进入哈佛商学院。“重返学校”学习创立一家公司的基本要素、以及“金牌通行证”,都让他获益。至于那些哈佛商学院和其他商学院塑造未来领袖的自豪夸口,罗杰斯表示:“他们没有真的教什么领导力。海军陆战队才教领导力。他们教的是行政管理。”

批评者辩称,商学院甚至不教管理。“人们主要在管理中学会管理”这一观点的头号倡导者亨利•明兹柏格(Henry Mintzberg)告诉麦克唐纳,哈佛商学院“根本没有训练(学员)进行管理,他们把学员推上了一条他们不配进入的快车道”。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