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到底有没有“正常化”?

斯蒂芬斯:白宫内部一片混乱。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任何时候被颠覆。在特朗普下台前,美国外交政策难以正常。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外交政策风格告诉我们的故事是,这位总统正被他政府中的人“正常化”。这种说法不时地占据上风。好景不长。紧接着,特朗普便解职联邦调查局(FBI)局长、与俄罗斯外长分享敏感情报,原形毕露。当共和党参议员鲍勃•科克(Bob Corker)为白宫处于“螺旋式下落状态”而烦恼时,他仅仅错在说得太轻。

特朗普已经开始了他的首次海外之旅,访问中东和欧洲的盟友。然而,与他的总统任期一样,此事也被淹没在每天关于他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治下俄罗斯过往关系以及企图阻止“通俄”调查的爆料中。即使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最新爆料出现之前,外交政策建制派内的紧张气氛就已经很明显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目标已简化至避免出现新的灾难。

姑且不论俄罗斯,特朗普顾问们声称,他们在说服特朗普调整政策以适应国际现实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特朗普曾认为北约(Nato)已经过时。但现在已不这样认为了。作为英国退欧的强力支持者,他希望欧盟(EU)解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说服他相信,欧盟会继续存在。为了证明这一点,特朗普计划访问这两大组织位于布鲁塞尔的总部。

官员们还指出了其他方面的180度大转弯。特朗普开始时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传达的信号是,美国或许会放弃长期以来针对台湾的“一个中国”政策。如今,他谈及这位中国领导人时几乎像是自己的一位密友。围绕华盛顿对美韩、美日同盟的承诺的疑问也消除了。至于特朗普希望与普京达成大妥协,这方面的愿望已受到针对莫斯科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关联的各种调查的影响。

因此,特朗普政府执政头几个月在外交政策上取得的重大进展是以不断推翻其在竞选期间采取的立场的方式实现的。当然,这看似荒诞,但比特朗普坚持自己原定路线带来的危险要小。即便在顾问们费了更大功夫说服他的贸易问题上,特朗普也改变了对中国或墨西哥发起全面贸易战的想法。

特朗普的“正常化”应归功于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国家安全顾问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以及(在较小程度上)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作为军人,马蒂斯和麦克马斯特给国家安全政策带来了一定程度的纪律和秩序,尽管我认为两人都不会自称是伟大的战略家。作为埃克森(Exxon)前老板的蒂勒森有时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在宣布要对国务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后,听说他为如何推进改革跑去询问一位前商业伙伴的意见。

一些海外领导人(特别是中东地区)更喜欢与特朗普总统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做生意。虽然在其他人眼中这样做存在诸多利益冲突,但这些当权者毫不在意将生意与外交政策混在一起。他们习惯于把政治当作家族事务,习惯于模糊公共政策与私人利益之间的边界。

华盛顿的外交官们对此类把戏表现出的无奈,说明了他们本来就低的期望是如何进一步降低的。对于世界唯一超级大国而言,损害控制很难算作一项外交政策——尤其是当这些损害是由应处于掌控地位的人造成的时候。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