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下午茶

与FT共进下午茶:阿里云人工智能科学家闵万里

阿里云人工智能科学家闵万里表示,现阶段中国人工智能创业是有泡沫的,其中很多只是“强行碰瓷”。

“人工智能会不会取代/毁灭人类?”

拜AlphaGo和去年大热的美剧《西部世界》所赐,几乎每个在公共场合露面的人工智能科学家,都曾被问到这个问题。数月前在一场科技论坛上,原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李飞飞将这个问题回答了好多次。

所以这一次跟阿里云人工智能科学家、人工智能孵化团队负责人闵万里的“下午茶”,我决定抛弃这类看起来“极客感”十足却明显能预料到答案的问题。我更好奇的是,未来BAT将如何在人工智能领域展开“圈地运动”,其中阿里又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BAT争相押注的人工智能

在杭州阿里云园区内一间略显昏暗的会议室内,我见到了闵万里博士。“14岁被中科大少年班录取,19岁赴美攻读物理学硕士,后获得芝加哥大学统计学博士学位。先后在IBM TJ Watson Research Center及 Google 担任研究员。”这是闵万里在2013年加入阿里之前的履历。

初到阿里的闵博士从电商数据化运营(比如通过实时数据指导卖家和小二调整网上商品排序)做起,之后的一切被他归为“因缘际会”:进入阿里云组建非电商大数据团队,再到后来将云计算与大数据相结合而完成的各个人工智能项目。

跟我想象中的“理科神童”截然不同,眼前身着淡蓝色衬衫、笑眯眯的闵博士很是健谈。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跟“外行人”解释自己的工作,他在解释专业概念时很善于打比方,说话直接,有问必答——他甚至都不需要我提前给出采访提纲。

闵博士胸前的工牌上写着他在阿里的花名:山景。通过花名制度,试图剥离不同职级员工之间的权力感差异,是阿里集团的特殊企业文化。几乎每个入职阿里集团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花名,而这些花名,大多取自于金庸的武侠小说,比如阿里集团CEO张勇的花名是逍遥子,而马云的花名是风清扬。

阿里巴巴,与腾讯和百度一起,被统称为BAT。这三个业务起点不同却版图略有重叠的互联网巨头,被视为中国互联网食物链的顶端。“正如其他行业曾经经历过的一样,创业公司之间的城池之战,最终都会演变为BAT之间的版图之争”,这是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总结过的, 之前的O2O、电子支付、打车软件大战甚至共享单车莫不如是——虽然百度就现在看来有些后继乏力。

自然地,人工智能这一被公认为“颠覆性”的科技领域,引来三巨头争相押注:其中,百度发展最早,着力最多,虽然今年3月吴恩达的离职引来外界猜测纷纷,但其数据和技术积淀不可小觑;腾讯虽然在正式成立AI Lab之前,在各个事业群下面都有AI团队,但还是在今年3月腾讯AI围棋机器人“绝艺”,才初步崭露头角;阿里为人所熟知的就是阿里云ET,以及应用到具体场景上的ET城市大脑、ET医疗大脑、工业大脑等,风格更偏应用,虽然今年也不甘人后,推出了极客感十足的“NASA”计划。

闵博士将这个称为“接地气”,他一边向我介绍阿里云ET的各个应用场景,一边总结:“我们以应用为导向,但是我们实际做的事可能不仅仅是为了应用,很多有意思的研究课题其实是从应用场景当中抽象出来的。出发点是为了应用,但最后结果有可能超越原来那个简单应用的范畴。”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