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人

海外白银如何成就白银帝国?

徐瑾:白银流入使帝王禁银的努力付之东流,也使得中国加速货币化,进入全球化搅拌中;大航海时代欧洲借力进入金本位,而东方帝国则固守白银。

——《白银帝国:一部新的中国货币史》系列之三

一个产银不多的国家,如何在近500年中维持银本位?答案在于海外白银。

中国是贫银国,其产银数量究竟多少,可以从《明实录》银课收入(也就是对白银的赋税)中一窥究竟。洪武二十三年到洪武二十六年每年25070两,从成祖初年至武宗末年合计共一百多万两,核算每年银课收入大约为10万两。明代银课在银矿产额中所占比例较宋代和元代高,也高于当时的西班牙(一般认为西班牙金税为1/20,而银税则为1/10),明代银课一般被认为是银矿产额的30%左右,如此可以推算明代白银产量并不算多,平均每年30万两略多。

明代历朝每年平均银课(金、银课),《白银帝国》图表,引用自《明代的银课与银产额》(全汉昇,1967)

如此少的白银产量,自然无法承担庞大的明朝经济货币化的历史重任。事实上,这一重任主要是由大规模流入的海外白银来承担。海外白银有两个主要来源:传统上是日本白银,在唐代遣唐使的贡品中往往可以看到白银的出现,而其带回日本的物品中各类钱币也是屡见不鲜;更具有意义的则是美洲白银,其通过各种贸易渠道进入中国。中国白银货币化的进程,不可避免地与肇始于地理大发现的第一次全球化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16世纪是一个分水岭。1492年,冒险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1545年,一个叫瓜尔巴的印第安人在安第斯山高地发现巨大银矿山,这座银山被喜出望外的西班牙人取名为“富山”(The Rich Hill),成为美洲一个标志性的事件。随着1563年在秘鲁发现提炼银子所用的水银,美洲白银开采全面发力,金融史学家金德尔伯格估算美洲白银最高年产量为300吨。

地理大发现中的银矿满足了欧洲人的贵金属狂想。欧洲人最早为金子而去往新世界,恩格斯曾经说,“黄金一词是驱使西班牙人横渡大西洋到美洲去的咒语,黄金是白人刚踏上一个新发现的海岸时所要的第一件东西”。随着波托西银矿的发现,银子在1560年后比黄金更受到西方关注,在东方又恰逢明代对于白银渴求难耐之时,美洲白银随之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成为东西历史脉动的新角色。

(钱币与银锭,来自《白银帝国》彩色插图)

在白银的跨大陆流动大潮中,中国和欧洲的金银价差距是一个主要动力。中国金银价一直高于欧洲,早年是1∶3甚至更低,明初大概是1∶6—1∶5,随后到1∶8—1∶7,直到清代仍旧高于欧洲,欧洲中世纪一般是1∶14—1∶10,甚至更高(按照美国经济史学家汉密尔顿1934年的数据,1643—1650年金银价为1∶15.45)。

美洲金银矿是导致世界贵金属价格变化的重要推手,16世纪的发现使欧洲金银大跌至近原价的1/3,但是银金的名义价值下跌更大。生活在18世纪的亚当•斯密(Adam Smith)观察到,在美洲金银矿发现之前,欧洲造币厂规定纯金对纯银的价为1∶12—1∶10,随后在17世纪则变为1∶15—1∶14,原因在于美洲虽然几乎同时发现了金银矿,但银矿金矿更丰饶,对之下中国则为1∶10或1∶12,日本则为1∶8。美洲白银的大规模出产,不仅导致东西金银价差距进一步拉大,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巨大的国际贵金属套利空间。

地理大发现引爆了全球化狂潮。菲律宾群岛是美洲白银进入亚洲的中转站,衔接一切的是贸易,正如中国经济史学家严中平所说,“丝绸流向菲律宾,白银流向中国”。除了丝绸,中国纺织品也颇受欢迎,中国棉布在16世纪末已经在墨西哥市场上排挤了西班牙棉布。学者全汉昇推算1565年到1765年间,从美洲运到菲律宾的白银共计2亿比索(比索是前西班牙殖民地广泛采用的一种货币单位,一般认为折合中国库平银七钱二分)。根据学者德科民(De Comyn)的计算,1571年到1821年,从美洲运往马尼拉的银子共计4亿索,其中的1/4—1/2流入中国。全汉昇则认为例高于1/2,加上欧洲各国经由贸易带来广州的4亿元,估算1700—1830年间输入中国的美洲白银约为6亿元,折合约4.3亿两。

出生于德国的学者安德烈•贡德•弗兰克(Andre Gunder Frank)对白银的研究曾经在公共领域引发不少关注。其理论体系将当时东方的地位与吸纳白银的能力挂钩,对白银流入的统计高于全汉昇及其专家,争议颇大。认为1493—1800年,世界白银产量的85%和黄金产量的70%来自拉丁美洲,其中超过80%的白银运抵欧洲,而欧洲又将其中40%运往亚洲,留在美洲本土的仍有20%运抵亚洲。其结论是全球白银产量自1600年起为120000吨(自1545年起为137000吨),产量一半归于亚洲,这期间共计输入中国的白银约6万吨,约为19.2亿两。这一结果很可能过高,不过也显示出明代吸纳白银之巨。

《白银帝国》彩色插图,西方视野中乾隆见外国使节,出自维基

即使算上中国本土历朝历代的白银存量,海外流入白银仍远高于同时期的国内存量,我在《白银帝国》中列举不少不同估算。学者刘光临认为,宋代白银存量不超过1.5亿两,在元朝禁止白银流通而流失中亚各国、窖藏、陪葬等因素作用下,留存到明朝的前代白银不超过3000万两,加上明朝产银2000万两,16世纪初明代的白银存量合计为5000万—6000万两,而从16世纪中叶开始,海外白银流入量约为2亿两。其中,各家估算差异较大,美国学者万志英(Richard von Glahn)估算为1.92亿—1.97亿两,中国学者吴承明估计为0.86亿—1.11亿两,日本学者神木哲男和山村耕造等人估计为2.32亿—2.89亿两,是本土存量的4倍左右。

虽然各家估算数据不一致,但中国在明清之后成为全世界白银的“秘窖”,这是无可争议的共识。在此我强调一下,关于明清之际白银的数据,各类研究很多,不少学者的目标都是给出自己的标杆,在这一领域留下参照系,不过我所写《白银帝国》志不在此,不仅希望提供不同视角给读者参考,而且期待通过梳理分析破碎史实以呈现更核心连贯的货币逻辑。白银数据异同之外,应该看到更大的格局,即在数据之外的逻辑衍生与历史脉络。

古代经济估算不容易,即使是安格斯•麦迪森(Angus Maddison)之类的经济史巨擘,其对世界GDP的估算成为最权威来源之余,其估算本身也存在诸多争议。具体到中国白银,不仅涉及各种度量衡,而且资料来源零散且单一,因此读者应相对冷静地对待各类白银流入与流出的数据,在数字之外更留意趋势的变化。正如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和经济学教授戴维•S.兰德斯(David S.Landes)所言,在推测性的计算中,数字只有与历史背景相符时,才是可信的——竟在长时段的计算中,任何参数的极小误差最终都导致结果的极大偏移。我一直认为,理想的经济学是数据、逻辑与历史的结合,而理想的经济史研究则应该在理解数据背景的前提下始终抱有疑问。

白银的流入,不仅使元之后历朝帝王屡次禁银的努力付诸东流,也使得中国经济加速货币化,无意间进入全球化搅拌之中。不同的是,欧洲的大航海时代为欧洲增加了动力,开始了工业革命,之后主要经济体陆续进入金本位乃至纸币时代。而东方帝国则静静地固守着白银,最多不过纠结着白银流出或者流入不足。

明代之后,中国进入清代,而白银流入依旧。清代货币制度基本延续明朝“大数用银,小数用钱”的制度,前朝纸币教训也使得清朝基本远离类似实验。明清之际,中国经济通过白银与世界有了更多连接。当海外白银全面介入中国经济之际,其流动速度往往不再受中国政府控制,给中国带来诸多影响,这一情况即使到了民国也是如此。20世纪30年代就有人断言,“银价问题乃是中国近代金融经济的中心问题”。最为典型的是,鸦片战争爆发之前,鸦片导致的“漏银”成为不少股肱之臣对道光皇帝的主要谏言。我在《白银帝国》一书中特别介绍了台湾学者林满红的研究,指出白银流出的速度并不是如同大家想的那样在鸦片战争期间达到顶峰。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鸦片战争的实质,重点不仅在于白银战争,更在于贸易战争,背后是两个文明难以避免的冲突与碰撞。

除政治之外,中国经济也受到海外白银的搅动。白银流入增加时,中国经济的货币化提速,《金瓶梅》中的人人皆商以及清代江南地区的富庶景观即位见证。此时出口增加,居民安居乐业,白银在市面上加快转换,经济进而腾茂。当白银流入减少,中国饱受紧缩之苦,出口减少,居民趋于保守,白银开始退出流动领域,窖藏白银增多,财政进一步萎靡,最终甚至引发了战乱与起义。这一情况在明末或者清末皆有发生。繁荣时刻的白银是锦上添花,衰败时代的白银则是最后一根稻草。

正如货币金融学大家弗雷德里克•S.米什金(FredericS.Mishkin)所言,金融系统是经济的神经。而生生不息流动的白银,则是中国经济的白色血液,其动静变化,牵动中国经济的神经,造成一次次兴奋与痉挛乃至紊乱。即使坐拥白银,帝国斜阳依旧。换言之,白银很重要,但是拥有白银不等于拥有繁荣,甚至白银流入更多可视为中国经济货币化的结果而不是原因。白银流入流出,牵引着中国经济的周期痉挛,但是决定帝国命运成败的核心,仍旧是帝国制度的固有缺失。究竟是白银流入决定了帝国命运,抑或是帝国自身的走向影响了白银流动?真实的历史是无数个体互动的结果,白银命运与帝国兴衰之间也是如此。

鸦片战争催生了中国的近代化,姗姗而来的现代金融中介在海外对手的竞争中艰难前进。即使白银在市场的自发选择中胜出,中国货币制度其实也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多年以来帝国最重要的财税大权旁落于海关控制之下,甚至到民国也没有建立起有效的货币体制。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看法。部分取材自作者新著《白银帝国》,目前在作者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连载中,邮箱xujin1900@qq.com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