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儿童节的造句

老愚:“童年的朋友,像童年的衣服,长大就穿不上了。”这是英国作家兰姆的话。童年的两个玩伴,十几年后重逢时,在瞬间的亲热后形同路人。

【共产党好】端午节的午宴上,大家不经意间谈到了时事政治。有人说“共产党——”,话未说完,一个八岁小男孩接过去:“共产党好,国民党坏!”众人愕然。小男孩背对大人,正在玩游戏。他正上小学二年级,语文课本和老师交给他这些真理。我看过他们的语文课本,里充满了毛泽东、陈毅等人的革命故事。

【土改】一部涉及土改的长篇小说引发了空前激烈的争论。批判者认为,作者方方通过对土改真相的揭露,意在否定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还有人联名写信给湖北省委书记,要求处理该省女作家。狼烟四起,仿佛回到了荒谬绝伦的文革岁月。土改是中共获得执政资源的一场革命,因此获得了整个中国。也因为这场残酷无情的土改,彻底颠覆了天底下的人伦道德,开启了劫财害命的暴虐时代。由土改而起的阶级斗争理论,将人划分为虚构的革命阶级和反革命阶级,强加于人的政治身份属性,决定了人们的命运,中国自此进入一个荒谬、黑暗的种姓时代。一批人被钦定为合法的统治者,另一批人成为国家贱民。

若以得人心与否论定执政的合法性,土改显然赢得了多数既得利益者的支持,似乎具有了正当性;若以善恶是非评议,它则是掀翻了人间伦理,摧毁了社会精英阶层,制造了更大的不公。对土改的评价,就这样牵扯到每一个人的利益和命运。土改撕裂了人性和族群,摧毁了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人格尊严,从此以后流氓无赖逻辑横行天下。如果不能从捍卫人类文明发展的角度评论这场运动,那就很难说从中获得了任何教益。

土改是现政权的命门,击打他,就像拿捏男人的睾丸,当然令让他们痛苦和难堪。当下中国社会的诸多问题皆与之相关,甚至可以说,中国人一直生活在土改的血腥阴影之下。一个不证自明的事实是:一个善良的人是难以在这个社会生存的,达官贵人和成功人士光鲜的外表下,都窝着一颗残酷肮脏的心。

【儿童绘本】 我的童年,到处是标语、旗帜、大喇叭,很少看到猫狗,麻雀都被视为害虫而遭虐杀。生活艰辛,文化贫瘠,所能接触到的书籍非常有限。在我的记忆里,无非是毛泽东语录及选集——那是家家户户的宝书,十几本被打为禁书的红色小说,比如《红日》《青春之歌》《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苦菜花》《朝阳花》《金光大道》《艳阳天》等等。在成人的读物里,满足蓬勃的好奇心。人到中年之后,引进的国外绘本让我爱不释手。难以入睡的时候,翻开一本有趣的绘本,瞬间进入一个美好生动的世界,心也就很快安静下来。现在想想,幼年所读过的那些书,无不充满杀戮、仇恨、暴虐、残忍、愚昧和奴性,缺少童心、仁爱和天真。

在我四十八岁那年,读到了日本金子美铃的童谣,一首《卖梦郎》温暖了我逝去的童年:

“新年的第一天

卖梦郎要去

卖正月里的

好梦

装满宝物的船

像小山一样高

上面堆满了正月里的

好梦

卖梦郎当然忘不了去遥远的乡下

悄悄地

把正月里的好梦

送给

那些寂寞的孩子”

【朋友】“童年的朋友,像童年的衣服,长大就穿不上了。”这是英国作家兰姆的话,我觉得他说出了一个真理。童年的两个玩伴,十几年后重逢时,在瞬间的亲热后形同路人。

【女德】在这样一个无德的时代,有女人在讲女德,意在迎合乱德者的需要。一个奸佞招摇的社会,无德无能的统治者肆意毁坏人伦道德,无德缺德是其必然结果。在这样的时代,男人坏,女人也不善,但不能说女人更坏——男人无德的时候,女人怎么可能有德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