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冰岛旅游热的喜与忧

来冰岛的游客激增,从09年的40万暴涨至今年的240万左右。冰岛首都民众起初兴奋,现在却常有怨言,为什么?

去年夏天,我站在冰岛大陆深邃又壮观的裂谷顶上,凝望古代维京人议会旧址以及作为欧洲与美洲板块构造分界地的辛格维利尔(Thingvellir)。至少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因为在我与火山玄武岩峭壁之间是无数游客的自拍杆以及身穿Goretex冲锋衣游客在伸手摆造型拍照。这批观光大军来自停靠在新建游客中心的众多旅游大巴,操着各种语言的喃喃细语者都“众口一词”《权力游戏》(Game of Thrones)这个英语单词,辛格维利尔已成为全球电视剧的常用外景拍摄地。

这与自己1987年首次冰岛行简直是天壤之别。当初驾着我冰岛未婚妻妈妈的那辆夏利车(Daihatsu Charade)游历冰岛全国时,是经由一条偏僻小路一路颠簸抵达辛格维利尔,而且是独自走过那座鬼斧神工的裂谷。真的,当时常感觉整个国家的旖旎风光尽归自己。甚至首都雷克雅未克(Reykjavík)周边一日游项目中的黄金圈景区(Golden Circle)的知名景点——包括异常壮观的黄金瀑布(Gullfoss)与间歇泉(Geysir)地热区——那时还是游客寥寥。如今声名远扬、每次泡温泉费用在5400-26500冰岛克朗之间的蓝湖地热温泉疗养地(The Blue Lagoon)当时还只是温泉浴爱好者随意光顾的处女地:在车里更衣后,小心翼翼地踏进乳白色的温泉中,一切后果则需自负。

首次冰岛行后,我每年至少回去一次,亲眼看到一波波游客纷至沓来欣赏这异域胜境:爱冒险的游客骑着山地自行车穿越北极荒漠地带;英式摇滚(Britpop,尤其流行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时代的嬉皮士则在Björk欢度另类小长假。而后大众旅游市场瞬间大爆发:2009年,冰岛共接纳游客46.4万;截止去年底,游客数已飚升至近180万人,而且增速越来越快。今年头两个月,游客数同比去年增长了59%,到今年年底,预计全年入境游客数将达240万人。“造访游客数量如今呈直线上升趋势。”冰岛旅游研究中心(Icelandic Tourism Research Centre)教授爱德华•胡依本斯(Edward Huijbens)说。我第一次来冰岛时,平均每两个冰岛人对应一名游客。按英文出版的雷克雅未克葡萄藤杂志(The Reykjavík Grapevine)新闻主编保罗•方塔尼(Paul Fontaine)的说法:“如今甚至到了游客开始抱怨人满为患的境地了。”

游客爆炸式增长由一座火山的喷发引爆(很是贴切)。2010年,埃亚菲亚德拉火山(Eyjafjallajökull)大喷发对全球航空运输造成巨大影响,把新闻播音员们都吓傻了,更让冰岛全国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为消除埃亚菲亚德拉火山喷发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冰岛旅游当局在全球范围发起了宣传攻势。但火山大喷发却让潜在游客趋之若鹜、而不是吓退。据说,前往冰岛这个惊心动魄、异乎寻常的旅游目的地实在方便。冰岛航空公司(Icelandair)长期推出在大西洋上空停留一段时间的服务,廉价航空公司也因首都的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Keflavík)提供低廉的降落费而纷至沓来。冰岛自2008年严重金融危机以来,本国货币克朗已贬值50%,从而使得赴冰岛旅游度假费用大幅降低。

对于该国提振濒临崩溃的经济以及安抚受伤的民族自尊心,当地人昵称的“旅游神弹”(tourism bomb)犹如一贴神奇的兴奋剂。由于孤悬北大西洋边缘地带,冰岛人一直纠结于世界各国如何看待自己。与游客的交流通常以这样的问题作为开场白:“您觉得冰岛如何?”但是,看到雷克雅未克港口观鲸船与游船云集,大街小巷身穿Berghaus与North Face等知名户外装的游客如织,这样的问题似乎是多此一举。很显然,每个游客都喜欢冰岛。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